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聂天龙只觉得命运给自己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若非大仇人欧阳龙在场,他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巴掌,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怎么?”看到聂天龙呆呆地看着楚修,欧阳龙挑眉道。

    “他中的是鬼王蛊?”聂天龙反应极快,生怕欧阳龙看出了什么破绽,立马皱眉道。

    “不错!”欧阳龙点了点头,只以为聂天龙是看出了楚修的情况而惊讶。

    “哈哈哈,这可是青柳门的独门毒药,你不去找柳云,找我做什么?”聂天龙冷笑了一声,这一声冷笑,也让欧阳龙对他的怀疑全部消散。

    “我也不瞒你,他为了救我的小徒弟,杀了柳云的独子,现在柳云怕是只想着怎么为自己的儿子报仇,又怎可能救他!”欧阳龙轻叹了一声。

    整个人又好似老了十岁,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站在聂天龙的身前求他。

    “所以,你认为我会救他?”聂天龙冷笑了一声。

    “师父一直说你宅心仁厚,是真正的医生,难道你要见死不救?”欧阳龙冷声道。

    “嘿,你还有脸提师父,要不是你,师父怎么会死?”聂天龙咆哮道。

    “师父不是我害死的……”欧阳龙长叹了一声。

    聂天龙本能地想要说这不可能,可是看到欧阳龙那眼中的伤感,根本不像说谎,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他总觉得,这个时候的欧阳龙不会说谎。

    难道说,当年的事情,还有什么隐情?

    “你先救人吧,不管你能否救好他,我都会将当年的事情全部告知于你,至于接下来你要怎么做,我必然奉陪!”欧阳龙长叹道。

    “好,我答应你救他,这世间,还没有我聂天龙解不了的毒!”聂天龙本来还想调侃欧阳龙几句,这可是他难得的机会,可是看到楚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也知道再拖下去只会对楚修更加的不利,顿时顺着欧阳龙的话就找到了台阶。

    “但愿你不要说大话!”欧阳龙反讽了一句。

    “哼,我可不是你,带进来吧!”聂天龙冷笑了一声,也让开了身子。

    楚修可是他最大的保命符,要是真的在这里挂掉,谁知道当自己揭露了欧阳龙的罪行之后会遇到什么麻烦。

    这个时候,自然是赶紧治疗楚修的好。

    在聂天龙的安排下,楚修被带到了他的房间,聂天龙让欧阳龙等人在楼下等待之后,就开始为楚修解毒了。

    “师父,他就是小师叔……”灵儿一直没有说话,他坐在欧阳龙的身边,往了一眼二楼的方向,小心翼翼地朝着自己的师父问道。

    即便是到了现在,也没有人知道楚修和聂天龙的关系,雪妩和欧阳龙是没有认出楚修,灵儿是根本不知道楚修还和聂天龙有这样的关系。

    “是……”欧阳龙点了点头。

    “您和他之间到底有过什么过节?”灵儿鼓起勇气问道,她真的很好奇自己师父和聂天龙之间的恩怨。

    “灵儿……”雪妩多少也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知道在这件事里,自己的师父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她不是一个好人,之所以提出聂天龙,也是不想灵儿有事,如今聂天龙既然答应救治那小子,何必还要揭自己师父的伤疤。

    她甚至在想,等聂天龙解开那小子体内的鬼王蛊之后,要不要找机会干掉他。

    “雪妩,没关系的,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的不对,我……”欧阳龙伸手制止了雪妩的话,开始将当年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其实和聂天龙之前告诉楚修的差不多,为了夺取门主之位,他将巫医门上一任门主的死全部推倒了聂天龙的身上,更是对聂天龙斩开了追杀,当然,主要的目的是得到《神农药典》,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师父,并不是他所谋害,他尽管对自己的师父溺爱聂天龙很是不满,却也做不出谋害师命的事情,自己师父的死,宁有原因,他这些年来也一直在暗中调查,却一直没有查到真正的缘由。

    “师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听完了欧阳龙的讲述,灵儿直接开口道。

    “是啊,为师的确错了,小师弟的天赋,在我们众多师兄弟之中都是最出众的,如果由他接任巫医门门主一位,哪里还有天医门和柳青门什么事情,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欧阳龙其实早已经后悔,为自己年轻时候的贪婪而后悔,只不过他毕竟是巫医门的门主,一直不肯认错,直到小徒弟的事,上门求上聂天龙,才抛弃了一些伪装。

    他的年龄已经不小了,自己的弟子中,九灯的天赋也是不错,可惜他的心思比自己还要重,也不再医学上,很难挑起大梁,雪妩除了有着和毒虫沟通的天赋外,其他的天赋都只能算一般,更不可能挑起大梁,灵儿虽然天赋在众人之上,但毕竟年龄太小了一点,而且自己的医术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很难有东西再传授给他,以巫医门现在的情况,想要在这次南钵会上技压群雄,实在太难太难,他甚至推测,这一次,巫医门连前三都进不了,若是真是那样的结果,他有何面目去面对巫医门的历代先祖?

    若是真的能够因为这件事和小师弟化解那份恩怨,再将门主的位置让给他,这对巫医门来说,何尝不是一次机遇。

    只是,自己一直想要置他于死地,他会答应吗?或者说,他会相信自己的诚意吗?

    就在欧阳龙给灵儿讲述那些过往的时候,楚修的身体也终于恢复了一些知觉。

    “小子,说吧,到底怎么一回事?”聂天龙自然知道楚修的情况,一边在他的身上插着银针排毒,一边开口道。

    “此事说来话长,不过我倒是觉得,你那位大师兄似乎是真的想要和你和解!”楚修认真道。

    “和解?哼,从他杀了师父的那一刻起,我和他就不可能和解!”聂天龙冷哼了一声。

    “可如果你们的师父不是他杀的呢?”

    “嗯?”聂天龙整个人都是一愣,不是他杀的,那是谁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