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天煞楼的易容术果然冠绝天下!”看着那张薄得如同一层蚕丝的面具,聂天龙轻叹了一声。

    而楚修和秦岚的目光早就落在了月舞的脸上。

    什么叫做沉鱼落雁,什么叫做闭月羞花,直到这一刻,楚修才明白,这两句成语的真正含义。

    杏目微闭,睫毛微颤,冰肌玉肤,仿佛不似在人间。

    哪怕以秦岚女性的角度来看,这一刻的月舞,也是挑不出半点瑕疵。

    楚修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认识的美女不少,眼前的秦岚是一个,隔壁还在沉睡的迪丽雅娜是一个,可是不管是谁,甚至他见过最漂亮的叶甜甜,和此时的月舞比起来,都差了一个层次。

    那是真正不属于人间的美丽,美丽到楚修都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他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那张完全陌生,却又如此熟悉的脸庞。

    她跟随自己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可是包括自己在内,竟然都不知道她长得这么漂亮。

    她明明拥有着一双如此倾国倾城的脸庞,为何还要易容?

    不过很快,楚修就想通了一切,连自己这样的心智,在看到这一张脸庞的时候都会动容,又何况是其他人?

    她若是真的以这样的容貌走出去,必然会引起强烈的轰动。

    会犹如太阳一样,将所有女人的光芒掩盖下去,从而引起无数男人的追捧。

    她之前可是一直在逃避天煞楼楼主的追杀,若是真的以这样的面容面世,还如何隐藏。

    “小子,好好珍惜吧!”看着目瞪口呆的楚修,聂天龙轻轻拍了拍楚修的肩膀,就要离开,却被楚修一把拉住。

    “就没有其他的法子?”楚修有些头大,昨天下午,为了给迪丽雅娜解毒,他已经和迪丽雅娜有染,结果二十四小时都还没有过去,又要靠着这种办法化解月舞体内的寒毒,他的身体倒是吃得消,可是他的心理却吃不消啊。

    苏雨柔,秦岚,叶甜甜,秦芳,迪丽雅娜,他现在的感情已经是一团凌乱了,这要是再和月舞发生点什么,以后怎么相处?

    对了,现在秦岚还在旁边,楚修偷偷的看了秦岚一眼,却发现秦岚好似 没有听到这一切一样,只是认真地看着月舞那张不似人间烟火的脸庞。

    “没有,之前她还能够靠着一套功法压制体内的寒毒,可那也只是压制,这几日显然没有运功,之前压制的寒毒彻底爆发,如果你不尽快完成,她随时可能毒发身亡!”聂天龙很是凝重地说着,然后也不管头皮发麻的楚修,大步走了出去。

    “岚姐……”楚修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秦岚,这种事情,真的很尴尬啊。

    “哎,看来现在连四奶都没戏咯……”秦岚就好似没有看到楚修那目光一样,长长叹息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还顺势关上了房门,不过在即将关门的时候,还朝着楚修提醒了一句:“对了,她的身子很弱,你可要温柔点!”

    说完,不等楚修反应,直接拉上了房门。

    楚修整个人都是一阵无语。

    自己不想啊,自己这是为了救人啊,怎么看她的眼神,自己就好似一个负心汉一样?

    看了看四周,看了看这个本属于秦岚的卧室,楚修忽然又觉得自己真的比负心汉还要可恶。

    负心汉也最多就是在外面找女人而已,可是自己倒好,不仅将女人带回了秦岚的家里,还要在她的床上跟其他的女人发生这样的关系,更为可耻的是,还是以救人为由,弄得人家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妈的,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所有人都会大骂自己畜生吧?

    只是,自己真的只是为了救人啊。

    很是郁闷的楚修再次看向了月舞,月舞的双眼紧密,绝美的面容略显苍白,心口微微起伏,呼吸很是微弱,想到了聂天龙所说的那句话,若是不尽早完成,她随时可能死去,楚修重重呼吸了一口,抛出了一切杂念,来到了月舞的身边,开始伸手退去她身上的衣服。

    月舞的身上,穿得是一件黑色的劲装,楚修一点一点的解开劲装的纽扣,她那白嫩如雪的肌肤一点一点的暴露出来,手指不经意碰触到她的肌肤,只觉得一阵冰凉。

    楚修再次深深呼吸了一口,退掉了她外面的黑色劲装,她的里面,则是一件白色的内衫,楚修又解开了这条内衫,让他没有想到是,月舞的最里面,并没有穿戴什么nei衣,而是用一条白布将那两座峰-峦缠了起来。

    这也是女刺客最常用的手段,毕竟,这样不会影响行动。

    “月舞,抱歉了!”心里轻轻叹息了一声,楚修伸出了双手……

    片刻之后,两具躯体已经融合在一起,楚修只觉得一股凉意涌入自己的体内,那是一种别样的感觉,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神智竟然出奇的清醒,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如同武林高手在某些时候忽然感悟了一样。

    他的身体很有节奏的运动着,每一次起伏,都会有一股凉气进入他的身体,让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治病,也忘记了一切,他只是本能地感受这股凉气在自己体内窜动。

    他甚至觉得因为这道凉气的原因,体内的内劲竟然开始增长,甚至发生着一些变异。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正是在这样一种完全投入的情况下,楚修完全忽视了外界的一切,他甚至不知道房间的门在某一个时刻开了,更不知道,一双眼睛痴痴通过缝隙看着这一幕。

    迪丽雅娜醒来了,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不过她的心中,却前所未有的安定,她的脑海中,清楚地记得之前发生的一切,知道是楚修救了她,也知道楚修为了救她和她发生了什么。

    可是她的心里一点都不后悔,反而充满了甜蜜,那是一种小女生将自己最喜爱的东西献给最爱之人的甜蜜。

    然后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却正好听到了隔壁传来的异样声音,迪丽雅娜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奇的人,可是那声音却像极了楚修的声音,迪丽雅娜不愿意相信那是楚修,他才和自己做了那样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和别的女人做?

    不愿相信的她,悄悄推开了房门,可是房间里的一切却让她的心,一片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