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根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青紫色,即便是帝国现任女王陛下,也不可能骂他老匹夫,敢骂他老匹夫的人,不是已经死了,就是被人宰了,现在,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了两倍的小混蛋竟然敢骂自己老匹夫。

    “小子,你找死!”愤怒至极的里根骤然自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步之间,就来到了楚修的跟前,一拳就朝楚修轰去。

    别看他上了年纪,这一拳却虎虎生威,恐怖至极。

    “不要……”一旁的露西吓得脸色苍白,本能地惊呼道。

    莱纳也是眼皮一跳,一阵狂喜。感受到背后呼呼的拳风,楚修猛地一拍轮椅,本来朝前的轮椅骤然一个转向,变成了面向里根,更是巧妙地避开了里根的一拳,里根眼中闪过一缕诧异,不过第二拳紧随其后,直接轰向楚修的心口,楚修

    单手一抬,直接和里根对了一拳。

    坐在轮椅上的楚修硬是被这一拳震得朝后滑去,一脚踩住轮椅的刹车,轮椅和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足足滑行了十几米这才停了下来。

    “噗嗤!”一口鲜血自楚修的口中喷出,本来就有些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露西脸色也是极为苍白,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一向最疼爱自己的里跟爷爷会对楚修出手。

    早知道如此,她何必带楚修前来。

    不过好在里根并没有继续出手,而是冷冷看向楚修道:“你中毒了?”

    “嘿,我若没中毒,你能伤我?”楚修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迹,冷笑了一声。

    眼中没有丝毫惧意。

    “好好好,看在你能接我一拳的份上,我就给你一次辩解的机会,凭什么说我是老匹夫!”里根冷笑一声。“你妻子命悬一线,众多西医无药可救,最后找到中医,却因为错过了最佳医治时间而病逝,你就将这责任甩给了中医,从而憎恨所有和中医有关的人,包括华—夏人,你这种小鸡肠不是蛮不讲理的老匹夫

    作态是什么?”楚修不卑不亢道。

    露西一脸诧异得看向了里根,她不知道里根的妻子是如何死的,却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

    里根的呼吸有些急促,实际上楚修所说的都是事实,只是爱妻心切的他当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后来虽然想明白了,但一向爱面子的他哪里会承认这一点,对整个华—夏都不带好感。

    如今被人揭穿,老脸也是为之一红。

    再加上本来就有病在身,又骤然动怒动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里根爷爷……”一旁的露西吓了一跳,里根可是帝*方定海神针一般的人物,要是出了个什么闪失,那可是整个帝国之祸。

    “好小子,竟然敢伤害里根将军,来人,给我把这小子拖出去!”莱纳脸上一阵担忧,心里却是一阵狂喜,直接就将这黑锅甩给了楚修。

    早有隐藏在暗处的高手奔了出来,就朝楚修扑去。

    “都给我退回去!”里根猛地一挥手。

    那些高手哪里敢抗命,纷纷退了回去。

    “里跟爷爷……”莱纳忽然觉得有些不妙。

    “奥菲一世英名,怎么就生出你这种儿子……”里根暂时没有理会楚修,反而朝着脸色突变的莱纳冷哼了一声。

    “里根爷爷,我……”莱纳忽然有一种全身上下都被看穿的感觉。“这小子虽然狂,但他有狂的资本,你小子呢?除了做一些挑拨离间的勾当,还能做什么?算计人,敢算计到我头上,你真以为我若要杀你,奥菲能阻止?”里根不愧为英伦帝国定海神针一般的人物,只是

    一瞬,已经全部明白过来。

    这小子或许是因为救了露西,得到了露西的青睐,引来了莱纳的妒忌之意,莱纳知道自己憎恨华夏人,引他过来,就是要自己对付他。

    可笑自己因为当年之事,一直耿耿于怀,竟然着了这小子的道。

    莱纳顿时脸色灰白一片。

    “行了,看在你那死去爷爷的面子,今日我不杀你,马上给我滚!”里根冷哼了一声。

    莱纳哪里还敢多说废话,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离去,只是对楚修的恨意更加的浓烈。

    “嘿,老匹夫也有英明的时候呢!”一旁的露西还朦胧不知,不明白到底怎么一回事,楚修却是轻笑了一声。

    对里根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小子,你别得意,露西可是我们的公主,想要追到她,凭你现在的身份还不够!”再一次被人骂老匹夫,里根却不像刚才那般愤怒,只是冷哼道。

    一旁的露西顿时就脸红了。

    楚修却是吧咋下了嘴,很想说一句,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追求公主了?

    只是看到里根忽然萎靡的神态,没有再说些刺激他的话,真要是将他刺激的死去,自己估计没办法活着离开这里。

    正好这个时候,一群白大褂冲了过来,扶助了里根。

    “里根大人,该用药了!”一名名叫汉克的白大褂拿出了一种药,准备为里根用药。

    “这是胺青霉素?”楚修伸手拦住里根吃药,沉声问道。

    汉克皱起眉头,看向这个一直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能用三两句话让脾气古怪的里根改变态度,必然身份不简单,也不敢隐瞒,直接

    道:“的确是胺青霉素,怎么了?”

    “胺青霉素属寒性吧,怎么能用来治疗里根先生的病?”或许是里根最后揭穿了莱纳的目的,让他心里舒服了不少,或许因为自己是一名医生,看道别人用错药而不闻不问,着实不妥。

    汉克脸色一变,眼睛渐渐眯了起来,他没想到楚修竟然会质疑他的治病方式:“你是医生?”

    露西也愕然的看着楚修,虽然楚修的确说过是自己是医生,不过她只当这是他的玩笑话,他才多大,即便能力很强,又怎么比得上罗尔斯医院的这些医生?“不错,我是一名医生,还是一名中医!”楚修点了点头,还朝着一旁的里根眨了眨眼,一副你看,我就是中医,你最憎恨的中医,你来咬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