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帝国的人还真是胆大啊。”楚修打了个哈哈,赶紧把露西扯开,“毒狼还没被抓到,你母亲怎么敢让你出来了?”

    “指使毒狼的人不是已经被你铲除了嘛,没关系的。”露西轻轻拍着楚修的肩膀,大有赞赏他帮自己报仇的意思,“而且有你在我身边,又有谁能把我怎么样?”

    “是吗?”楚修莞尔,朝站在门外的保镖示意了一下,“那这是怎么回事?”

    露西撅起嘴,有些不满的道:“这是我哥哥给我安排的,那个人,就是喜欢大惊小怪。”

    说完又搂住楚修的胳膊兴奋的道:“楚修,今天我过来是帮你的。我听说你的药材仓库被火烧了,所以联系了一些药商,你需要什么都可以跟他们要。”

    “药商?”楚修诧异的道,“他们应该是卖西药的吧,我们应该用不到。”

    “是原材料制造商。”露西撇嘴,“你觉得我有这么笨吗?”

    楚修失笑:“那倒是好,我们这需要这些,等会你将那些制造商的联系方式给我,后面就由我们来接洽就好。”

    同时又有些失望,要是露西能早来一步,他也不必让柳岩加入团队来,柳岩的医术虽然不错,但在不知道她的真正目的之前,楚修总有些担心。

    “帮你的人还真是多啊。”之前也听见柳岩来意的月舞幽幽的说道。

    她之前还担心楚修没办法弄到药材让神医堂无法正常运行下去,现在看来完全就是杞人忧天了。别人努力找都找不到的伙计,这些美女却上赶着往他手里送,还真是气死人!

    楚修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她满脸狭促,不由苦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露西听不懂月舞在说什么,回头看了她一眼,友好的笑了笑才又对楚修说道:“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露西从兜里拿出一张红色的卡片来,笑着说道:“今天晚上我们学校的学生组织的晚会,你跟我一起去参加吧!”

    “晚会?”楚修轻轻摇头,“神医堂现在麻烦很多,我可走不开。”

    “只是晚上一小会儿,应该没问题吧?”多少人巴不得跟自己参加这样的晚会呢,楚修却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露西嘟着嘴不满的道,“难道你忍心看着别人出双入对的,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过去?”“神医堂的事情有叶寻欢在,武馆的事情有我在,没问题的。”虽然对楚修总能招惹这么多美丽的女子青睐有些不满,但月舞却不会因为吃醋而在大事上含糊,露西的身份她也知道一些,有这样的女孩帮助

    楚修,楚修在伦敦的事情也会容易很多。

    现在多了一条药材购买的渠道不就是明证吗。

    月舞接着说道:“而且汉斯这些人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冒出来了,除非他们真的不想活了。”

    “谢谢姐姐!”听见月舞竟然帮她说话,露西看月舞的目光更加和善了,跳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说道,“姐姐真好,我叫露西!”“叫我月舞就行。”月舞看着露西脸上毫无伪装的笑意,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很多,她不喜欢柳岩那种蛇蝎心肠、心机似海的女子,但对露西这样的女子却很有好感,反握住她的手说道,“今天晚上楚修就归你

    了,如果他有什么地方不顺着你,你告诉姐姐,姐姐帮你出气。”

    这话听着就像是楚修是她的人一样,露西闻言一愣,狐疑的看了楚修一眼。

    或许连月舞自己都没注意到,她跟楚修之间,早就不是普通的医患关系了。所以她并没有注意到露西眼中的异常。

    不过露西也只是微微疑惑而已,化妆后的月舞并不算漂亮,她不觉得楚修会对这样的女人有感觉。

    “听见了吗,月舞姐姐说你今天归我了!”露西朝楚修轻哼一声,吐了吐舌头。

    楚修轻轻摇头,看向月舞:“真的没关系?”

    “当然,难道伦敦没了你就不转了不成?”

    “那好吧。”露西主动过来帮忙,如果这点小要求他都不答应,也太不近人情了,“你告诉我地点,晚上我去找你。”

    “不用,反正我今天也没事,就在这里陪你吧。”露西笑着说道,“这几天我母亲都不允许我出来,可真把我憋坏了。”

    “那也好,不过有些枯燥就是了。”楚修笑道。

    露西却毫不在意:“没关系,只要能看着你,就算一年也不会枯燥。”

    楚修再次感受到月舞冷冷的视线,脸上的笑容不由一僵。

    下午的时候,柳青门的人运来一批药材,并和相关人员敲定了下批物资之后才离开,做足了诚意。

    露西交给楚修的那几个材料商在接到他们的电话后也满口答应了药材的事情,价格甚至比柳青门的还要低。

    神医馆目前最大的困难迎刃而解,而且在受到封锁的情况下还能找到这么多的门路,让下面惶惶不安的工作人员终于松了口气,精神高涨了很多。

    作为会长的叶寻欢又出面鼓动了一下士气,言明对方不想看到中医崛起的情况下,他们参加比赛、赢得比赛的重要性云云的,神医堂的工作人员基本上已经恢复了差不多了。

    楚修见状也不再担心,跟着露西朝伦敦皇家学院走去。

    在他看来,既然是学生举行的晚会,最多也就是跳跳舞聊聊天什么,顶多出现纠缠露西的男同学,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麻烦,但是当他到了以后才发现事情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子。

    晚会的地点在学校旁边的一个五星级大酒店——托尔斯酒店,整个酒店似乎都被包场了,大门只有一处开放,凭请柬进入!

    而在酒店的上方扯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伦敦皇家学院慈善晚会。

    “慈善?”楚修脚步一顿,诧异的看着露西,“你怎么不早说,我可一分钱没带!”“没关系的,只是这些有钱公子搞的噱头而已,咱们不用搭理他们。”露西挽着楚修的胳膊,半个身体都贴在了他身上,凶前的两座高峰也毫不避讳的压在楚修的胳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