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医也有很多短板,细致严谨的系统化治疗方式同样意味着有很多麻烦,例如引发同一个病状的很可能是数个不同的病因,一套繁琐的检查做下来,病人受尽了折磨不说,病情说不定自己就好转了。ω δwww..至于治病方面,吃药不行的话打针,打针不行的话就手术,手术也不行的话那就真的无力回天了,很少有人会用中医这种独特的方式,爱玛能看得出来,房间内白色的烟雾正循着百丽尔身上的银针,慢慢

    的侵入她的体内。

    至于个人体质方面,也是她最惊奇的地方。

    如果说百丽尔所谓的厄毒体质还有待商榷的话,那楚修的抗毒体质就明明白白的展示在她面前了,换成任何一个人深处这么多毒药之中,只怕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中医,或许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爱玛不由自我检讨着。

    楚修选的这些草药虽然毒性很强,但跟他之前中的血毒曼陀罗还有些差距,所以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不过即便如此,长时间在毒药里泡着,依然让他有种头昏脑胀的感觉。

    两个小时候后,屋内的雾气淡了很多,药罐里也不再有雾气蒸腾了,楚修站起身,走到百丽尔身边,开始收尾工作。

    “这就好了?”爱玛问道。

    “差不多了,等她体内的药物扩散了之后应该就能醒过来。”

    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听到这句话,爱玛还是松了口气:“这么治疗究竟是什么原理?” “所谓的厄毒体质就是百毒不侵,百毒可养,她的身体本身就是一个大毒库,达到鼎盛时,甚至一口吐沫就能让人化成一滩浓水。”治疗已经完成了,拔针的过程比较轻松,楚修也就解释道,“但这个过程需要慢慢培养,甚至需要厄毒体质的主人主动吸收毒素才能让身体的基本机能继续维持下去。百丽尔如果一直不接触毒素还好,虽然活不过四十岁,但也不会给身边的人造成任何的伤害。但她却中了云蝶香

    。云蝶香彻底激发了她的体内的潜力,但因为二十年未接触过毒药的原因,她的身体对毒药渴求极大,吸收的云蝶香并不足以维持毒体的正常运转,这才导致她昏迷不醒。而你们检查不出来她体内含有毒素

    ,也是这个原因。”

    “那你的目的是让她的身体吸收足够的毒素?”爱玛皱起眉头,“那她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谁知道呢?”楚修的目的就是把人救醒,至于百丽尔的未来,并不是他能左右的。

    收完银针,他转身往外走去:“药渣让人收了吧,至于散发的毒气,应该也不会剩下多少,不用担心。”

    下午的时候,卡罗斯将百丽尔安置回自己的房间,等到了傍晚时分,里面传来了百丽尔细糯的苏醒声。

    客厅的楚修听见卡罗斯和爱玛的哭声,暗暗松了口气。

    虽然华夏历史上有过不少的厄毒体质出现,但他真正接触到却是第一次,治疗方式也没有任何实例借鉴,能不能成功也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所幸最终的结果算是皆大欢喜。

    等三人感情宣泄的差不多了,楚修推门走了进去。

    “楚少!”卡罗斯已经泣不成声了,摸着一把鼻涕对楚修说道,“我卡罗斯的这条命以后就是您的了!谢谢您治好了百丽尔!谢谢!”

    爱玛同样感激的看着楚修,早就没有之前半点蛮横的样子,认认真真的鞠了一躬说道:“楚先生,我为刚才对您和对中医的误会道歉,您是一个很优秀的医生,中医也是一种神奇的医术!”

    “不用客气,这是我答应卡罗斯的。”楚修平静的道。

    苏醒的百丽尔也好奇的看着楚修,显然已经从父亲和姑姑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她的眼睛的大大的,虽然刚刚苏醒过来有些无神,但配上她可爱的脸袋显得很迷人,像是童话人物一般。

    “我过来是嘱咐你们一些事情。”楚修对卡罗斯说道,“相比爱玛夫人已经跟你讲了治疗的过程,现在的百丽尔就像一个毒罐,浑身上下都带着剧毒,即便是唾液也能让一个成年人昏迷不醒。”

    卡罗斯和爱玛面面相觑,显然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

    “所以以后你们最好让她一个人住,吃饭、游玩的时候也要时刻注意。”

    “我明白了!”卡罗斯点点头,对他来说,女儿能醒过来就好,即便生活上有些不便也没什么好埋怨的。

    “那有没有解决的方法?”爱玛担忧的问道。

    楚修微微沉默,历史上的确有人通过一些途径控制了自身的厄毒体质,但都是通过修行的方法,即便是他对这些功法也不是很清楚。

    “我会想办法的。”楚修没有一口答应下来。

    卡罗斯和爱玛不由面露失望。

    “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楚先生。”百丽尔虚弱的开口道,脸上多了些好奇,“听说楚先生不畏惧任何毒素,是真的吗?”

    “说不上任何,只是对一些普通的毒素有一定的抵抗力而已。”楚修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回道。

    旁边的爱玛翻了个白眼,如果说三分三、卜芥什么的都是普通的毒素,那还有什么毒算得上毒?

    百丽尔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轻轻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谢谢楚先生。”

    说完又看向爱玛问道:“爱玛姑姑,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跟我一样中毒的那些同学怎么样了?”

    爱玛微愣,脸上露出一丝悲痛:“他们已经去世了。”

    “是吗?”百丽尔眼睛更加暗淡,沉默了很久之后才说道,“爱玛姑姑,有时间带我去祭奠一下他们吧。”

    “好,都听你的。”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要回学院。”百丽尔又说道。

    爱玛面露难色,但还是点头应了下来:“我会尽量跟学院争取的。”

    百丽尔满足的笑了笑。

    见她情绪稳定,并没有出现特别的症状,楚修也不在多呆,告诉不放心的卡罗斯他这两天都会过来后,便一个人回了逍遥武馆。

    半路上却接到了吴凌烟的电话,挂了电话后楚修的眉头皱了起来,告诉司机直接去神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