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门主,这可是经过整个评委会验证最权威的人体模型,不可能有一点差错的!”听到柳云的惊呼声,其他人还没说什么,一旁的查理已经皱眉道。

    每一次比赛的结果,都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就算是之前的秦枫和欧阳龙也输给了年轻人,也没见他们提出什么异议啊,怎么到了你这儿,就是不可能了?

    这是否定整个南钵会的权威性吗?

    柳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这一句话,几乎是得罪了整个南钵会的人。

    “是我激动了,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够获得这么高的高分!”柳云可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甚至叶天南的面子都可以不给,但他却不敢不给查理面子。

    他的背后,可是站着霍尔斯公爵,而且如果公爵这次不能挺过那个难关的话,他将成为英伦帝国最年轻的公爵。

    这可是足以影响欧盟的大人物,可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中医复兴在即,您应该开心才对!”

    “是,是很开心,哈哈哈,真的很开心……”柳云脸上挤出 了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自己输掉了这次比赛,柳青门在南钵会的地位将被挤出前四,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笔难以估量的损失。

    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她勾引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做出那么大胆的事情,如果没有那件事,又怎会被那叫楚逍遥的小子给杀死,如果自己的儿子不死,凭借他的医术造诣怎么也能够进入总决赛。

    现在,这个女人又击败了自己,一切都是因为她。

    柳云的眼中,闪烁着怨恨的光芒,不过想到柳岩承诺自己的话,心里这才好受一点。

    得意吧,就让你们再得意吧,等离开了丘比特岛,就是你们的死期。

    柳云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让查理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他没有想到这个之前还彬彬有礼的中医心胸竟然这等狭隘,不过他也不好多说什么,转头朝着叶天南和楚修道:“叶门主,这最后一场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其他人也顺着查理的话将目光看向了台上的叶天南和楚修,他们很想知道,这个同样来自巫医门的家伙会挑战叶天南哪一项。

    当然,不管是挑战哪一项,他们都相信,获胜的必然是叶天南。

    如今整个中医行业,唯一能够挑战叶天南的,或许只有他自己的亲孙子叶寻欢了。

    “可以,小伙子,你打算挑战我哪一门……”叶天南尽管心里对这个年轻的小家伙之前要挑战自己很是不满,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摆出一副高人风范,任由楚修选择比试题目。

    作为一代医王,不管是针灸,还是推拿,又或者草药学,甚至临床经验,他都是全面精通,他的综合实力,也是众人之中最强的,这可是经过了数十年的证明。

    不管这个小伙子挑战自己是为了哗众取宠,还是想要一鸣惊人,叶天南都打算绝不留手,要让他知道冒犯医王的代价。

    “听闻叶门主行针之法冠绝古今,今日还希望叶门主指教一二!”楚修朝着叶天南行了一个抱拳礼,不卑不亢道。

    可是此话一出,却让在场很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欧阳龙甚至朝着楚修瞪了一眼。

    这家伙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你挑战其他的不行吗?非要挑战叶天南最强项,针灸。

    他曾经可是凭借一根银针走天下的彪悍人物,许多疾病在他手中根本不需要服用什么药,只需要几针下去就能痊愈,这样的一个高手,你竟然去挑战他?

    就算是聂天龙亲自上阵,也不是叶天南的对手。

    “这小子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若是他挑战的是药物学,或许还不会输得那么难看,竟然挑战叶神医独门绝学,针灸,这简直就是找死!”

    “是啊,现在的年轻人,实在太狂妄了一点,仗着有一点本事,就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叶神医针灸之道冠绝古今,甚至传闻他已经练成了‘天脉十三针’,这可是近百年来没有人练成的针法,在针灸一途上,就算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叶神医的对手,他竟然挑战这个,简直就是送死!”

    看台下,也想起了各种议论的声音,每一个人都对楚修充满了嘲讽,没有人认为,他会获得胜利。

    就算一直对楚修另类观看的柳岩也是皱了皱眉,以她对楚修的感觉来看,这家伙虽然年轻,但应该不是一个狂妄之辈,他怎么会去挑战叶天南的针灸一道?

    难道他有信心?

    比赛台上的苏秦也是眉头一皱。

    显然也不看好这个年轻人。

    叶寻欢则是冷笑一声,暗自嘀咕了一句不自量力。

    就连查理·霍尔斯也愣在了原地,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医生敢于挑战叶天南的针灸一道。

    偌大的现场,唯一对楚修有信心的,或许只有聂天龙和灵儿了。

    灵儿那是盲目的自信。

    可是聂天龙却是真的相信若是这世间有人能够在针灸一道上胜过叶天南,那一定是楚修。

    当年他说楚修的天赋还在他之上,绝对不是一句妄语,楚修和这些名医比起来,唯一的差距就是经验了,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完全可以成为影响数代人的一代神医。

    对此,聂天龙一直深表坚信。

    “叶门主,您看……”查理有些不确定地看向了叶天南。

    若是能够在现场观看到叶门主的天脉十三针,那也是一种眼福,只是这个小伙子能够逼出叶门主使出“天脉十三针”吗?

    “好,好,好,叶某很是欣慰,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人挑战叶某针灸一道了,这是我中医之大幸,查理先生,让人准备吧!”叶天南连续说了三个好字,看上去很是欣慰,可是实际上所有人都看出,他真的怒了。

    这小子不过是一个无名之辈,就算这次比赛一鸣惊人,可是一上来就要挑战叶天南,这已经不将叶天南放在眼里,如今还要挑战叶天南的最强项,或许在别人看来,这是尊敬,但叶天南自己绝对会以为这是对自己轻视,一代神医,又怎能被人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