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楚修和月舞为了提升实力不断努力的时候,道格拉斯大酒店内,方丹一脸的忧愁。

    原本订好几天前就要回去的,但不知道翁小优这妮子发什么神经,跟楚修吃了个饭而已,竟然要死要活的留下来,方丹苦劝无果,只能由着她的性子来。

    害怕洛根报复,方丹一方面减少翁小优的外出,一方面尽最大可能的打听康纳娱乐公司的动静。

    但一连好几天,她臆想的麻烦也没到来,无论是洛根还是电影方面人员,都没找两人的麻烦。

    不过方丹并没有就此松口气,反而更加担心起来,这种平静大有山雨欲来的节奏,让她恨不得马上回到国内那片安静又祥和的土地。

    而与紧张兮兮的她相反,翁小优就像个没心没肺的小孩一样,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没事逛逛街,无聊了就对着手机傻笑!

    就像现在,翁小优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曼妙的身材展露无疑,让方丹都觉得嫉妒。而这妮子正抱着被子,笑嘻嘻的看着手机里她和楚修晚餐时的合照,时不时的在床上滚两圈。

    “啪!”方丹实在受不了了,一把抢过她的手机,无奈的道,“姑奶奶,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去?”

    翁小优不满的撅了撅嘴:“急什么啊,难得出来一次,你就不打算好好放松一下?”

    “放松个屁,老娘每天提心吊胆的,白头发都多了无数根了!”方丹叹了口气,脸上多了些严肃,“不管如何,明天你必须跟我回去,我一会就订机票!”

    “别啊!”翁小优顿时急了,连忙跪坐起来,朝方丹作揖道,“丹姐,再多呆几天,就几天就好。”“鬼才信你个小丫头骗子,你之前也是这么说的。”方丹不容置疑的道,“明天必须走!也就是你才相信楚修的鬼话非要留在这!我承认,他的确有过人之处,但这是英伦,可不是华夏!就算他是过江龙,那

    也未必斗得过这里的地头蛇!况且他才来多长时间,怎么可能有能力帮你搞定洛根?”

    “哼!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不走!”翁小优双臂环抱,扭过头去,“我就是相信他!”

    “你个臭妮子!”方丹心急,伸手就去揪她的脸袋,“我的话你也不听了是不是?”

    “啊——”翁小优大叫着躲开。

    方丹扑了个空,哼了一声,拿起手机威胁道:“信不信我给陶总打电话?”

    “啊!别啊,丹姐!”要是被老板知道她天天在这里吃喝玩乐,能放过她才怪,她连忙竖起一个手指头,“一天……不!两天,再让我呆两天就好了,如果事情没有任何改变,我就跟你回过好了把。”

    方丹这才放下手机:“一天!如果你还想见楚修的话,最好今天晚上见,明天早上我们就回去。”

    说完后又婆口苦心的道:“小优,楚修虽然不错,但毕竟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何必非要这样呢,以你的相貌和成就,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况且……况且他还是通缉犯,注定回不了国内的。”

    翁小优神色一愣,缓缓沉默下来。

    叹了口气,方丹起身往外走去:“有时间收拾一下行李吧。”

    翁小优依然呆呆的,眼里的茫然挥之不去。

    方丹说的没错,以楚修现在的处境而言,两人在一起的机会太渺茫了,即便她愿意放弃现在的地位和成就,选择跟楚修同甘共苦,就能有美好的未来吗?

    出了房门,感觉手机一阵震动,方丹掏出手机,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微微皱起了眉头,接起电话:“喂?”

    “是翁小优吗?”

    “是,有什么事情你说。”

    “是这样的,《暗鹤》明天开拍,请你们准时到达拍摄现场。”

    方丹一愣,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楚,您是说我们还能拍这部电影吗?”

    “为什么不能?”对方的语气有些不耐烦,“明天早上,能准时到吗?”

    “放心吧!放心吧!一定准时到!”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方丹内心一阵激动,连忙回应,随后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方便问一个问题吗,洛根少爷难道不记恨我们了?”

    “洛根?”对方的语气中多了些轻蔑,“洛根的父亲康纳死了,他的公司也撤资了,我们现在的投资方是云海国际。”

    方丹瞬间愣住了。

    心里郁闷不已,翁小优趴在床上,将脸埋在被子里,翘着丰满圆润的臀部,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开门声响起,方丹去而复返。

    “丹姐,你还要干什么,我跟你走还不行吗?”翁小优抬起头不满的道。

    方丹苦笑:“不用走了。”

    “啊?”翁小优先是一愣,随即大喜,猛然从床上蹦了下来,跑到方丹身边抱住她的胳膊兴奋的道,“丹姐你说什么?嘻嘻,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是制片方打来电话了,我们之前得到的那个角色并没有换人,还是你拍,明天开机。”方丹推开她,“我可不是同情你。”

    “没有换人?”翁小优渐渐安静下来,纳闷的道,“为什么?”

    方丹神色复杂的道:“康纳死了。”

    翁小优震惊的捂住嘴:“怎么可能?”随即想到了某种可能,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三步并两步的跑到床上,一把拿起手机开始找楚修的号码。

    “你干什么?”方丹连忙拉住他。

    “我怕楚修出事。”翁小优神色慌张的道。

    要是楚修为了帮自己出去找上康纳并把他杀死,自己也很可能受到伤害,想到这一点,翁小优不由自责不已,一个小角色而已,何必非要争取呢,早点回去不就好了,也省的给楚修添麻烦。

    “傻丫头,你觉得他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吗?那可是康纳,这肯定是巧合!”方丹觉得她是关心则乱,毕竟,这里是伦敦,不是国内,楚修就算再强,还真能强过康纳这地头蛇?

    翁小优不听她的,拨通了楚修的号码。

    “喂,小优?”

    听到楚修的声音,翁小优暗暗松了口气。却依然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楚修笑道:“没头没脑的问这干嘛,我能有什么事?”

    “那就好那就好!”翁小优拍拍胸口,随后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康纳的事情,是你做的吗?”“嗯,是我杀的!” 电话那头,楚修脸不红,气不喘,很是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