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龙紫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京城,韩家大院。

    家主韩少峰几乎是一夜未睡,他倒不是关心南山苑的事情,实际上,若非早上属下打来的一个电话,告诉他南山苑夜袭事件的时候,他根本不会想到,有人会强袭南山苑。

    他在书房坐了一夜,只是担心自己儿子的安全。

    一天的时间了,竟然没有任何的线索,这让他如何不着急。

    对于自己儿子背着自己所做的一切,韩少峰是了如指掌,不过他并没有阻止,若是自己的儿子能够和骷髅会这样的大势力达成合作,对韩家来说只会有利,经过了这二十多年的经营,韩家在国内的势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想要突破现有的格局,成为京城第四大超级家族,必须要借助外力。

    京城凌家不仅在政界有着众多的支持者,更是掌握着国内最大的能源资源,龙家虽然没有凌家那等庞大的财力,可是他们的在军方的地位不可动摇,叶家虽说没有这两大家族的优势,而且他们的人丁比韩家还要稀少,可是叶家在国外的势力却是三大家族之首,甚至政府很多外面的事情都要指望叶家帮忙,在这样的格局下,叶家的地位同样不可撼动。

    韩家想要更上一层楼,也必须借助一些国外的大势力。

    所以,他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为了自己儿子的安全,将自己身边的得力高手韩枫派遣了出去。

    有他这样的一个巅峰高手在,在京城这地域上,想要杀死自己的儿子根本不可能。

    可是,随着时间的过去,他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

    难道说,自己的儿子真的遭受了不测?

    还有,昨晚南山苑的事情,又是谁真正主导了这一切,和自己儿子的失踪可有关系?

    就在韩少峰疑惑不解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我都说了,你不用担心儿子,他不会有事的!”这么早,前来书房敲门的只有自己的妻子,想到了昨晚一直担心不已的妻子,韩少峰轻叹道。

    “家主,是我!”不过这次门外敲门的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韩家的大管家韩洪。

    “进来!”韩少峰皱眉,如果没有特别紧急的事情,韩洪绝对不会在这么早打扰自己。

    门开了,韩洪有些肥胖的身影走了进来。

    “有事?”韩少峰挑眉道。

    “家主,外面有一个少主的朋友,说有关于少主的消息想要见您!”韩洪四十来岁,比韩少峰小几岁,从小就跟在韩少峰的身边,后来随着韩少峰掌控韩家,逐步成为了韩家的大管家。

    “嗯?带我去看看!”一听到是和自己儿子有关的事情,韩少峰迅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至于南山苑的事情,此刻的他没有半点心情去理会。

    在管家的带领下,韩少峰来到了会客大厅,远远的,就看到一名身材矫健的外国男子坐在沙发上。

    “韩先生,我是……”看到韩少峰到来,金发男子迅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就要做个自我介绍,却被韩少峰直接打断。

    “我知道你,汉斯先生!”韩少峰冷冷道。

    正是这个家伙一直在和自己的儿子联系,想要借自己儿子的手抓住那个叫迪丽雅娜的女人。

    他甚至知道,骷髅会派遣到京城的人马可不止他这一路。

    “真没有想到韩先生竟然能认识我,这真是我的荣幸……”汉斯很是客气地行了一礼,还要说点什么客套话,再次被韩少峰打断。

    “说吧,我儿子现在在那里!”韩少峰并没有坐下,而是走到了汉斯的身前,冷冷道。

    “我也不知道!”汉斯摇了摇头。

    “不知道?”韩少峰嘴角浮现出一抹狰狞,猛地一拳轰出。

    汉斯的瞳孔骤然一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堂堂韩家的家主,会直接对自己出手。

    本能的想要抵挡,可是却骤然发现,作为骷髅会的五星执事,本身也是一名超级好手的自己竟然完全来不及抵挡,一道可怕的拳劲狠狠轰在了自己的胸膛,汉斯就感觉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除了汉斯外,客厅里还有一人,那是汉斯的一名手下,骤然看到自己的老板被打,本能的朝着怀中摸去,可是他还来不及摸出怀中的手枪,韩洪胖胖的身子鬼魅般的出现在他的身前,一把抓住了他准备握枪的手,就是一拧,客厅里响起了一声清脆的骨裂声,那名男子的手腕被韩洪轻易拧断,然后韩洪一记勾拳轰在那名手下的下巴,那名的身体也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巨大的抛物线,狠狠地摔在地上。

    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那是痛晕过去的。

    汉斯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尊敬韩少峰,那是尊敬他在华夏的地位,他的身份,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韩少峰还是这样一个高手,一个实力远远超过自己的高手。

    那悄无声息的一拳,那到现在还令自己的胸口隐隐作痛的一拳,这样的实力,怕是整个骷髅会,也不会超过十个,不,或许最多五个。

    除了那几个变态外,有谁能够这么轻易的重创自己。

    “韩先生,听我说,听说我……”汉斯再也没有半点尊严,看着漫步走来的韩少峰,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和韩天宇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是说他昨天已经准备和你交货,最后却失去了联络?”

    “是,我原本以为韩少会在交货之前享受一夜,也没在意,可是今早依然没办法联系上韩少,这才意识到不妙,立马赶来将这些告诉韩先生!”汉斯一把抹去额头的虚汗,很是惊恐地说道。

    这一刻的他,甚至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何要跑来找韩少峰,原本以为可以凭借自己手中的东西,可以和韩少峰直接进行合作,哪里想到,自己面对的却是一头人形凶兽。

    “你可知道,你很可能害死了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儿子!”韩少峰自然知道货就是迪丽雅娜,以自己儿子的个性,若是没办法得到迪丽雅娜,在交出去之前,做一些事情也是正常,可问题是,现在,自己的儿子失踪了,他怎能不怒?

    听到韩少峰那蕴含怒火的声音,汉斯的脸色一片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