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你们的计划?”看完了吴凌烟递来的计划表格,楚修骤然抬起头来,一脸诧异地看着吴凌烟,充满了难以置信。

    在他想来,这件事既然是叶甜甜和吴凌烟联手推动的,想来应该有一个缜密,严谨,庞大,细致的一个大计划,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计划书竟然如此简单,粗暴!

    计划很简单,就是让楚修先进行义诊,然后以此为炒作点,将楚修进行包装,推广,让其成为人尽皆知的世界名医,再由他推动整个中医行业。

    这样的方式,和国内那些最常见的营销手段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对啊,经过老板身边首席智脑团的分析,这是最简单,也是见效最快的一种方式!”吴凌烟点了点头,这计划看似简单,可是却经过了他们的反复推敲。

    “智脑团?嘿,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一点?我现在的身份,还是一个通缉犯,国内对我的通缉令可没有撤销!”楚修也知道叶甜甜的身边有一个精锐的智脑团,帮助她分析各种数据,这是一个由众多智商超高的天才组成的智脑团,他们制定的任何一个计划都极为缜密,谁能够想到,这次计划却这般草率。

    还世界名医呢?自己的身份一旦曝光,只会更加的抹黑中医。

    “这个问题我们自然想过了,正因为如此,老板才觉得这个计划最为妥当……”

    “嗯?”楚修一阵不解,既然想到了,为何还认为最为妥当?

    “现在国内很多人对你很是忌惮,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即便是上面,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按照正常的情况下,想要撤出通缉令,极为艰难,可如果你成为了一个世界名医,成为了整个中医行业的领军人物,让整个世界的人接受中医,弘扬了整个中医文化,你就是华夏的英雄,在那个时候,谁敢对一个英雄泼脏水?”

    楚修一愣,仔细一想,好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国家这些年来一直想要弘扬华夏文化,弘扬中医,只是一直举步维艰,若是自己真的成为了带领整个中医行业崛起的英雄,还真没人敢泼自己的脏水。

    谁敢泼,谁就是和整个国家作对,在国内,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这么做。

    难道说,叶甜甜的计划就是让自己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光荣回国?

    “好吧,真到了那一步,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在这过程中呢?国外的一些阻碍,我也不在乎,但国内呢?你觉得那些人在得知我的身份之后,还会让我这般继续逍遥下去?”楚修再次开口道。

    成为世界名医,带领整个中医行业崛起,那可是需要极长的时间,可自己的身份一旦曝光,国内的那些人怕是会第一时间赶来追捕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又怎么率领中医行业踏步下去?

    “我可是听说你的身边有一个易容高手,将你变个样子,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么?”吴凌烟似笑非笑地看着楚修。

    饶是楚修的心理素质已经足够的强大,此刻也是老脸一红。

    他自然知道吴凌烟说的是月舞,如果在此之前,他不会有任何的反应,可是想到了自己为了挽救月舞的性命,和她发生了那样的关系,此刻面对吴凌烟的时候,总有一种偷奸在床的感觉。

    “可是我舍不得我的这张帅脸!”楚修只能开口道。

    “噗嗤……”饶是吴凌烟性子清冷,看到楚修摸着自己脸庞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行了,你就别在这矫情了,这事其实可行度极大,而且拥有了一个名医的头衔,更方便你做你真正想要做的事情,不是吗?”吴凌烟认真地看向了楚修。

    楚修也认真地看向了吴凌烟,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个样子,反正自己都到了欧洲,也需要一个新的身份来掩盖自己的过往,只有这样,才能不引起骷髅会的注意,才能更方便行事。

    “ 的确如此,那就按照这个计划去做,不过这件事,我一个人可办不好,我还需要找一些帮手……”

    “帮手?”

    “嗯,一大群帮手!”楚修的脑海中,想到了聂天龙,这家伙明明有着一手超绝的医术,若是不将其拉过来,实在太对不起自己了一点。

    而且,最近南钵会不是要举行了吗?这可是全世界中医高手的盛会,必然有众多的中医高手前去参加,若是能够将他们聚集起来,这绝对是一股恐怖的力量。

    就是不知道南钵会具体什么时间举行,看来得给聂天龙那老家伙打个电话问问。

    “看来你是信心满满啊,既然如此,我就先去准备其他的事宜了!”

    “好!”

    “好你个头,这么久没见了,也不请我吃顿饭……”吴凌烟再次打趣道。

    “额,我不是也刚到吗?还没你熟悉呢?要请,也是你请我啊!”楚修两手一摊,很是无辜道。

    “楚修……”吴凌烟横眉倒竖!

    “嗯!”楚修呆呆地看着吴凌烟。

    “你越来越无耻了……”吴凌烟瞪了楚修一眼,转身就走。

    楚修很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自己怎么就无耻了?

    不就是一顿饭么,等我熟悉了情况,再请你吃不就好了吗?

    “对了,武馆的事情,应该不用你亲自坐镇吧!”吴凌烟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身子转头看向楚修道。

    “嗯!”楚修点头,为了这次计划,他不仅带了众多的兄弟过来,连叶玄道这样的半步宗境高手也被他请来了,有叶玄道坐镇,武馆的事哪儿需要他操心。

    “那你也不用住在这里了吧?”

    “是!”楚修点了点头,先来这里,只是暂时落脚,这几天肯定还需要重新找个房子。

    “那行,我给你安排住所!也算投资的一部分……”

    “额……”楚修有些无语,不就是一个住所么,能花多少钱?这也叫投资的一部分?

    就在楚修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这还是屠夫才为他准备的新电话,知道这个号码的没有几个人。

    楚修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