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天龙不愧为一代名医,一身医术早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青柳门的独门毒药鬼王蛊硬是在他的手中被解除。

    当然,为了彻底清除楚修体内的毒,楚修也免不了被放了一大堆血,好在他的身体底子强,并没有伤其根本,只是整个人也虚弱了不少。

    此时的他,正躺在属于自己的那张床上,在他的身边,站着一脸兴奋的灵儿。

    “真没有想到,小师叔竟然这么厉害,连鬼王蛊的毒都能够清除!” 灵儿兴奋地说道。

    “可是你师父之前一直想要干掉他!”楚修开口道。

    他自然明白灵儿所说的小师叔是聂天龙。

    “那是他们上一辈的事情,现在不是和好了么?”灵儿俏皮一笑道。

    楚修默然,现在聂天龙和欧阳龙正在另一个房间商谈呢,只是一想到两个老家伙暗中争斗了几十年,最后却因为自己这个意外而和好如初,那还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只是,他们真的能够和好吗?

    聂天龙放得下对欧阳龙的仇恨吗?

    他们的师尊,真的不是欧阳龙所杀?

    “对了,我二师姐那里白不白?”就在楚修还在琢磨两个老家伙商谈结果的时候,灵儿却忽然望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然后有些神秘地朝着楚修道。

    “白不白?”楚修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白不白?

    “大不大?”灵儿好似没有看到楚修的茫然一样,再次神神秘秘道。

    饶是楚修的脑子也足够灵活,也被灵儿天马行空的思维弄得一愣一愣的,看到灵儿那鬼鬼祟祟的目光,他终于明白过来她说的是什么了。

    “不要装作不知道,刚才你可是一直在偷看……”

    “……”楚修顿时一阵无语,连这个都被她看到了,这让自己怎么回答?

    “现在知道我二师姐的好了吧,考虑下我的建议怎样?”看到楚修无语的模样,灵儿轻笑道。

    “我都说了,我有女朋友了!”楚修一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很是纳闷地说道。

    他实在有些不明白,灵儿为何一定要撮合自己和她的师姐?

    想到了那个有着一头雪白长发的女子,想到了她的冷酷,楚修心里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的姿色的确不错,可是她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有女朋友算什么,反正你也不止一个!”灵儿一副压根没将这事当成一回事的样子。

    楚修很想说我只有一个女朋友,可是想到了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那些女人,自己真这么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这个灵儿啊,你为什么一定要撮合我跟你二师姐呢?”实在不明白灵儿为何如此热衷的楚修只能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也不知道,第一次见到我,我就觉得特别亲近,而我也没什么朋友,从小到大,除了师父外,就是二师姐对我最好了,我就特别希望你们两个能好上……”

    “……”看着灵儿那真挚的眼神,楚修彻底的无话可说了,他相信灵儿说的是真的,可正因为如此,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仅仅是因为这等荒唐的理由就要撮合自己和雪妩,那岂不是谁对她好,她就要撮合谁?

    “再说了,我二师姐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你为什么就那么抗拒呢?”看到楚修无话可说,灵儿还以为他是在思考,再次开口道。

    “哎,这不是……”楚修正想说这不是样貌的问题,再跟灵儿讲述下爱情观的时候,楼下传来了破门的声音。

    楚修的眉头微微一皱。

    灵儿也是一愣,赶紧跑到门口朝楼下望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道。

    “是青柳门的人……”

    楚修眉头一挑,柳青门的人?这是为了那个疯子杀上门来了吗?

    “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拦住他们!”灵儿朝着楚修说了一句,迅速的将房门关上,直接冲了下去。

    雪妩一直在客厅守候,当听到有人破门而入的时候,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抬眼望去,就看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率先走了进来,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三男一女。

    女的,穿着一套火红色的v领礼裙,雪白的风景若隐若现,即便是站在她身边的几个男人,也是时不时的偷偷看去。

    看到这个女人,雪妩的眼中全是愤怒之火。

    柳岩,这个勾引大师兄的可恶女人。

    “柳岩,你们这是做什么?”雪妩冷哼了一声。

    柳岩并没有说话,她只是看向了那名白发苍苍的老人。

    “欧阳龙呢?让他出来见我……”老人冷哼了一声。

    自己的儿子柳石,跟随自己来岛上见识下南钵会,增长一些经验,却哪里想到竟然被人给杀了。

    他不知道凶手是谁,但却打听到这件事和巫医门的人有很大的关系,在带人赶往巫医门驻地的时候却得知欧阳龙来到了这里,立马带人赶了过来。

    “老不死的,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大火做什么?”别墅的二楼上,传来了欧阳龙的声音,然后就看到欧阳龙和聂天龙一起走了下来。

    “欧阳龙,把杀我儿子的凶手交出来!”柳云冷哼了一声。

    “老不死的,你还有脸来问我要人,你儿子卑鄙无耻,想要谋害我的小徒儿,若非一位小友挺身而出,我那可怜的小徒儿都被你那畜生儿子给残害了,他死,也是罪有应得!”欧阳龙冷笑道。

    “好一个罪有应得,欧阳龙,这么说,你是不打算交出凶手了!”柳云吹胡子瞪眼道。

    “我就算不交又如何?”看了一眼赶来的灵儿,欧阳龙硬气道。

    “好好好,秦管事,你可是听到了,这可不要怪我了!你们上去搜,把那小子给我找出来!”柳云朝着站在他左边的一名男子打了一声招呼,就朝身后的两人吩咐道。

    这两人也都是柳青门的人,闻言应了一声,抬腿就要朝里面冲去,却被雪妩一把拦在了前面。

    “没有我师父的命令,谁敢搜!”雪妩,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