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巴姆大义凛然的一句话,很多刚才还热血激昂的人迅速冷静下来,特别是一些本地人,他们都是英伦帝国的合法公民,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政府机关作对。

    和大英帝国为敌?

    开玩笑,借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与大英帝国为敌啊。

    今日看不了病,明日还能再看,这个医生看不了病,还可以找其他的医生看。

    他们大多数来这里看病,一个是对所谓名医的期待,一个是免费义诊吸引了他们。

    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谁愿意为了这些外国人将自己陷入和政府作对的地步?

    大多数的本地人都朝后退了退,只剩下一些华人零零碎碎的站在那里,一时之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位小姐,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不过是将他们带回审查一下,若是问题不严重,最多三天就就可以放出来了!”巴姆再次微笑着说道。

    他说的客气,可是这一句话却无疑当众打脸。

    楚修请来的是什么人?每一个都是中医界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在国内可是受到极高推崇的名医,若是在伦敦这样的一个地方被人带回去调查,那不仅仅是他们的名誉受到影响,就连整个中医都会受到极大的伤害。

    你们不是自吹中医很神奇吗?你们不是说你们的名医能够治疗百病吗?

    可为什么会被人家药监局的带回去审查?

    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对整个中医行业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毕竟,一般的民众可不了解真相,他们所知道的就是中医界的几大名医同时被伦敦的药监局请回去喝茶了?

    谁才会被药监局的人请回去?

    那是有问题的人才会啊。

    到了那个时候,中医在欧洲好不容易积累的一点影响力也将飞灰湮灭。

    吴凌烟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今日不管怎样,都绝对不能够让这些人带走几位老先生。

    这事,没得商量。

    只是,这里是伦敦,不是京城。

    吴凌烟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了楚修,上次连警局的人都拿他没办法,这个药监局的人,应该也能够摆平吧?

    人群之中,张烨也是目光闪烁的看着这一切。

    在看到这些药监局人员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自己的好友罗涛,这家伙和自己是同一个医学大学毕业的,只不过他主攻的是西医,毕业后没有留在国内,而是来到了国外深造,一直留在了伦敦,他不是正好在药监局工作吗?

    或许,自己可以请他出面帮一个忙?

    想到这里,张烨的眼中再一次露出了一缕神采。

    比医术,自己不如那小子,可人脉关系上,他又怎么比得上自己?

    若是这个时候自己能够挺身而出,帮她解决这个麻烦,那她对自己也会另眼相看吧?

    想到这里,张烨的心思活跃了起来,赶紧大步走了上去。

    “凌烟,这事交给我吧!我能搞定的!”想到了自己就要帮吴凌烟解决一个大忙,张烨对吴凌烟的称呼也不自觉亲近了不少。

    “真的?”吴凌烟一愣,对于张烨叫自己凌烟也没有在意。

    她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若是张烨真的能够帮忙解决,也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当然,这位巴姆先生,还请您稍等一会儿……”张烨说着,已经掏出了手机,打通了电话。

    看到张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巴姆愣了愣,难道这小子还有什么背景不成?

    一时之间,也不好立马动手抓人,只是说了一句,那好,我给你几分钟时间。

    看到张烨竟然主动出来解决问题,楚修的眉头皱了皱,不过看到他看向吴凌烟的目光,隐隐明白了什么。

    当下也掏出了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

    他比任何人都更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可不会把所有的期望寄托在一个不熟悉的人身上。

    “凌烟,不用担心,我朋友马上到,他也在药监局工作……”打完了电话,张烨很是自信地安慰吴凌烟。

    “谢谢你!”吴凌烟挑了挑眉,显然也没有想到张烨在伦敦还有其他的朋友,而且正好在药监局工作。

    若是他真的能够帮自己解决这个难关,下来还真得好好的感谢他。

    “张烨这小子,对你朋友还真的是动情了呢,极少求人的他竟然为了帮个忙,给自己的同学打电话!”一旁的许默朝着自己的女友罗欣轻笑道。

    “你认识他的同学?”罗欣诧异道。

    “恩,见过几次,很厉害的一个人,有他出面,这次事情应该很容易解决!”许默微笑着说道。

    “那就好,不然凌烟的心血就彻底废了!”

    “是啊,而且连整个中医都会受到影响,那小子也真是,怎么连这样的小事都想不到,办一个行医执照很难吗?经过这事,你朋友应该明白谁最适合她了吧!”

    听到自己男朋友那为自己兄弟抱不平的语气,罗欣白眼狂翻,不过看了看沉稳的许默,和还有些稚嫩的楚修,她也觉得自己的好友跟着张烨更合适一点。

    毕竟,找老公又不是找医生,可不是谁的医术高就找谁。

    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一名穿着西装的男子匆匆自远处走了过来。

    “罗涛……”看到来人,张烨大喜过望,赶紧迎了上去。

    “好小子,来了伦敦也不告诉我一声……”

    “哈哈,这不是告诉你了吗?”

    “滚你丫的,若不是有事,你会记得我?说吧到底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朋友的药店请了一些名医,都是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你想他们怎么会将行医执照带在身上,结果被药监局的人盯上了,正要请他们回去喝茶呢,我想到你也是药监局的,还请你帮忙说个人情!”张烨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走,带我去见见我的那些同事……”听到是这样的小事,罗涛拍了拍胸口道。

    张烨心中大定,拉着罗涛就朝前方走去,来到了巴姆的身前。

    “巴姆先生,这……”

    “巴姆先生?”张烨还来不及开口,一旁的罗涛已经惊呼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