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会的人完全傻了,这是那个一言不合就打人,发脾气比吃饭还平常的迦娜应该说的话吗?不过有些人看看楚修,又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也是,像迦娜这样的女人,除了楚修,谁能驾驭的住?

    明明是依附,从迦娜嘴里面说出来却像是嫁人一样,感觉到月舞想要吃人的目光,楚修连忙对屠夫说道:“去看看逍遥武馆还有多少能打的人,大家集合一下,赶紧去维多利亚港。”

    “好!”屠夫立马领命。

    谈到正事,大家都严肃了起来,这是一场硬仗,如果失败,谁都没有好下场!

    过了一会儿,屠夫领着一群走路都踉跄的人走了过来,比起刚来的时候并没有差几个。

    “大家听说乌烈的妹妹被抓走了,都不想回去!”屠夫兴奋的道,“一共五十六个!”

    楚修打量了一下这些人,见有些人眼角红肿的连视线都未必能看清,微微皱起眉头。“楚少,我们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到极限了,即便过去也可能只会添麻烦!”一个年轻人说道,“不过乌烈老大平时对我们很好,他已经去世了,如果我们连他唯一的妹妹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脸做他的兄弟,

    以后下面见面了,他的唾沫星子还不得淹死我们?”

    楚修莞尔:“你叫什么名字。”

    “楚少,我叫杨鹤!”

    “很好,杨鹤是吧?你们想去,我就让你们跟着,不过你帮我看好这群兄弟,一定要把他们全带回来!”

    “好!放心吧楚少!”

    其他人听说能去,神色也纷纷轻松了几分,或许他们的战斗力下降了很多,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救出乌茹娜的可能!

    ……菲戈·布鲁斯穿着一个泳裤坐在院子里,看着泳池内各色美女嬉戏着,嘴角带着满足的笑意,不过想起白牡丹,他心里不由多了些遗憾,这个美丽、高贵的东方女子竟然这么早回去了,要不然这里又能多一

    条诱人的风景线了。

    “哒哒!”一阵有力的高跟鞋声传来,布鲁斯朝后看去,见罗莉走了过来。

    罗莉的目光在泳池的一群女人身上扫过,微微皱起眉头,但到底还是没当着布鲁斯的面说什么,淡淡的道:“楚修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布鲁斯点点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没听说呢,整个西城被他闹得天翻地覆,只怕不仅是我,还有很多人的眼睛紧紧盯着这群人的吧。”

    “没想到连伦也败在了他手上。”罗莉眉头紧皱,“我还以为他们这次必败无疑呢。”

    “说起来当初你还曾邀请伦加入你的佣兵团呢,最后为什么不了了之了?”

    罗莉的神色有些难看:“因为当初我没打败他!”

    布鲁斯眉头一挑:“这么说连你也不是楚修的对手!”“哼!那是几年的事情,当初我的佣兵团可是个不入流的团体,现在如何?只怕随便拉出个人来,也能把伦打的头破血流!”罗莉脸上露出一丝不悦,“至于楚修,也就是东方的功夫神秘了一些而已,一旦了

    解了,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那样就好。”布鲁斯点点头,“不过现在的局势跟之前倒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可以把我们的棋子投进来了。”

    罗莉见他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局势没有任何改变?难道你不知道?楚修现在带着暴风会的人往维多利亚港去了!”

    布鲁斯闻言愣了好久,才缓缓皱起眉头:“他疯了?”

    “法雷斯的弟弟法比罗亚绑架了乌烈的妹妹,并将她带到了勇士会的总部,楚修不得不过去救人。”

    “乌烈?”

    “逍遥武馆的一员大将,被霍利菲尔德杀死了,楚修也是因为这才灭了地狱党的。”

    布鲁斯脸上露出一丝轻蔑:“为了一个女人和一个死人不顾整个帮会的安危?还真是年轻。真是浪费我的一番心血,本来还想帮他一把呢,没想到他竟然玩起了飞蛾扑火。”

    以勇士会的实力而言,罗莉也不觉得楚修有任何生还的可能:“那你之前安排的那些怎么办?”“扔出来吧,好歹够让罗马里奥吃一壶的,即便损失了也没什么可惜的。”布鲁斯摆摆手说道,“还有,跟奥龙说一声,让他做好准备。一旦楚修出事,西城必然大乱,能从罗马里奥手里抢多少地盘就看他自

    己的能力了。”

    罗莉愣道:“万一让他知道奥龙的真是身份怎么办?”“他早就知道了,真把罗马里奥当成老糊涂了?”布鲁斯笑道,“他之所以一直视而不见,不过是因为他们两人的业务没有什么冲突而已,而按照我们之后的布局,奥龙和罗马里奥起冲突是必然的事情,倒不

    如提前准备。”

    说完脸上又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如果我没猜错的,不止罗马里奥,那个老家伙应该也猜出来才对!”

    罗莉狐疑的看着他,却不见他解释,也没有多问:“那我通知他。”

    布鲁斯点点头,继续将视线放在身材妙曼的少女们身上。

    楚修一死,自己得到那个女人也就轻而易举了吧?他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

    刚刚将罗莉送走,奥龙正坐在椅子上思考,却见自己侄子莱纳满脸忧愁的走了过来。

    “亲爱的莱纳,怎么愁眉苦脸的,谁招惹你了?”奥龙收起脸上的沉重,笑着起身迎了过去。

    “叔叔。”莱纳随意的打了个招呼,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我来是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哦,什么事情大哥不能帮你解决?竟然求到我这里。”奥龙哈哈一笑,“说吧,什么事。”

    “奥龙叔叔知道楚修吗?”

    “楚修?”奥龙眉头一皱,狐疑的看了一眼莱纳,“这人是谁?”

    “是一个华夏人!”莱纳脸上露出一股憎恨,“他在伦敦的名字叫楚逍遥,经营一个武馆,跟伦敦的很多地下势力有关!”

    奥龙眼中的戒备更深,阴郁阴沉的问道:“是谁让你来找我的?你父亲?”

    “叔叔说什么呢?”莱纳诧异的道,“这种事情我怎么敢跟我爸爸说?我是自己过来的,叔叔不是在伦敦有很多商业地产吗,我就想着能不能帮我收拾一下这小子。”

    见他神色不是作伪,奥龙暗暗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巨大的笑容:“原来你说的是那个逍遥武馆,这个组织其实叔叔也知道一些,不过这件事你完全不用担心了,以后你永远也见不到那个楚修了!”

    “啊?”莱纳惊喜的道,“叔叔,发生了什么事情?”

    奥龙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这个楚修太自大了,竟然带人去勇士会老巢找罗马里奥的麻烦,只怕根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所以说你根本不用担心!”

    莱纳愕然,勇士会他可是很清楚的,伦敦存在了百年的地下组织,是伦敦一半犯罪的衍生地,楚修竟然去那种地方找死?

    虽然没有亲手教训他有些失望,不过一想到这个男人再也没办法出现在露西面前,莱纳内心就一阵窃喜!

    “不过如果你不解气,我倒是有个方法。”似乎知道莱纳心中所想,奥龙接着说道。

    “哦,叔叔有什么办法?”“叔叔有几个道上的朋友,他们一时也正愁着找不到地方经营生意呢,逍遥武馆这次完了,他们之前打下的地方也没人占领,如果能拿下经营正当生意,倒是不错的选择。”奥龙笑道,“我跟他们说一下,就

    有你来带领他们去占领如何?”

    “真的?”一想到能领着一大帮子人耀武扬威,莱纳的兴奋劲里面被掉了起来,“好好好,谢谢奥龙叔叔!”

    “跟叔叔还客气什么,不过老规矩……”

    “我知道我知道,不告诉我爸爸嘛,放心,我也不敢跟他说,要不然他不得打断我的腿!”莱纳连忙保证道。奥龙满意的点点头,看着兴奋的像是小孩子一样的莱纳,眼中多了些轻蔑和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