“有句古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杀了韩天宇,并不是为了替你报仇,不过却也因此和韩家结下了死仇,我们正好可以一起合作,干掉韩家!”楚修点了点头,很是认真地说道。

    “干掉韩家?”韩若曦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是前俯后仰,花枝招展,连领口里面的风光暴露出来也没有在意。

    最后更是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足足笑了好一会儿,韩若曦这才停止了大笑,同样很是认真地看向了楚修。

    “楚先生,你是在开玩笑吗?”

    “你看我的样子是在开玩笑吗?”楚修依旧认真地盯着韩若曦。

    “楚先生,也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恨韩家,正是因为恨,所以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韩家,先不说韩家本来就是京城的豪门望族,就说韩少峰此人就极为恐怖,十六岁继承韩家家主之位,靠着一己之力,将一个濒临垮掉的大家族重新带回了正轨,而且这些年来,韩少峰一直在隐藏实力,我甚至怀疑,韩家的势力,已经丝毫不在三大顶级豪门之下,这样的一个大世家,就凭你我的力量怎么可能击垮?这不是最大的玩笑话是什么?”韩若曦的眼神流露出一缕疯狂,为了报复韩家,她不远千里回到京城,为了对付韩家,她加入了惊龙会,为了对付韩家,她这些年来付出了多少?

    可是越是了解,心中越是可怕,当她已经成为了惊龙会四大堂主之一,当她已经可以无视惊龙会会长庄十三命令的时候,她才愕然发现,想要报复韩家,就算自己再努力一百倍一万倍也根本办不到。

    这几年来,她报仇的心思并没有消散多少,只要任何能够打击韩家的事情,她都不会错过,可是她却也明白,自己这么做,不过是蝼蚁捍树,完全就是徒劳无功。

    除非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坐上那个位置!

    只是,她也明白,有她在,自己永远也没机会坐上那个位置。

    自己只希望当她坐上那个位置的时候,能够体恤自己多年的付出,帮助自己出一口恶气。

    “韩家的确很庞大,但你刚才说了,韩家能够走到今日,很大的原因也在于韩少峰此人,他是韩家最强的一个点,同时也是韩家最大的一个缺点!”楚修并不生气,依旧耐心地说着。

    “你不要告诉我,你想要暗杀韩少峰?”韩若曦眼中闪过了一缕讥嘲。

    “不错,只要杀死韩少峰,韩家也失去了最大的支柱,到时候树倒猢狲散,要对付韩家还不容易吗?”

    “你说的很对,只要杀死韩少峰,韩家必垮,可是韩少峰不是韩天宇,整个京城想要杀他的人多了去了,可是又有谁能够杀死他?”

    “我能!”楚修一脸自信道。

    “呵呵,楚先生,如果我所料不差,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巅境吧?能够在这样的年龄就达到巅峰之境,整个京城,或许也只有那么寥寥几人而已,你有这样的自信,我并不奇怪,可是我要告诉你,韩少峰不是韩天宇,他不仅身边有六大巅境高手贴身保护,他本人更是一位大宗师!”韩若曦毫不留情地讥嘲道。

    楚修的眼皮一阵狂跳。

    武道一途,共分四大境界,分别是流境,巅境,宗境,还有传说中的 道境。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停留在流境,分为三流高手,二流高手,一流高手,超一流高手。

    像自己身边的屠夫,乌烈,楼清等人,包括龙牙的那些精锐,都已经踏入了超一流高手境界,这样的人,普通人已经很难靠着人数将其伤害。

    而自己所遇到的叶玄道,庄十三,韩枫等人则是比这些超一流高手更强大,包括自己在内,都是超过了超一流高手的界限,达到了巅峰之境。

    这是站在武学巅峰的超级强者。

    这样的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几乎都可以来去自如。

    然而,在巅峰之境之上,还有宗境,这样的人,都有着开宗立派的实力。

    楚修出道至今,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宗境高手。

    或许,那个躺在椅子上的男人有这样的实力,或许,自己那个极少谋面的父亲有这样的实力。

    可是不管是那位,还是自己的父亲,在武学上的造诣早就达到了登峰造极,特别是自己的父亲,几乎一生都沉浸在武学的世界里,也为由如此,才能够将自身的实力演绎到巅峰。

    可是韩少峰呢?这可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他更是掌控着偌大的一个韩家,这样一个经常被俗事缠身的人怎可能是一个宗境高手?

    从韩天宇那平淡无奇的身手看来,他怎么可能有一个大宗师父亲?

    “楚先生,谢谢你替我除去了心头一大患,我也知道你的来意,可是我毕竟是惊龙会的人,你如果想要从我的口中得知你那几个属下的消息,怕是要让你失望了!”看到面露震惊之色的楚修,韩若曦轻叹了一声。

    她也是一个聪明人,可不会相信楚修的结盟真的只是为了对付韩少峰。

    楚修沉默,这的确是他来找韩若曦最大的目的,月舞和夜凌至今下落不明,他来找到韩若曦,的确是想要从她口中得知几人消息的打算,原本是想着先用结盟的说辞说服她,不过现在看来,这一条计划显然已经失败。

    他的第二个计划就是胁迫韩若曦,不过当从她的口中得知了她的凄惨身世之后,楚修却怎么都下不了手,对于这么一个看似外表风光,实则身世可怜的女子,他怎忍心用强?

    若是他真这样做了,他和韩天宇又有什么区别?

    “呵呵,楚先生是不是打算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看到沉默的楚修,韩若曦再次开口道。

    她的那双明亮妩媚的眸子,好似能够看清楚人心一样。

    “原本是有这样的打算,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楚修直言不讳道。

    “改变主意?为何,可怜我的身世?”

    “也许吧!”楚修摇了摇头,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明白。

    “楚先生曾经不是说过,对于敌人,就算舍不得也要杀吗?为何今日忽然心软了?”韩若曦一脸好奇地看着楚修。

    “我不知道!”楚修摇了摇头。

    “楚修,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看到楚修那略显呆愣的表情,韩若曦问了一句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