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伦敦看似平静的表面下,其实暗潮汹涌、人心晃荡。

    “听说了吗?罗马里奥死了,整个勇士会被人一夜之间灭了!”

    “怎么可能,你做梦的吧?”

    “怎么不可能?听说昨天晚上东城西城的警察都出动了,连军队都被排出来了,我一个朋友想过去打听消息,直接被枪口怼了回来,今天早上再去时,整个维多利亚港静悄悄的,半个人影都没有!”

    “真的假的?那里平时不是跟集市一样吗,怎么会没有人?”

    “要不怎么说他们真被人灭了呢,连个看门的都没有!”

    “乖乖!是谁这么猛,能干掉勇士会?他们这些人干了多少坏事,连警察都无可奈何啊!”

    “还能有谁,最近最厉害的逍遥武馆呗!”

    “逍遥武馆?他们前几天不是被灭了吗?”

    “嗤!”回话的人嗤笑一声,“那是因为逍遥武馆的馆主不在,昨天逍遥武馆的馆主回来了,不仅灭了勇士会派到西城的人,还直接打到了勇士会总部,然后直接灭了勇士会。”

    “听着就玄乎,这人能有这么厉害?罗马里奥可是霸占这里二十多年了,怎么可能被人一下子灭掉。再说,要是勇士会真被灭掉,他们的地盘不就是逍遥武馆的了吗,为什么不见他们的人出来?”

    “的确有些奇怪!虽然逍遥武馆很厉害,但要是被人抢先占了地盘摘了果子,他们再想打回来还要费一番功夫呢,他们应该不会这么短视才对。”

    “嘿嘿,我就说嘛,勇士会估计有什么活动才这样的,根本不可能被人灭掉。”

    “不对啊,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不说这件事了,其实今天早上我也碰到一件有趣的事情。”

    “哦,说说看。”

    “你知道奥龙伯爵吧?”

    “当然,奥菲公爵的弟弟嘛。”“对,那你肯定不知道他们家发生了什么事情?”说话人卖了一会儿关子,见朋友急了,才笑着说道,“今天早上有几十个大汉被吊在他们家门口了,除了裤头什么都没穿,你没看见奥龙伯爵出来后脸色铁青

    的样子,嘿嘿,真是太搞笑了!”

    “怎么可能,那可是伯爵,谁这么大的胆子?”

    “嘿嘿,我可不像你道听途说,这是我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

    “这——竟然真有这事,是谁这么疯狂?”

    “那就不知道了……”

    ……

    连续经历了多场战斗,楚修不仅浑身是伤,精神也极度疲惫,倒在床上睡着了以后,直到第三天才醒过来。

    睁开眼,脑袋一阵昏沉,他捂着脑袋想起坐起来,却听到旁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唉,先别起,你的身体太虚了,喝点粥再起来。”

    “凌烟?”楚修听出她的声音,纳闷的道,“你怎么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来?”吴凌烟拿过一件湿毛巾,用力的擦了擦楚修的脸,“感觉怎么样?”

    “有些头疼!”

    “你啊。”吴凌烟白了他一眼,“叶老说你的身体早就透支了!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能不能稳重一些?”

    楚修的眼睛清明了很多,看见吴凌烟脸上的担忧,笑着说道:“事情不是圆满的解决了吗?以后会轻松一段时间的。”

    随后又问道:“现在几点了?”

    “你已经睡了四十多个小时了,如果是想收拾残局的事情,劝你还是省点心吧。”

    “四十多个小时?”楚修微微皱起眉头,苦笑不已。“勇士会的事情交给迦娜小姐去做了,她是本地帮派,有威望也有实力,至于她羽翼丰满之后是自谋高就还是跟着你,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吴凌烟将这两天的事情告诉楚修,见楚修满脸无奈,不觉莞尔

    ,接着说道,“武馆内受伤的人已经送到医馆了,都没什么大碍,你不用担心。”

    “嗯。”楚修点点头,吴凌烟胆大心细,有她在,自己即便再睡两天也没什么大碍,“其他方面的反应呢?”“霍尔斯公爵和卡琳夫人这方面你不用担心,奥龙伯爵暂时没有动静,倒是他的夫人来了一次,见你没醒也没打扰。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人前来送礼问候,但都被挡在门外了。”吴凌烟说完又笑道,“至于叶小

    姐那里的反应吗,需要我替她叙述一遍吗?”

    楚修一愣,随即摆摆手,不用想也能猜得到,那妮子肯定居高临下的夸奖他一番而已。

    怕吴凌烟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他连忙转移话题:“这两天都是你在照顾我?”

    “当然了。”说到这一点,吴凌烟轻哼一声,故作不悦的道,“我给某人又是端茶送水又是抹药治病的,某人醒来后一句感激话都没有,还一直问东问西的。”

    楚修失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果然见有很多膏药在,不由自主的伸手想要拉住吴凌烟:“辛苦你了。”

    “啪!”吴凌烟拍开他的手,“知道我辛苦的话下次就别这么吓我了!”

    说完起身往外走去:“我让人给你煲点汤。”

    知道她只是因为担心自己而闹脾气,楚修也没太在意,起身躺在床头上,想着以后的事情。

    没过多长时间,吴凌烟抱着一个瓷罐走了过来,楚修以为是粥,想要接过来,却让吴凌烟躲开了:“这是你的药,我来给你换。”

    “还需要换吗?”

    “嗯,叶老说你身上有多处冻伤,甚至连神经系统也被破坏了,必须好好调理。”吴凌烟不由分说的掀开被子,“把衣服脱了?”

    楚修知道这些冻伤是罗马里奥身上的黑色雾气造成的,没有推辞,直接将衣服脱了下来。

    见他脱掉上衣后作势欲脱裤子,吴凌烟冷哼一声,也没有制止,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楚修反倒不好意思了,停下玩笑说道:“我自己来吧,你这两天挺累的,歇一会吧。”“不用。我能帮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吴凌烟在床边做好,将药抹到手上,轻轻的在楚修的伤口上擦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