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看到楚修一脸震惊的样子,白牡丹一口笑了出来。

    “你小子,想什么呢,姐姐逗逗你呢!”

    “姐,不带你这么样子的!”楚修一脸委屈得看向了白牡丹。

    “好啦,姐肚子是真饿了,你先带我去吃饭吧,吃了再带我去伦敦逛逛,我还是第一次来伦敦呢!”白牡丹轻笑了一声。

    “恩!”

    ……

    拉尔法餐厅,这是位于伦敦东郊的一个高档法式餐厅,离唐人街并不远,当楚修带着白牡丹乘坐计程车来到餐厅门口的时候,引来的两名门童诧异的目光。

    这可是整个伦敦最高档的餐厅之一,这里每一顿饭的消费都是以万来计量,哪一个前来这里吃饭的人不是开着豪车,还从来没有过有人乘坐计程车来的。

    不过两名门童依旧表现出极好的职业素养,很是热情的上前为两人打开了车门。

    当一身旗袍的白牡丹自车上走下的时候,两名门童再次愣了愣,难道是哪位贵族公子哥刻意扮低调,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气质优雅,美丽动人的女伴?

    再一看楚修,穿着极为普通,不说大街货,但也没有一件名牌,除了长相颇为帅气外,全身上下看起来极为普通。

    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贵族公子哥啊?

    楚修和白牡丹丝毫没有在意门童的目光,一下车,白牡丹就上前亲切的挽住了楚修的胳膊,走了进去。

    “尊敬的先生,尊敬的女士,请问你们有预定吗?”刚刚走进大门,一名穿着职业套装的金发女子迎了上来,很是客气地朝着两人说道。

    “抱歉,我们还来不及预定,不会没位置了吧?”楚修开口道。

    他也是听人说这家法式餐厅不错,还是第一次来,根本不知道需要预定,要是没位置,那就尴尬了。

    “有的,请跟我来……”金发女子微微一笑,朝着两人做了一个虚请的手势,带着两人来到了里面一个靠窗的卡座前。

    “姐,你看看想吃什么!”接过了女子递来的菜单,楚修又递给了白牡丹。

    他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吃中餐,对于西餐并不是很了解。

    白牡丹也不客气,拿过了菜单认真地看了起来,楚修也转头看向了周围。不愧为伦敦最著名的法式餐厅,餐厅的装修风格极为华丽,分为上下两层,二楼的中央镂空,只是在周围修建了半封闭的包厢,一楼则全部是卡座,每一个卡座之前都隔着很长一段距离,*性极强,但

    若是站起来,也能够看到其他的客人。

    现在正是饭点,但餐厅的人并不算多,很多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小声的交谈着,一阵阵悠扬的音乐传来,让人整颗心都安宁了下来。就在楚修观察四周的时候,二楼的一个包厢内,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也一直在看着这边,只不过他并没有在意楚修,目光一直落在白牡丹的身上,从白牡丹进来的那一刻,男子就注意到了她,再也没有收

    回目光。

    男子穿着很是随意,一件深蓝色的白色t恤,下身是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一头金色的短发,长相不算英俊,但却透露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他的穿着,和周围的人群格格不入,仿佛如同街边的乞丐,可是他的气场,却又仿佛君王一样,竟然没有人敢去嘲笑他的穿着,甚至没有人敢多看他那边一眼。

    “真没有想到,出来吃顿饭,还能够遇上这样的绝色!”喃喃自语了一句,男子招过了一名男服务员,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男服务员心领神会,立马离开了包厢。

    这一边,白牡丹已经点好了菜肴,楚修也并没有注意到男子的存在,而是看着美丽不可方物的 白牡丹道:“姐,你这次来欧洲主要是学校的事情吗?”

    “恩,可能还需要呆一些天,你在这边过得怎样?”看着眼前似乎瘦了不少的楚修,白牡丹有些心疼道。

    “我还好啦,老爷子身体怎样?”楚修笑了笑,可不想将这边遇到的烦心事告诉白牡丹。

    “老爷子身体还好,不过毕竟年纪大了,精力不如从前了……”白牡丹轻叹了一声。

    白老爷子是整个白家的顶梁柱,若是他真有个什么闪失,那可是白家最大的损失。

    只是人的生老病死乃是常态,这是谁也无法阻止的事情。

    “等我这边忙完了,回去看看他老人家!”

    “恩!”白牡丹轻轻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服务员已经送上了两人点的菜肴,不过却多了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

    看着那瓶刚刚打开的红酒,白牡丹的眉头皱了皱道:“我们好像没有点酒啊!”

    “这位美丽的小姐,这酒是一位尊贵的先生请您的!”服务员微微一笑,很是客气道。

    别的人或许不知道那位男子的身份,在这个地方呆了好几年的他可是清楚的明白那是怎样的一位大人物。

    他经常来餐厅吃饭,却从来没有请任何人喝过酒,如今却为了这位美丽的东方女子破例,这是何等荣幸。

    不过看着女子那绝世容颜,服务员自然也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噢?那替我谢谢那位尊贵的先生,只是我们并不打算喝酒!”白牡丹挑了挑眉,直接拒绝道。

    无事献殷勤,她来伦敦可没几个人知道,在这里也不可能有熟人,不管是谁想要请她喝酒,她都没有半点兴趣。

    “这……”服务员显然有些为难。“呵呵,都说美酒赠红颜,这瓶七十年份的拉菲可是我珍藏在这里的好酒,这位美丽的小姐就赏个脸,一起喝几杯吧!”就在服务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那名刚才还在楼上的男子已经走了下来,来到了两

    人的桌前。

    很有绅士风度的朝着白牡丹说道。

    当然,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一旁的楚修一眼,仿佛在他的眼中,楚修只是一团空气。

    “抱歉,我从不喝陌生人的酒!”白牡丹依旧微笑着说道。

    态度却拒人于千里之外。

    “哈哈,人们总要通过认识才能熟悉,我是菲戈·布鲁斯,很高兴能够在这里遇上美丽的您……”男子呵呵一笑,丝毫不在意白牡丹的冷漠,更是主动朝着白牡丹伸出了右手。

    一旁的楚修眉头一阵狂跳,菲戈·布鲁斯?布鲁斯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