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这里呆着吧。.『.”柳岩见状伸手拦下众人。

    “门主!”她身后的男子急忙道,“您怎么能和那小子单独相处?”

    柳岩甚至没回头看一眼,淡淡的说道:“怎么,这个距离你们还能让我受伤不成?”

    “那……那倒不是……”觉得自己的实力受到了质疑,男子又支支吾吾了起来。

    “那不就行了。”柳岩举步往大堂内走去。

    楚修听见两人的谈话,脸上多了些冷笑。

    柳青门的门主柳云和大师兄轩辕行风同时被毒死的消息他也听说了,同时也知道柳青门将这两件事都算到了他的头上,恨不得食其肉唾其骨,所以才会表现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但只有他这个“假凶手”才知道“真凶手”是谁,要不是追求最大化的利益,谁会冒险杀死这样两位高手?

    “楚少,好久不见。”柳岩摇曳着肥臀款款走来,脸上的笑意让人丝毫察觉不出她跟楚修有过几次纠葛,“恭喜楚少掌控伦敦地下世界。”

    “也恭喜柳门主了。”楚修瞥了一眼院子里的人,不冷不热的道,“有这么一批忠心的手下。”

    柳岩轻轻一笑,脸上的妩媚顿开,她径直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笑着说道:“今天我是来跟楚少做生意的,可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所以楚少完全不用这么防着我。”

    “我先出去了。”月舞看见柳岩的样子微微蹙起了眉宇,又告诫性的看了楚修一眼才往外走去。

    楚修看到她的目光不由失笑,她敢将那副样子的乌茹娜推到他面前,怎么又开始防备起柳岩来了。

    更何况他自己对这种女人也是敬而远之的。

    目送月舞离开,楚修在柳岩对面坐下来,开门见山的问道:“柳门主想要做什么交易?”

    “我想得到emc大赛的一个参赛名额。”柳岩也没有含糊,笑着回道。

    “参赛名额?”楚修眉角一挑,诧异的看着她,“这次参赛是以神医堂的名字进行的,即便让你参加,最后获得胜利后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吧,柳门主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不妨直说。”

    “楚少还真是不解风情。”柳岩轻轻一笑,站起身朝楚修缓缓走了过去,直接走到离他不足二十厘米的地方才停下身体,而后微微弯下了腰。

    她胸前的两座高峰陡然垂了下来,雪白的峰峦展现在楚修面前。

    柳岩却似乎没察觉一样,将俏脸凑到楚修面前,吐气如兰的说道:“难得我还特意警告你。”

    她虽然披着外套,但只遮挡住了两侧的风光,反而展示在楚修面前的才是最壮丽的,楚修正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听见这句话一怔:“那张纸条是你写的?”

    柳岩嫣然一笑:“要不然呢,除了我还有谁能这么清楚的知道青云门的动向。”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青云门动向的,而且那张纸条的作用也没发挥出来,但那只是因为楚修看的太晚的缘故,但柳岩的善意倒是表达出来了,楚修神色稍缓,再次问道:“让你参赛没问题,不过既然是

    交易,想必你也准备好谈资了吧?”“当然!”见楚修答应下来,柳岩轻轻起身,笑着说道,“既然我已经参赛了,青云门想要再拦住神医堂的路,就代表着也想要拦住我的路,我自然不会答应——所以,神医堂需要的药材,柳青门都可以提供

    。”

    如果是别人说这样的话,楚修肯定欣喜若狂,但柳岩的话反而让楚修心生一丝戒备,她又是传信息又是提供药材的,难道真的只是为了一个参赛的名额,若不是,那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对付自己?

    看见楚修凝重的神色,柳岩扑哧一笑,绝美的脸袋如同月下花开一般,芳华无限。“楚少对我的戒心还真是重!”她重新走到楚修身边,微微凑到他的耳边,略带调笑的小声说道,“楚少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对你或者你身边的人出手的,毕竟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招惹你只会招惹无尽的

    祸端,这个我早有体会了!”

    也就说一旦有了十足的把握,她就一定会出手喽?楚修失笑,也不再多想,即便柳岩真的心怀不轨又如何,难道还能真把自己怎么样不成。

    “咳咳——”跟着柳岩来的男子看见柳岩跟楚修亲昵的样子,不爽的咳嗽了两声。

    柳岩翩然起身,款款往外走去:“楚少,就这么说定了哦,至于药材的事情,我会让人来交接的。”

    楚修也没起身,目光紧坠着柳岩肥硕的臀部,微微思索了起来。

    之前跟在柳岩身后的男子狠狠的瞪了楚修一眼,目光中尽是寒意。

    楚修没太在意,跟柳岩比起来,这些人简直就是不入流,他连柳岩都不妨在眼里,又怎么会去戒备这些小人物。

    月舞走了进来,狐疑的问道:“她来干什么?”

    楚修想起她刚才离开的眼神,不由好笑:“怎么,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月舞神色不动,“只是怕你上当受骗而已,这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小心把你吞的渣都不剩。”

    “还说没吃醋。”楚修莞尔,伸手将要把她揽到怀里,却陡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清脆悦耳又略带惊喜的声音:“楚修!”

    楚修伸出的手一颤,整个人差点没栽倒下去。

    他扭头朝外看去,见露西满脸喜色的冲了进来,不由摇头苦笑,韩若曦在国内的,他有必要吓成这样吗?

    见楚修满脸糗态,月舞捂嘴轻笑,随后又轻轻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露西过来,他就要拉着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亲昵了。

    “楚修!”露西一步踏进大厅,也不管月舞在,直接张开双臂抱住了楚修,嘴里欣喜的问道,“你想我了吗?”

    月舞脸上的笑意微微消散,轻轻的哼了一声。

    楚修有些尴尬,伸手抱住也不是,推开也不是,只能抽身往后退:“露西,你怎么来了?”“当然是来看你了,你都不去学校看我。”露西不满的哼了一声,但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半分消散,轻轻离开楚修的怀抱,垫脚在他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随后又调皮的道,“既然你不来找我,那只有我来找你

    了!”一触既分的柔软触感之后,楚修还能感觉到脸颊的湿意,他微微侧过头,看见了月舞寒冷的眸子,不由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