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的脸色,变得比死猪还要难看。

    到了这个时候,若是他还不明白怎么一回事,那他就真变成一头死猪了。

    “督察大人,我……我马上回来!”比利面露绝望得说道。

    对方竟然真的认识霍尔斯公爵这样的大人物,否则怎么可能请的动伦敦警局的局长?

    一想到自己竟然以那种口吻对局长说话,还挂断了局长大人的电话,比利的背后就是一阵冷汗。

    自己这还真是找死。

    “等等……”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上司的 话语。

    “督察大人,还有何吩咐?”比利小心翼翼道。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乞求你得罪的人原谅,只要他肯为你说一句好话,你我的位置都能保住!”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自己上司的声音。

    不等比例回过神来,电话已经直接挂断。

    比利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是啊,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对方可是能够搬动局长的大人物,只要他肯原谅自己,岂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只是,他肯原谅自己吗?

    “呜呜呜……神医,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错怪了神医您,求您不要跟我一般计较……”心中还不敢确定,比利的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他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噗通”一声跪在了楚修的面前。

    更是抱着楚修的大腿惨嚎了起来。

    那模样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仿佛楚修是他的再生父母一样。

    刹那之间,偌大的现场静悄悄的一片。

    每一个人,不管是飞熊会的人,还是逍遥武馆的人,又或者旁观的群众,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刚才还耀武扬威的警长。

    他不过是接了几个电话,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吴凌烟也是目瞪口呆得看着这一切,她隐隐猜到了这是楚修打电话的原因,只是楚修什么时候认识了伦敦的大人物,将一个警长吓成这个样子。

    脸色最为惨败的就是霍菲了,原本还指望着比利将这些家伙弄进局子,自己在报复回来,可是看这情况,明显是踢到了铁板上,这个看似年轻的家伙,有着让人恐惧的背影。

    若非如此,比利怎会这么不顾脸面的求饶?

    当然,最为兴奋的就是鲍比了,他还真没有想到,一次普通的报道会发生这么多精彩的事情,先是神医义诊,然后是流氓找茬,紧接着武馆门徒挺身而出,和恶势力做斗争,最后警察闪亮出场,这种曲折的故事,不要说报道了,简直可以做成连续剧了。

    鲍比迅速拍下了比利那献媚的嘴脸,他甚至又想了一个新的标题《比利警长,为中医正名》。

    “我不是骗子吗?”楚修一脸玩味得看着这个胖乎乎的警长,对他的演技更是充分的肯定。

    “骗子?谁说您是骗子?霍菲,是你吗?妈的,楚神医可是一代神医,在这里为广大群众免费就诊,你小子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还敢找楚神医的麻烦,来人啊 ,给我把这群王八蛋押回去!”比利好似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所说的话,一手指着比利怒吼了起来。

    “比利警长,我……”

    “我什么我,你还要狡辩不成?快,全部带回去!”比利根本不给霍菲说话的机会,谁知道这王八蛋嘴里会吐出什么。

    一群警察扑了上去,直接将霍菲拷了起来,甚至还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块破布,塞在了霍菲的嘴里。

    “神医,您看需要怎样处置这些流氓!”比利好似换了一张脸一样,忽然又献媚得朝着楚修说道。

    “呵呵,这是你们警察的事情,可不要问我!”

    “我明白,我一定不会让神医失望,只是神医,还有一件事,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下您?”比利有些不好意思道。

    “什么事?”

    “就是您能帮我跟局长大人稍微解释下吗?”

    “局长大人?我不认识你们局长啊!”楚修一脸的无辜,他还真不认识什么局长。

    “啊,您刚才不是打了电话吗?”

    “我刚才只是给我一个朋友打了个电话!”楚修眯着眼睛笑道。

    对于比利的脸皮厚度,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刚才还要将自己捉拿回去的模样,眨眼之间就朝自己求情。

    这还真是一个人物。

    比利的心里一咯噔,这才想到了楚修所说的霍尔斯公爵大人可以为他证明。

    难道,他真的认识霍尔斯公爵这样的大人物?

    否则怎可能随便一个电话,就让警察局的局长出面?

    “我知道怎么做了,楚神医,若是没其他事,我先走了!”比利已经明白,话已至此,自己再多说也是无益。

    “恩……”楚修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比利气势汹汹地到来,狼狈不堪的离去,还带走了一大群惹是生非的流氓,经过了这样的一件事,众人对楚修的医术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只是一个华夏医生,却随便打了一个电话,就让警长这般畏惧,显然是他不知道治好了哪位大人物。

    想到这里,上前排队的人群更加的拥挤了,一个个吵着嚷着求着楚修帮忙看病。

    楚修微微一笑,再次坐在了椅子上,为众人治病,却没有注意到,人群之中,有一个穿着普通布衣的男子静静地站在那里,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少女有着一双乌黑的眸子,眸子之间,却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那 是一种不属于常人的目光。

    “就是他?”看到正在为人看病的楚修,少女冷冷道。

    “是!”男子轻笑了一声,他在这里已经站了大半天了,从楚修被人揍了一拳到现在,他一直在人群中默默得看着楚修。

    “什么时候动手?”少女冷哼道。

    “你有把握对付那个大个吗?”男子扫了一眼离去的屠夫,轻笑道。

    “他?为何要对付他?”少女显然有些疑惑,他们的目标不是只有那个楚神医一个人吗?

    “呵呵,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男子轻笑了一声。

    “那就一起杀吧!”少女的声音,出奇的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