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一缕夕阳残留在西方的天际,金红色的阳光挥洒下来,给伦敦这座古老的城市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此刻,在伦敦火车站出站口,一道美丽的倩影就这么站在那里,沐浴在这金色的光辉之中。

    女子穿着一条紫红色的短款旗袍,旗袍紧紧得贴在身上,那将凹凸有致的身段勾勒了出来,一双修长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引来无数男子偷偷的垂涎。

    女子不仅身材妙曼,长相也是极为美丽,乌黑的秀发盘在脑后,露出了那张足以让常人窒息的绝美面庞。

    特别是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高贵之中,却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已经恢复了自己本来面目的楚修就站在出站口对面的街道上,他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美丽到极致的女人。

    不过和别人纯粹的欣赏或者贪婪不同,他的眼中,却是一阵激动。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她了,岁月,似乎根本无法在她的脸上留下半点痕迹,她还是跟以前一样的美丽,一样的动人,一样的高雅。

    半个小时前,他接到 了白牡丹的电话,白牡丹说她即将从剑桥抵达伦敦,是坐火车过来的,楚修立马告别了卡琳,来到了这里。

    看着心目中高贵典雅的女神白牡丹,楚修大步走了上去,就要准备和白牡丹来一个大大的拥抱,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忽然停在了白牡丹的跟前。

    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自车上走了下来,来到了白牡丹的身边,很是绅士地朝着白牡丹行了一礼道:“这位美丽的小姐,不知道我是否有荣幸送您一程?”男子长得颇为英俊,一头纯金色的头发,外加一双迷人的蓝色眸子,他的举止也是极为优雅,再加上旁边那辆价值不菲的轿车,这样的邀请,怕是很少有女人能够拒绝,可是白牡丹却是轻轻地笑了笑道:“

    抱歉,我的朋友已经来接我了!”

    说完,也不再理会男子的惊愣,转身走向了楚修。

    “姐,我想你……”楚修张开双臂,用力地抱住了白牡丹。

    她的身体还是那样的迷人,感受到心口传来的柔`软,闻着那股迷人的幽香,楚修那颗激动的心不仅没有平息,反而跳得更快。

    “我也想你!”白牡丹朱唇轻启,在楚修的耳边轻声说道。

    看着这个多日不见的小男人,白牡丹的眼中,竟然隐隐有泪光在闪烁,那是一缕心疼的泪光。

    这个年纪轻轻的优秀男子,这个本该尽情享受生活的小家伙,却为了组织的要求,远赴他乡,独自打拼。

    若是可以,她真想一直这么抱着他,疼惜他。

    只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自恋的人会在不何时的时机出现。

    “两位,我是英伦帝国的贝斯男爵,不知道是否有荣幸和两位交个朋友?”贝斯今年三十多岁,是英伦帝国的一个小小男爵,在伦敦有一个公司,年利润也在百万英镑以上,也算是一个有钱人。

    而且他本人长得英俊,女人缘一直特别好,每一年被他睡过的女人起码就不下百个。

    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见过像白牡丹这样迷人的女人。

    不,这样的女人他见过,曾在一个慈善晚会上,他见过美丽梅兰·凯瑟琳侯爵,那可是整个英伦帝国最迷人的女人之一。

    只是贝斯知道,像梅兰这样的女人,根本不是自己有资格拥有的,他也只能远远的观望一眼。

    他没有想到的是,今日路过火车站,却在出站口看到了一个姿色和气质完全不输梅兰的极品女人。

    还是一个风格完全不同的东方女人。

    贝斯的整颗心思都活跃了起来,自己没办法得到凯瑟琳侯爵的青睐,但以自己在伦敦的地位和身份,要引起这个东方美女的好感应该不难吧。

    从不肯放弃任何一棵花朵的贝斯立即采取了行动,上前主动搭讪,唯一让他没有想到是,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竟然当面拒绝了自己,并且转身和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拥抱在一起。

    贝斯原本以为这个男人是女人的男朋友,可是正好懂得汉语的他听到了两人的称呼,原来是这个女人的弟弟。

    他的整颗心思又活跃了起来。

    立即再次厚着脸皮跑了过来,主动开口道。在他想来,女子应该是来这里看望这个家伙,这个家伙穿着普通,想来是在伦敦打工,每年来到伦敦打工或者做生意的东方人有很多,这样的人往往很勤奋,可是却因为人生地不熟,总是不顺心,自己堂

    堂帝国男爵,这样的身份足以引起对方的重视。

    他对自己的判断,充满了自信。

    “他是谁?”可是让贝斯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穿着普通的男子压根没有多看自己一眼,只是随意问道。

    “不认识!”美丽的女子轻轻地摇了摇头,那双美眸一直在对面的男子身上,都不曾多看一眼自己,贝斯的心,很受伤。

    “噢,那我们走吧,我叫了计程车了!”楚修再也不管贝斯,拉着白牡丹就朝马路的对面走去。

    留下一脸尴尬的贝斯傻傻站在原地。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他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只是,以自己堂堂男爵的身份,他为何一点都不重视?

    难道这家伙已经白痴到不明白男爵在英伦帝国代表着什么吗?

    难道他不明白认识一位伟大的男爵,不管他在英伦帝国想要做什么,都会便利许多吗?

    不是都说东方人很懂人情世故吗?为何那小子看上去这么白痴?

    贝斯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可是楚修却完全无视他的存在,拉着白牡丹的手上了一辆车,朝着唐人街的方向奔去。

    “姐,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看着白牡丹那张动人的脸庞,楚修微笑着说道。

    尽管今日还有一个庆功宴,可是白牡丹既然来了,他才没心思去陪叶天南那些老头子吃饭!

    “吃你……”楚修整个人都愣了愣,一脸诧异地转头看向了白牡丹,自己没有听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