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但想想也就明白了过来,这类医术的比赛有着很强的专业性,市民的官方关注度并不高,但如今突然冒出了一个新类型的医院,而且还不属于他们英伦的,让比赛本身的冲突性多

    了起来,而有了冲突,对观众来说,自然就有了趣味!

    但观众对中医感兴趣,可不代表着就希望看到中医胜利,相反,估计所有人都想看到中医惨败的样子,这样既满足了他们的恶趣味,也不会挫伤他们的爱国情怀!

    记者瞬间悟透了其中的关键,朝工作人员做了个ok的手势,接着说道:“参加emc大赛的中医医院叫做神医堂,是最近在伦敦兴起的医疗组织……”

    没过多长时间,场地里很多的镜头都对准了神医堂即将进行的场地,但大部分的记者都没说出什么好话来。“众所周知,现在的医术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医疗器材的辅助才能确定人体内的即便,但中医反其道而行之,只依靠医生个人的经验,通过把脉的方式进行诊断,然而治疗,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实在难以让

    人苟同。不得不说,中医的没落是在一个必然的趋势,而这群扬言要发展中医的华夏人,究竟能走到哪一步呢?请大家拭目以待……”

    “我们征询了相关的工作人员,他们也说不清这些中医获得参赛资格的原因,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肯定的说,神医堂撑不过第一轮的比赛……”

    楚修等人不知道比赛还没开始,他们就成了全场关注的焦点,或者说即便知道也不会太在意,他们正准备入场时,却在体育馆前旁道了巫医门的一行人。

    “楚修哥哥!”灵儿看见楚修,兴奋的跑了过来。

    “灵儿。”好长时间没见到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女,楚修也很高兴,“你怎么来了?还有欧阳师伯。”

    随后看了一眼九灯和雪妩,却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雪妩冷哼了一声。

    “能看到你们将中医做到这一步,我也很欣慰,所以就带着他们几个过来看看,顺便给你们加油打气。”欧阳龙笑着说道。

    “先不说这个,楚修哥哥,你为什么同意这个狐狸精加入你们?”灵儿一指楚修身后的柳岩,嘟着嘴不满的说道,“你们要是人手不够,完全可以到我们巫医门搬救兵啊!”

    说完一拉旁边的雪妩说道:“你看看我师姐怎么样,不要说给你打下手,做其他的也可以哦!”

    雪妩一皱秀眉:“灵儿,别瞎说!”

    说完又冷冷的瞥了柳岩一眼:“我的医术怎么能跟柳门主相提并论呢?”

    她虽然看不惯楚修,但对柳岩这个女人的恨意还要更大一些,更何况她也不喜欢柳岩的做派。

    柳岩淡淡一笑,对两人的明朝暗讽毫不在意,也根本没有反驳的想法。

    九灯同样疑惑的看着柳岩,望向楚修的目光更多了些冷意,难道柳岩看上了这小子不成?那样的话,他也要尽快下手才好!

    柳岩,他是决不允许任何人染指的!

    楚修瞥了柳岩一眼,今天的柳岩穿的并不像往常那么暴露,外面一件白大褂将所有的好身体都掩盖住了,但是她妩媚动人的脸袋依然吸引了周围不少的目光。

    她浑身散发的熟透的水蜜桃的气质,并不是一两件衣服就能遮挡的!楚修很快收回了目光,笑着对灵儿说道:“以灵儿的医术,要是让你也参加,这些西医还怎么活?况且这是英伦医院的对决,而不是中医和西医的对决,如果我们要倾中医之力才能赢过这些医院,就算赢了

    又有什么意义。”

    苏秦、叶寻欢、他、柳岩,即便不能代表中医的顶级水平,也算的其中的佼佼者了,如果他们都没办法胜过这些医院,即便给中医造再大的势又有什么用?

    中医要向立足长远,自身的发展才是最重要的,倾一国之力去赢三十一家医院,并非楚修的初衷。

    “楚修说的对。”欧阳龙认可的说道,“要是只为了夺得胜利,有很多的方式,最重要的是要世人看到中医的真正作用。”

    灵儿虽然依然有些不满,但楚修的恭维还是很受用的:“好吧,那我就不给你添乱了。”随后又瞪了柳岩一眼:“还有你这个狐狸精,你要是敢给楚修哥哥添麻烦的,我师姐是不会放过你的!”

    柳岩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望着灵儿的目光多了些锋芒。

    灵儿却毅然不惧,又是哼了一声。

    “好了,我们去观众席吧,比赛的时间快要到了。”欧阳龙说道。

    “楚修哥哥,加油哦!”灵儿朝楚修握了握拳头,又突然凑到楚修耳边小声说道,“我住在希尔顿酒店1707房间,跟雪妩姐住在一起哦,如果你想要夜袭,随时欢迎!”

    随后嘻嘻一笑,跳着离开了。

    楚修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雪妩,见她依然是那副皮衣皮裤的打扮,上衣领子敞开着,露出里面被高峰撑得鼓鼓的白色衬衫,她丰满的大腿将皮裤崩的直直的,性.感匀称,小巧的臀部更是挺翘……

    似乎感受到了楚修的目光,雪妩的眼神冷了很多。

    楚修连忙收回目光,跟欧阳龙等人打了个招呼后,朝体育馆内走去。

    至于灵儿说得事情,他倒是想去夜袭,不过考虑一下雪妩的性格,还是算了吧!

    ……“大家好,我们是这次大赛的讲解员,我是你们熟悉的敏……”在主席台一侧的一个小棚子里,三个人的影像被投放在大屏幕上,因为这种医术比赛会涉及到很多专业性的知识,他们是专门负责向观众讲解传

    达的。

    另一个男子接话道:“我是邦德。”敏朝中间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示意道:“坐在我身边的那位呢可是一位大人物,他既是罗尔斯医院的名义会长,也是伦敦医科大学的副校长,同时也是英伦医学协会的成员——华尔福先生!华尔福先生您

    好,非常感谢您能为我们讲解相关的医学知识。”“主持人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