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不用紧张,坐吧!”楚修咧嘴一笑道。

    “嗯嗯……”那名老王坐在了楚修的对面,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其实老王的身体很是健康,不过楚修依旧装模作样的给他把脉,望诊。

    “你的身体很健康,只是因为长年运动,伤了腰,只需要扎几针就好?”

    “真的?”

    “当然!”

    “那现在开始吧!”

    “好……”

    老王迅速将自己的衣服拉了起来,露出了后腰,早有工作人员将准备好的银针递了上去,楚修随手扎了几针。

    “哇,竟然真的不痛了,楚神医,你简直就是 再世华佗啊,太棒了……”老王一脸兴奋的样子。

    看到老王那略显浮夸的演技,楚修脸蛋有些羞红。

    不过这样的欢呼声也终于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特别是楚修找来的人,开始纷纷上前排队,每治疗一个人,都是一阵欢呼,而排队的人也越来越多,那些路过的路人,也加入了排队的行列。

    人都是好奇的生物,也是喜欢凑热闹的生物,不管是否信任中医,当看到有那么多人排队的时候,总会去凑凑热闹。

    当几名伦敦本地人也被楚修的精湛医术折服的时候,现场彻底热闹了起来。

    排队的人越来越多,而楚修原本只是一个作秀的心态,可是当他连续治疗了数名身体真正有病症的病人之后,已经整个人都投入到了诊断之中。

    请来的托,早已经散去,原本空空荡荡的药店门口,已经排上了数百人的长队,每一个人都在议论,凡是有一个人走出来,都会被旁人询问,当听到这个年轻的神医医术惊人的时候,众人更加的期待了。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起来,吴凌烟高冷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而她请来的鲍比,早已经开始采访。

    “让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嚣张的声音打破了原本井然有序的现场。

    正在为一个妇人治疗的楚修也抬起头来,看向了前方,就看到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带着几名穿着黑衣的大汉大步走了过来,凡是挡在他们前面的人都被一把推开,刹那之间,人仰马翻,一阵混乱。

    “滚开!”那名大汉就这么嚣张地走了过来,一把将正在看病的妇人推开。

    那名妇人倒在地上,叫苦连连。

    楚修的眉头皱了起来,眼中更是闪过了一缕愤怒。

    “神医?”男子应该是英伦帝国本地人,有着一头棕色的卷发,皮肤有些黝黑,可能是白人和黑人的混血,身高大约有一米九,犹如一头棕熊,就这么直接坐在了楚修的对面,朝着楚修冷笑了一声。

    被他推倒的妇人本想大骂,可是看到男子的这等威势,赶紧闭上了嘴巴。

    “如果需要看病,请排队,不过排队之前,请跟这位夫人道个歉!”看着眼前嚣张的大汉,楚修冷冷道,当然,他用的是英语。

    “道歉?哈哈哈,你这个华夏狗,敢让我跟人道歉,你知道是谁吗?”大汉即便是坐着,也比楚修要高一点,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楚修,冷笑了一声。

    楚修冷冷看向了大汉,他竟然骂自己华夏狗?

    这不仅将自己骂了进去,还将所有华人都给骂了进去。“我叫霍菲,整个唐人街,都是老子罩着的,你在这里行医欺骗,不跟老子打个招呼也就算了,竟然还让老子给人道歉,小子,你想死不成?”看到楚修没有说话,大汉还以为被自己的威势所压迫,顿时狞

    笑道。

    “霍菲?飞熊会的霍菲?”

    “天啊,竟然是他?”

    “他这是来收保护费的吗?”

    人群之中,立马响起了一阵惊呼声,今日来这里就诊的,几乎都是唐人街或者附近的人,自然也听说过唐人街最大的流氓团体飞熊会。

    这可是一群靠着收取保护费为生的帮派。

    凡是在唐人街做生意的人,哪一个不给他们定期缴纳一笔费用。

    “霍菲老大,您怎么来了?我们这个月的不是已经打到您卡上了吗?”这个时候,药店的老板,那名最早质疑楚修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当看到霍菲的时候,脸色一变,赶紧上前招呼道。

    “唐老板,那是正常的规矩,现在,你不跟我打个招呼就在这里义诊,你是没将我放在眼里啊……”霍菲头也不抬,冷笑了一声。唐老板的脸色就是一变,顿时看向了不远处的吴凌烟,霍菲随着唐老板的目光望去,也看到了人群之中的吴凌烟,顿时眼睛一亮道:“哟,竟然还有这等标志的人儿,唐老板,这是你女儿吧?罢了,看在大

    家老熟人的份上,今晚让你女儿陪我一晚,今日的事情,我就这么算了!”

    说话的同时,霍菲已经站了起来,走向了吴凌烟。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东方女人呢?

    长相精致,身材高挑,气质高雅,哈哈,这可是花钱都找不到的。

    更为重要的一点,她是一个华人,在唐人街这个地方,一个华人能有什么背景?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吴凌烟神色一咧,有楚修在,她根本不担心自己的完全,她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楚修暴走。

    要知道,在她的计划中,可是准备将楚修包装成一个善良,帅气,充满正义感的超级神医,可若是楚修第一天义诊,就暴力出手伤人,以后还怎么宣传下去?

    正要给楚修使眼色,楚修已经站了起来,拦在了霍菲的身前。

    “伦敦,是一个有王法的地方!”楚修已经收到了吴凌烟的信号,强压住心中暴揍霍菲一顿的冲动,开口道。

    就算不能表现的暴力,他也绝对不允许这个家伙伤害到吴凌烟。

    “哈哈,王法?在这里,我就是王法,滚开……”霍菲狞笑了一声。

    楚修巍然不动。

    “找死……”霍菲大怒,一拳就朝楚修砸去。

    这一拳很是沉重,但以楚修的身手,完全可以轻易的避开,不过他并没有避开,为了配合吴凌烟的计划,他深深承受了霍菲的这一拳。

    “啪!”的一声,拳头砸在了楚修的鼻子上,楚修的鼻子当场就流出了鼻血,他整个人都被砸得连连后退,直接被吴凌烟扶住。

    “楚神医……”吴凌烟脸上露出了夸张的惊呼声。

    “楚神医……”不仅是吴凌烟,其他被楚修治过的病人也是同时惊呼,十来名还没有离去的逍遥武馆成员更是挺身而出,拦在了霍菲的身前。这一刻,每一个人都是紧张的看向了中央,鲍比更是兴奋的亲自拿起了照相机,他要记录下这令人刺激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