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件事,韩家的韩天宇失踪了,我担心,也是你家那小子干的!”

    “他有自己的分寸,如果只是那晚的一点小事,他应该不会下杀手,如果韩天宇真是被他所杀,那必然是韩天宇做出了让他不得不杀的事情!”楚天河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很有信心。

    “你对你儿子倒是自信!”

    “那是自然!”

    “不过不管怎么说,韩天宇毕竟是韩少峰的独子,韩少峰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苏旭看向了楚天河。

    “然后呢?”楚天河好似没有看到苏旭眼中的请求之色一样,很是直接道。

    “你就不担心他亲自出手,对付你的儿子?”苏旭诧异道。

    “苏兄,我儿子现在可是为你办事,不管是对付南山苑,还是击杀韩天宇,应该都是为了龙牙,现在他遇上了这样大的麻烦,你们龙牙,就不做点什么吗?”楚天河自然明白苏旭的意思,无非就是龙牙不方便出面,希望自己出手制衡韩少峰,可是他哪里会上当,只是冷笑了一声。

    饶是苏旭经历了各种风浪,这一刻也是老脸一红。

    自从得知惊龙会和骷髅会有染之后,龙牙就一心要除去惊龙会,更是将这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交给了楚修,谁知道他才短短时间内就将惊龙会摧毁。

    为龙牙扫除了一大患。

    而韩天宇若是真的死在他的手中,必然也是因为迪丽雅娜,保护迪丽雅娜也是龙牙派给他的任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龙牙,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还希望他的父亲出手相助,这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韩少峰的实力极强,除了龙峰外,整个龙牙怕是没人是他的对手,可是龙峰乃是军方少将,他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出面!谷里倒是有几个老家伙,你觉得我能叫动他们吗?”

    “所以你就想要我出手?”楚天河丝毫不给苏旭面子。

    “我这也不是没办法吗?你总不能让我这个样子去对付韩少峰吧?”苏旭苦笑道。

    “你还有两个高徒!”楚天河冷冷道。

    “紫阳和无缺虽然实力不错,可是要对付韩少峰,还是差了一点,而且韩少峰的身边可不止他一个人,就算我让这两人一起出手,也会有很大的危险,唯有你出面,才能十拿十稳!”

    “我是不会出手的!”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你儿子?那可是你亲儿子?”

    “正因为他是我儿子,所以我相信他!”楚天河淡淡道。

    “你……”看到楚天河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苏旭也是一阵恼怒,可是他还真没办法反驳,谁让楚修惹上的这些麻烦,都是为了龙牙呢?

    “好吧,我会尽量安排!”到了最后,苏旭不得不妥协。

    不管如何,楚修都不能有事。

    不说他是楚天河的儿子,就说他为龙牙立下的汗马功劳,自己就绝对不能让他有事。

    楚修可不知道这一切,此时的他,正目送着秦岚离开。

    又看了一眼陷入沉睡的月舞,楚修走到了隔壁的房间,轻轻地推开了房门,房间里,迪丽雅娜也陷入了昏睡。

    先是被关押了好几天,又被韩天宇下了那么猛烈的春-药,又承受了楚修的狂风暴雨,她的身体早就疲惫不堪,再加上一些残留的药力,睡个一天一夜都是正常。

    看着她那略显红润的脸庞,想到了昨天那迷醉的一幕,楚修有些心虚,他实在不知道若是迪丽雅娜醒来,自己该怎么面对她?

    摇了摇头,暂时压下这个烦人的念头,楚修轻轻关上了房门,来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躺了下来,连续经历了好几次大战,饶是以他的身体也是疲惫不堪,刚刚坐下没多久,就沉沉地睡去。

    楚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他是被开门的声音所惊醒,睁眼一看,就看到秦岚已经带着全副武装的聂天龙走了进来。

    秦岚穿得是一件米白色的休闲服,早就染回来的乌黑长发束在脑后,看上去很是惊艳,从聂天龙那贼兮兮的目光一直落在秦岚的身上,就知道她的魅力有多大。

    “好你个楚修,金屋藏娇呢!”一看到楚修,聂天龙立马恢复了一副道貌盎然的样子,很是鄙夷地朝着楚修说道。

    “跟我来!”楚修心系月舞安慰,才没心思跟聂天龙调侃,上前拉着聂天龙就朝楼上走去。

    聂天龙哪里能够挣脱的开,几乎是连拽带拖的被楚修拉到了楼上。

    “看看她的情况,很是危急!”聂天龙正要抱怨几句,骤然感受到楚修的凝重,也收敛了心思,来到了月舞的身边。

    看着月舞那苍白的脸色,聂天龙抓住了月舞的手腕。

    足足把了接近一分钟的脉搏,聂天龙这才松了开来。

    “真没有想到,这世间竟然真的有九寒之体,更不可思议的是,先天就是这样的体质,她竟然能够活到现在!”聂天龙一边抚摸着下巴的一缕胡须,一边轻声叹息了一声。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她无药可救!”聂天龙淡淡道。

    “怎么可能?难道以你的医术都无法救她?”楚修心头一凉,一把抓住了聂天龙的手,悲戚道。

    一旁站着的秦岚也是一愣,眼中闪过了一缕黯然。

    “我他妈的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救活所有人!” 聂天龙没好气的白了楚修一眼。

    楚修的身子骤然一僵,连聂天龙都没办法,难道月舞真的要死去吗?

    “我救不了他,但你可以啊!”这个时候,聂天龙竟然再次开口道。

    “我?”楚修一愣,他的医术可不如聂天龙,连聂天龙都没办法,自己怎么救?

    “不错,九寒之体,绝阴之体,天生体寒,其实只要能够找到九阳之体的人与其交融,便可逐步化解她体内的寒毒!而你,正好是九阳之体!”聂天龙一脸认真地看向楚修。

    “老不死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开这等玩笑?”楚修怒了,直接一把拽起了聂天龙,若非他是聂小月的父亲,他真想一个耳光扇过去。

    交融?他自然明白交融是什么,不就是和月舞发生关系吗?

    要是只是发生点关系,就能治好病,那还需要那些药剂做什么?

    “你觉得我会在这个时候跟你开玩笑?”聂天龙根本不理楚修的恼怒,依旧认真地看向楚修。

    “你……你说的是真的?”楚修一脸诧异地看向聂天龙,他发现,聂天龙是认真的。

    “废话,只能便宜你小子了,任何一个九寒之体的女人,一旦成年,必然是绝世美人!”聂天龙一副恨不得自己上的样子。

    楚修则是愣了愣,绝世美人?

    月舞的身材是不错,皮肤也很滑嫩,可是她长相普通,怎么也和美人沾不上边吧。

    就在这个时候,聂天龙已经走到了月舞的跟前,伸手在她的脸上摸了摸,然后在楚修和秦岚两人震惊的目光中,拉下了一张脸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