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修的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不久前,自己才击败了一代医王叶天南,成为了南钵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冠军,头自己不像一个医生?

    难道医生就不能年轻,医生就不能帅气吗?

    很是不满的楚修看向了吴凌烟,他倒要看看,吴凌烟会怎么处置。

    谁料到吴凌烟却是两手一摊,很是无辜地看着楚修道:“楚神医,您看,他们不相信您的医术呢!”

    那名中年男子略显尴尬的看向了楚修,可是他眼中的不屑之色却是那般浓烈。

    楚修立马明白,吴凌烟是想要自己亲自出手,震撼下这些家伙。

    “你多大?”

    “四十五岁……”

    “你是不是有胃病……”

    “是……”中年男子一愣。

    “你是不是经常头痛,经常失眠?”

    “是……”

    “你是不是已经很久没有性生活了?”

    “是……”中年男子脸色再变,变得极为尴尬,不过这一次是真的尴尬。

    他怎么全知道?

    “除此之外,你肾上应该也有问题,你是不是曾有过肾结石的经历?”

    “是……”中年男子的脸色彻底变了。

    胃病也就算了,这个药店的很多人都清楚,若是之前对自己做过调查,说出来也不奇怪,可是连其他的竟然也说了出来,这就太神奇了一点。

    “而且你的脖子现在应该也很痛吧?”

    “是!”男子再次开口道。

    “转过身来!”楚修淡淡道。

    中年男子不明白楚修要做些什么,但还是麻木地转过身子,楚修对着男子的后颈,直接一根手指点了进去,一道气劲没入男子的后颈。

    男子的身子就是一僵。

    “现在呢?”楚修淡淡道。

    男子一愣,然后扭转了下脖子,发现自己痛了好些日子的脖子竟然瞬间不痛了,顿时脸色大变。

    “楚神医……对不起,我错了,我……”

    “好了,道歉的事情就算了,准备开工吧,我很忙的!”楚修轻哼了一声,实在没兴趣跟这样的家伙多说什么。

    “好好好好……”男子再也没有半点怀疑,赶紧招呼其他人开始工作。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楚修如此年轻,竟然医术这么厉害,不仅看出了自己身体的各种毛病,还轻而易举的治好了自己的脖子痛。

    就算是张医生,也办不到这一点啊。

    看来,吴总真的请来了一个超级名医。

    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赶紧开始忙碌,楚修也直接走到了为他准备的桌子前面坐了下来。

    众人开始吆喝的吆喝,开始准备的准备,只等病人上前。

    甚至还要工作人员弄来了一副大的横幅拉上,绝世名医现诊唐人街,免费义诊三日。

    可是忙乎了大半天,药店门口,依然没有一人前来,这让吴凌烟等人都是一阵皱眉,如今已经十点左右了,唐人街也有很多人路过,却就是没有一人。

    不远处,吴凌烟请来的报社记者已经在打哈切了。

    难道说,免费的义诊,也没人来试试?

    “吴小姐,我们已经等了大半天了,您看……”这个时候,一名有着一头金发的年轻男记者走了过来,略显委婉地朝着吴凌烟道。他叫鲍比,是伦敦日报的记者,本来对于吴凌烟找到他要报道什么中医的事情没有半点兴趣,这年头,中医在起源地华夏都极为艰难,更不要说在西医盛行的欧洲了,在绝大多数欧洲人的眼中,中医就是

    伪科学,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甚至很多国家都在严厉抵制中医,很多中药店都很难生存下去,在这种大背景下,你一个医生跑来义诊,能有什么看头?

    他带着自己的团队过来,主要还是看在吴凌烟的面子上。

    一个是吴凌烟长得漂亮,气质高雅,比很多西方美女还要精致,鲍比心里难免有一些别样的想法,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吴凌烟给的一大笔钱。

    这才是他愿意到来的主要原因,可是自己等人都在这等了半个多小时了,半个人烟都没有,这让他怎么报道?

    就算收了钱,他的报道也要以实为主,总不能凭空虚造吧,在这个互联网时代,稍微有点失真,都会被查出来,他可不想为了一个不一定能够得到的女人和一笔钱丢掉自己的金饭碗。

    “鲍比先生,再给我半个小时好吗?如果半个小时还没有人,你们就先行回去,我改天再请您吃饭如何?”吴凌烟有些歉意地朝着鲍比道。

    “好吧!”吴凌烟的最后一句打动了鲍比,能够和这样的一个美人吃饭,这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机会,不就是半个小时嘛,反正今日也没其他的事情,就再等等吧!

    劝住了鲍比,吴凌烟走到了楚修的跟前。

    “这些人的身体都这么健康?”楚修也注意到了周围的情况,开口问道。

    若是在国内,就算很多人不信任中医,但这种免费就诊的机会,依然会吸引很多人前来围观,试探,可是这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这肯定不是,只是你太年轻了,一看就是江湖骗子……”

    “……”楚修一阵无语,这还怪自己了?

    “看来,需要多找一群托了,打电话给你的人吧……”吴凌烟看了一眼站在药店门口发呆的众多工作人员,轻声道。

    看着吴凌烟认真的样子,楚修很受伤,自己堂堂一代新医王,给人免费就诊,竟然还需要找托的地步,这要是传出去了,自己的面子往哪儿搁?

    只是看着周围零零散散的人,只能轻叹了一声。

    “好吧!”

    迅速给屠夫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的时间,一些穿着各异的男女出现在了药店的门口,他们都是屠夫从津南带来的人,开始按照屠夫的吩咐分批赶了过来。

    “咦,这里有人免费就诊呢,老王,你不是肾虚吗?去看看吧……”

    “靠,你才肾虚,我可是隔壁老王,怎么会肾虚,不过肩颈却是有些头痛,走吧,一起去看看……”

    三五成群的人逐步聚了过来,那名叫老王的男子更是第一个走到了楚修的跟前。看着这个逍遥门的真正掌舵人,这名只是普通成员的老王有些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