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会即将召集所有帮会老大开会的事情很快传开了,各处的斗争很快平息了下来,大家都知道,各大帮派争夺伦敦地下世界绝对控制权的时候来临了。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而暴风会将会议地点选在暴风会总部维多利亚港,称王称霸的心思更是昭然若揭。

    很多人不由暗暗为逍遥武馆可惜,整个伦敦的组织都是被他们打下来的,却没想到给暴风会做了嫁衣,临到头什么都没有得到。

    逍遥武馆被烧后的第三天晚上,会议准时召开,之前安静的没有一丝人气的维多利亚港重新热闹了起来,一辆辆豪车在港口成排停着,四周的商场、赌场、店铺重新开业,顾客如潮。

    克拉克跟着老大张培伦来到方形建筑内,见整个伦敦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到齐了,有的人说说笑笑,有的眉头不展,像圣子堂首领威尔斯这样的则意气风发,大有在会议上一展拳脚的样子。

    他的目光望向大厅的深处,见里面有个议事的大堂,两侧摆着六把椅子,正上方的台阶上摆着一个能躺人的长椅,雕龙画凤,气势威严。

    罗马里奥当初应该经常在这张椅子上掌控整个伦敦的地下世界吧?克拉克羡慕的想着。

    “暴风会还真是一上来就搞事啊。”张培伦在旁边感慨道。

    克拉克诧异的道:“怎么了?”“上一次逍遥武馆召开会议的时候,给每个人都留了位置,只是让众人选择站队而已。但现在暴风会显然连废话都不想说了,直接给咱们一个下马威!”张培伦轻轻哼了一声,“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谁愿

    意在旁边站着,只怕会挤破头皮去争抢座位,但若是没有实力,又怎么可能坐稳那个位置?而坐不上去的,就像我们这些帮会,自然是上不了台面的一群人,还有什么资格和暴风会叫嚣?”

    克拉克有些恍然,暴风会这一招的确狠毒,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看不起你,但你能把我怎么样?

    “她就不怕惹了众怒?”克拉克诧异的问道。

    “我也很奇怪。”张培伦皱眉道,“暴风会并没有太大的战绩,实力也是最近才暴涨的,难道他们不怕有人掀桌子?”

    “或许就是因为怕别人惹事才这样虚张声势吧?”克拉克想了想说道。

    “快看,有人坐上去了。”周围突然指着大堂说道。

    克拉克看过去,见圣子堂的威尔斯笑眯眯的走进了大堂,还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然后在右侧第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人群里有人嗤笑了一声,小声说道:“真是找死,占了两三个店面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又有一人揶揄的道:“圣子堂最近风头很劲啊,西城混乱的局面说是从他们开始的也不为过。之前有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帮会,现在连一半都没剩下,他们也是居功至伟……”

    “又有人过去了,是独狼帮的帮主梅尔德。”

    独狼帮是西城规模不错的帮会,当初也仅比地狱党这些帮会稍逊一筹而已,比百扇门强上百倍不止。

    要说谁能坐到那个位置上,他或许就是人选之一了。

    众人以为他会直接坐下来,却没想到梅尔德直接走到了威尔斯面前,冷冷的对他说了一句:“滚!”

    威尔斯脸色一变,愤怒的瞪着梅尔德:“这里这么多座位,你干嘛偏盯着我这个!”

    “我再说一句,滚!”梅尔德冷哼一声,“还是说你想让圣子堂明天就在伦敦消失?”

    威尔斯一惊,这才意识到对方根本不是他能招惹的存在,他咬咬牙,扫了一眼外面一群幸灾乐祸的看客,脸上变得火辣辣的。

    终究还是抵不过梅尔德的威胁,他愤怒的站起身朝外走去。

    “切!”四周顿时一片鄙夷声,威尔斯脸色憋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赶走了威尔斯,梅尔德却没有直接坐到他的位置上,而是犹豫了一下,在右侧第三个位置上坐了下来。

    四周的人微微惊愕,不知道他是在谦虚,还是真的只配坐这个位置。

    “又有人去了。”克拉克看着一个五大三粗的人走进大堂,幸灾乐祸的说道,“是个没见过的人,估计又要被赶出来了。”

    张培伦瞥了他一眼:“那是巨石帮的隆德。”

    “巨石帮?”克拉克一惊,这才想起崛起速度比之前的逍遥武馆还要恐怖的新势力。

    看见德威,梅尔德连忙起身。

    德威和蔼的摆摆手:“坐下吧,我不是跟你来抢位置的。”

    梅尔德暗暗松了口气,等德威挨着他坐下后才重新坐了下去。

    “他竟然只坐了中间的位置。”张培伦惊讶的道,巨石帮现在算的上西城的第二大帮派,除了暴风会就是他了,原本以为他会当仁不让坐到头把交椅上,却没想到这么谦虚。

    德威进去后,脸色苍白却笑意不减的伦和神色阴郁的乔恩也接着走了进去,分别在左侧的第二个第三个位置上坐了下来。“勇士会解散后,乔恩基本上保持着之前的势力,伦和托尼各占了一部分资源和人手,不过他们三人也不过分了原勇士会三分之一的实力而已,暴风会占去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一……”旁边的人群有人看着

    一个高个瘦削的白脸男子走进去,幽幽的说道,“被亚尔佛利德占据了!”

    亚尔佛利德披着一件大衣,走路带风,步伐坚定、神色阴厉,给人一种上位者的威压和不可直视的感觉,让人望而生畏。

    克拉克不由心神驰往,做人就要做到这个地步才不枉做一场混混啊。

    亚尔佛利德目不斜视的走进大堂,伦四人的目光全部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伦脸上露出一丝饶有兴趣的笑容,随即收回了目光,显然对他也只是感点兴趣而已,却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乔恩目光有些复杂,亚尔佛利德和隆德一样,都是一夜之间窜起的,但其手段之狠厉,即便是他也心揪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