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他们在诊病这一块真的有点本事又如何?”简似乎才回过神来,轻哼一声说道,“但也就是诊病而已,西医之所以能称霸世界,成为绝对主流的治疗方式,是因为它的治疗效果!神医堂这一轮也不过是

    走运而已,但下一轮就不好说了!”

    她戴的麦没关,这句话传到了整个现场,众人闻言不由大点其头,是啊,就算这一轮真给神医堂得了第一又如何?他们就是治病的环节了,他们未必就能通过。

    诊病嘛,可以说中医对人体的构造很精通、很熟悉,有很大的优势,但治病可不是知道这些东西就有用的,它需要实实在在的手段和方案,西医无疑在这上面更胜一筹!

    众人想到这里,脸上又不由的露出一丝笑容。

    就让神医堂得意一会儿,等会肯定会被涮下去的。

    众人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

    刘成和和马树坤看到大屏幕上的数据时,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了,他们原本以为神医堂能撑得过第一轮就算不错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们竟然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第一!”震惊之后,就是巨大的欣喜,两人也不管周围质疑的声音,哈哈大笑道,“真的是第一!”“哈哈,树坤,看来我们小瞧这些小朋友了!”刘成和手按在膝盖上,略显激动的说道,“这是团队的比赛,如果但靠刘正海和白超根本获得不了这么好的成绩,也就说这些小朋友在诊病方面也很实力,哈哈

    ,不错不错……”

    马树坤也认同的点着头:“看来是我们小瞧人了,想想也是,白超和刘正海这样的身份,又怎么会带着一群人来这么重要的场合胡闹?”

    “也幸好我们没有拂袖而去,要不然怎么能看得上这样的好戏。”刘成和朝四周看去,见众人群情激奋的样子,心里更加开心,“看看这些人,正为所有的西医被压制而愤怒呢。”见刘成和有心情看笑话,马树坤无奈的笑了笑,随后又有些担忧的道:“不过诊病是中医很重要的一环,如果经验足够丰富的话,的确会比西医纯靠机器快很多,所以这一轮是我们占着优势呢,但下一轮还

    能不能赢下去就不好说了。”西医的内科也是根据各种体征来推测病人所患疾病的,但更多的是根据病情来推测,一旦病人病情不明朗,还是要将方法堆积到仪器上面。而中医的诊脉经历了数千年,早就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系统,虽然

    有诸多限制,但的确比西医便利很多,所以马树坤的话倒也不错。

    刘成和认同的点点头:“的确,中医的治疗更多的是通过针灸、药疗等,手术发展的程度并不高,但真正的医术实力,反而看的就是这个。神医堂的这几个年轻人能做的哪一步实在不好说。”

    “何止是他们,即便是白超和刘正海也不好说。”马树坤叹了口气,“毕竟中医的缺陷,还是很明显的。”世人之所以不相信中医,就是因为中医老是玩虚的那一套,而西医的手术却是实实在在的摆在那,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很少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但中医的这一块却是薄弱点,历史倒是有很

    多名医名事,例如华佗刮骨疗毒、孙思邈截肢保命等等,但像这样一代医圣般的天才又有几个?

    想到这一点,两人不由暗暗摇头,心里的担忧又重新冒了起来。

    “再看看吧,这些人连第一都能取得,说不定还能创造奇迹呢!”刘成和虽然这样说着,但语气有些虚,似乎连自己都不信。

    ……

    造成轰动的不止场内,场外的记者看到神医堂竟然夺得第一的时候,也惊得下巴都掉了下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我们本以为绝对不会撑过第一轮的神医堂,不仅成功晋级,而且还夺得了第一名的好名次!”记者们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就像闻到了腥味的猫一般,快速的蜂拥到离神医堂最近的位置

    ,让摄影师将楚修六人的相貌清晰的播到电视上,希望能将收视率再拔一节!“是中医在诊病的方面独树一帜,还是这六人另有其他过人之处呢,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结果无疑在告诉我们,这场比赛远远不想我们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而接下来的比赛会不会还有这种惊人的状况发

    生呢?请大家拭目以待!”

    “根据以往的经验,下一轮就要比赛真正的治疗过程了,而我们看看神医堂,所带的也不过一些基本的手术工具而已,这样真的能治病吗?”“大家请看,下一场的比赛使用的是人偶道具!”一个华夏记者示意镜头对准发给参赛人员的道具,面带担忧的说道,“使用这种道具的情况下,神医堂之前的把脉诊病就无用武之地了,而在连病情情况都不

    清楚的情况下,他们又该如何治疗呢?难道中医的emc大赛,就要止步于此了吗?”

    ……

    当神医堂的名字出现在大屏幕第一的位置是,即便是以白超和刘正海的年纪,也不由狠狠的兴奋了一把,紧紧的握紧了拳头“耶”了一声。

    但是两人回头看见楚修四人连眉毛都没动一下的样子,不由为自己小孩子一样的举动赧颜,同时纳闷的问道:“难道你们不激动吗?”“上一轮的比赛对我们有利,获得这个名次也是应该的。”楚修笑着说道,能获得第一,对神医堂的宣传的确很多好处,但他还不会被这种小胜冲昏了头脑,他的目标可是这次大赛的冠军,“之后的比赛对我

    们就未必那么有利了,甚至我们还要做好被刁难的准备。”

    白超两人又看了其他三人一眼,见他们也是一副“取得第一也是理所当然”的模样,不由苦笑,还真是嚣张的年轻人。

    但他们又不得不承认,他们都有嚣张的资格。单说这次的把脉,即便他们这些从医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医生也需要竭尽全力才能确认病人身上所有的病症,不过楚修等人才多大?给多少人治过病?但他们的表现却丝毫不逊色于两人,这也只能用天才来

    形容。

    假以时日,他们未必不会成为中医界的泰山北斗!

    想到这里,两人对这才大赛又多了些信心。

    不过两人的信心还没维持多久,看到工作人员将六个模型抬到他们面前,他们的脸色顿时僵了下来。不止白超、刘正海两人,连楚修四人也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