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中医所学颇杂,但每个医生还是有自己的绝活的,就像刘正海被称为“刘一刀”,白超的“续命*”,其实都是他们在某个领域精通的明证。『『ge.

    就像古代江湖的名号,总是跟各大高手的成名技有关。

    而现场之中,苏秦对药性理解的更透、叶寻欢偏于速疗,而楚修更喜欢针灸,但他们的这些特长,面对此时的道具就变得束手无策。

    难道你要对一片橡胶针灸、施药?

    倒不是他们只会这些,只不过正是有这些手段,他们才有把握跟顶级医院比试,现在却束手束脚的多,胜算自然大打折扣。

    况且他们现在连把脉都没办法进行,又怎么能确认这些“人”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这刁难来的有些快啊。”叶寻欢不满的说道。

    楚修也没想到作为评委的组委会会这么干净利落的给他们使绊子,偏偏他们还没办法叫屈,因为大家都一视同仁,凭什么要给神医堂特例?“怎么办?”见周围的几个医院医生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们,现场的观众也全是一副看笑话的姿态,白超有些茫然的问道,“这样根本没办法确定哪个地方出了问题,而且他们的评分原则,应该也完全就是西医

    那一套!”所谓西医那一套,就是分科治疗。其中内科学的消化科,呼吸科,内分泌科等等,外科学的皮肤科,肛肠科,脑外科,神经外科;骨科等等,如果是这其中出现了问题,治疗方式自然要按照西方的理论,

    需要做手术的,则要看摘除技术、缝合技术等,而如果想用中医的治疗方式,唯一的结果就是鸡飞蛋打。

    模型不是人类,没办法用治疗效果让评委闭嘴,他们自然就能可操作的空间。

    所以说楚修等人要想赢,不仅要找出模型哪里出了问题,并且治好了这些问题,还要用西方的治疗方法,彻底要这些人认同。

    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小。

    所以白超等人才会这么愁眉不展。四周的医生才会如此幸灾乐祸。

    “用手感觉这些模型之间的差异吧。”困难摆在面前,想再多也没用,楚修当机立断的说道,“先找出具体哪里出了问题。”

    “用手?”刘正海有些惊愕,“不要说模型,即便是人类也不好用手感知吧?”“难道你还有其他的方法?”这些模型都在尽可能的还原人类,无论是身体内器官的构造还是皮肤的弹性,所以倒是给了楚修他们一丝机会,楚修走到一个模型前,快速的在它的表面上按压了起来,记住了

    感觉之后,又走往下一个模型。

    “这的确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叶寻欢笑着说道,又朝四周示意了一下,“而且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几人看向四周,见大部分的医院已经完成了检查的阶段,开始正式给病人治疗了。

    “六个病人,病情不可能全部在一个部位,大家多注意不同的方向。”柳岩淡淡的说了一句,来到一个模型前开始拿捏起来。

    苏秦没有说话,走到楚修身边,同样开始找模型的病症。

    白超和刘正海相视一眼,脸上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敬佩。

    他们以为楚修等人年轻,即便属于天才医术高超,但论起人生阅历、韧性方面要跟他们的有很大的差距,却也没想到在他们都绝望的时候,这些年轻人依然没有半点放弃的想法,迎着困难也要往前冲。

    这让他们在自惭形秽的同时,也不由恍然,怪不得在外面举步维艰的中医,能在他们的推行下走到世人的眼中!

    如果说他们之前来是因为吴凌烟给的条件优越的话,那么这一刻,两人心里不由多了些豪情万丈,传扬中医的路即便再难走又如何?难道他们还不如一群年轻人有胆量?有气魄?

    两人也不再多想,转头加入楚修等人的行列。

    “他们在干什么?”见神医堂等人愣了很久之后突然开始摸起模型来,简诧异的问道。

    华尔福想了想才道:“中医在人体研究方面还是颇有建树的,这些模型都在尽可能的还原人类的躯体,他们是想通过触摸感知病人哪里出了问题。”

    神医堂之前的晋级让简大感没面子,听见这句话后不由嗤之以鼻:“真是搞笑,要是这样也能查出病人的问题出在那,还要这么多机器干什么?”

    华尔福虽然觉得这话过于武断,但也没什么好反驳的,虽然有很多正骨医生对人体的构造很清楚,但那也是因为骨头很好摸,但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找出人类身体的其他疾病,就有些无稽之谈了。

    “这是胸下肋出了问题。”叶寻欢指着一个模型说道。

    楚修点点头,他之前摸过了,也觉得是同样的问题,又看向苏秦和柳岩两人,却见两人都摇了摇头。

    楚修没太在意,作为女子,苏秦会尽可能的减少与病人的身体接触,要不然上次给楚修按摩也不会那么折磨人了,所以她对摸骨这方面有欠缺也是情有可原的。

    柳岩想必也是如此。

    倒是白超和刘正海面露喜色,指着其中的两个模型说道:“这个是小腿骨折。”

    “这个是痔疮。”

    楚修点头,指着另一个说道:“这个胸部很硬,应该是茹房癌。”

    他指的是一个女子的模型,说这话的时候引起柳岩的笑意,妩媚又大含深意的牟了他一眼。

    其他人倒没当回事,指着最后一个:“这个呢?”

    叶寻欢摇摇头,白超和刘正海也摇了摇头。

    楚修也拿不准,对几人说道:“这四个已经探知病情的就由你们来处理吧,尽可能的贴近西医的治疗方式。”“好!”现行的中医在很多方面都绕不开西医,例如消毒、基本的医疗器械等,所以这里的人倒是对西医有很大的了解,而且自从上次楚修展示了他中西医两方面的知识后,苏秦和叶寻欢都在加强西医方面

    的学习,这时候倒不会被难倒。

    柳岩更是自信,直接选了被楚修指出*癌的那个。

    刘正海和白超的西医理论相对薄弱,但也并不是所以的病情都是西医行的通,刘正海的“留一刀”可不比西医的手术能力差,他选择了骨折的病人。

    每个人分配了任务之后,很快投入了具体的治疗之中,楚修却盯着面前的模型皱起了眉头。又摸了一遍,他依然没找出病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