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男子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回头看了一眼柳云,当看到柳云阴沉的一张脸的时候,顿时明悟过来,嘴里冷哼了一声,一把就朝雪妩抓去。

    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巫医门的一个女弟子,能有什么实力。

    可是雪妩却是冷哼一声,反手抓住了那名男子的手腕,用力一拉,这名男子顿时失去平衡,直接朝前摔去,被雪妩的一脚绊了一下,以一个恶狗扑食的姿势摔在地上。

    灵儿见状,又是一脚踩在了那名男子的头上。

    直踩得他连连惨叫。

    另外一名男子见状,脸色大变,骤然抬起拳头就朝雪妩砸去,可是他的结果被自己的同伴还要惨,雪妩只是朝前踏出一步,一拳轰在他的胸口,顿时就将他轰了出去。

    雪妩当年可是能够和楚修硬抗的存在,就算武学天赋一般,无法像楚修进步那么快,但收拾这样的小喽啰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废物……”看到自己的两个徒弟连一个女人都收拾不了,柳云气得胡子都立了起来,“柳岩,拿下她!”

    “哎,雪妩师妹,你这又何苦为难我们!”身穿红色纱裙的柳岩轻叹了一声,看向了雪妩。

    “哼,谁为难你们了,明明是你们柳青门的人为难我们!”雪妩还没有开口说话,一旁的灵儿已经冷哼了一声。

    她喜欢雪妩,可是雪妩却喜欢她的大师兄,大师兄又喜欢这个女人,这让她对柳岩也充满了反感,特别是柳岩穿着极为暴露,如今听到柳岩这般开口,哪儿有不反击的道理。

    “得罪了!”柳岩却仿佛没有听到这一句话一样,甚至就没有看到灵儿一般,就这么单脚朝前跨出,直接抓向了雪妩。

    她的速度奇快,那条红色的礼裙裙角飞扬,看上去就如同那九天之下落下的仙子,眨眼之间已经来到了柳岩的跟前。

    柳岩的瞳孔一阵收缩,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柳青门的大师姐不仅医术了得,连实力也是这般高强。

    没有任何的犹豫,手腕一翻,一把漆黑色的弯刀不知道从哪儿摸了出来,直接划向了柳岩的嫩手。

    柳岩的瞳孔一缩,不过脸上却闪过一抹笑意,就看到她伸出的右手轻轻一翻,就这么轻易的避开了雪妩急速斩出的一刀,反而一把捏住了雪妩的手腕。

    “雪妩师妹,你不是我的对手!”朝着雪妩轻笑了一声,柳岩的另外一只手拍向了雪妩的胸口。

    她出手的速度很慢,慢的每一个人都能够看到她出手的轨迹,可是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一掌已经印在了雪妩的胸口。

    “啪”众人就听到这一声响,雪妩整个人都被震得连连后退,足足退到了墙角,这才停了下来,嘴巴一张,就是一大口鲜血喷出。

    脸色更是变得苍白一片,整个人都是一脸惊骇地看着站在原地的柳岩。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温柔的女人竟然有着这等强悍的实力。

    以自己的身手,竟然完全看不到她出手的轨迹。

    “好刀,姐姐正好缺了一把武器,就当是你送给姐姐的礼物了……”柳岩单手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雪妩手中夺下的弯刀,轻轻笑道。

    “不要脸,还我师姐的弯刀!”灵儿大怒,伸手就朝柳岩手中的弯刀抓去。

    柳岩原本笑盈盈的脸蛋忽然一变,握着弯刀的手一抖。

    “灵儿小心……”雪妩大惊,就要本能的冲出,可是柳岩握住弯刀的手已经斩出。

    灵儿的瞳孔一阵收缩,身子本能地朝后退去,低头一看,就看到自己的胸口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不过这一刀,并没有伤到她,只是将她的衣服划破,露出了里面的风景。

    “看不出来这个小妹妹还挺有料的嘛……”柳岩朝着灵儿的心口扫了一眼,嘴里娇笑道。

    “你……”灵儿的脸急得通红,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她竟然被人当众破衣。

    就要不顾一切的冲向柳岩,却被自己的师尊一把拉住。

    “你不是他的对手!”欧阳龙朝着灵儿说着,已经迅速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灵儿的身上。

    灵儿又急又怒,却也明白,自己根本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再加上自己差一点春光暴露,只能够躲在自己师父的身后。

    “柳云,你真要破坏大会的规则?”欧阳龙朝着头发花白的柳云冷冷道。

    “欧阳龙,破坏规则的是你,你的人杀了我的儿子,难道还不允许我报仇不成?”柳云冷哼了一声。

    “明明是你自己教子无方,教出了一个畜生儿子,想要……”

    “少说废话,今日,不交出那人,我誓不甘休,柳岩,去带他下来!”欧阳龙还要说些什么,柳云已经直接打断道。

    南钵会有规定,进入岛上,不管有什么恩怨都得暂时放下,只等南钵会结束之后再自行解决,绝对不允许前来参加会议的人私自斗殴。

    如今柳石却被楚修给杀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的儿子终究还是死了,柳云又哪里会在意那些规则。

    柳岩轻叹了一声,转身就朝楼梯口走去,她相信,整个巫医门,除了九灯外,没有任何人是自己的对手,他们的医术或许超过自己,但武学一途,却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不用了,我已经下来了!”就在欧阳龙等人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的时候,楼梯口传来了楚修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他大步走了下来。

    看着楚修那张白嫩的脸庞,想到自己的儿子就死在了他的手中,柳云的眼中都要喷出火来。

    “柳岩,拿下他,带他回去!”柳云冷冷道。

    “小帅哥,你杀了我师弟,是不是跟我们回去给个交代?”看着从楼下走下来的楚修,柳岩竟然轻笑了一句,完全没有一点自己师弟被杀死的悲伤。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柳云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仿佛这一切很正常一般。

    “你伤了灵儿,是不是也要给个交代?”扫了一眼躲在欧阳龙身后的灵儿,楚修冷笑了一声。

    看上去,这个女人并没有伤到灵儿,可是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破开了她的衣服,这比杀了她还要让人难以接受,这是*裸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