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有医院开始提交模型了。

    叶寻欢似乎进行的很顺利,朝楚修看了过来,脸上带着询问的神色。

    楚修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不用帮忙,闭上眼,将手贴在模型的胸口处。

    “神医堂每个人都分配了一个模型,似乎查看出了他们的病情啊。”主持台上,邦威有些诧异的说道,“难道他们真的能通过触摸就能确定病情?”

    “也说不定是在故弄玄虚。”简不乐意的道。

    华尔福倒不觉得楚修等人是在故弄玄虚,毕竟一会就要出结果了,但想到这群年轻人竟然真的能找出病症,他又是惊愕不已,这时候才确定真的小看中医了。

    或许在微观方面中医不如西医具有科学性,但在宏观方面,他们显然有别具一格的见解。不过即便这样又如何?华尔福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这模型中有一个疾病,是仪器也没办法查出具体病情的,需要经验丰富的医生根据大量的数据来分析出病情,神医堂即便再厉害,难道还能查出这

    个病来不成?

    而只要这一关过不了,他们想要晋级下一轮根本没可能。

    真气从楚修的手里缓缓散开,没入模型之中。

    他一方面控制不让真气外泄,以免被外人察觉出异样,一方面也担忧这种方式管不管用。

    他以前从来没用过这种方式,毕竟真气的破坏力很强劲,一个不小心很可能破坏病人的身体组织,但这时候对着模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寄希望于他对真气的感知力和真气本身的敏感度。

    五六分钟后,他脸色一喜,抽回手来。

    但随后不由大骂,怪不得他们之前查不出来,原本是在头盖骨上有问题。

    而且这问题还不是很大,如果不是真气偶然间破坏了那一块松动的地方,他根本就没办法察觉!

    楚修在心里问候了一下组委会的兄弟姐妹,也没有多浪费时间,快速的拿起手术刀,直接在模型的脑袋上切了一刀。

    紧赶慢赶之下,楚修等人终于没成吊车尾,在第七八名的时候交了任务。

    “他们竟然完成在治疗了?”观众席上一片震惊,大部分人觉得神医堂的人连把脉都没办法进行,肯定要完蛋呢,却没想到他们竟然还能完成治疗。

    “会不会是随便糊弄一下完事了?”

    “你刚才还说他们放弃了呢,结果人家得了第一!”

    “……”

    “华尔福先生,您觉得神医堂会是什么样的结果?”简也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担忧,连忙问道。“这次的比试对神医堂是个挑战。”华尔福的话一起,观众席就安静了很多,“虽然他们通过摸骨的方式来诊病,但能不能正确的诊病很值得商榷,而且这六个模型中有两个即便在西方的手术中也是极其复杂

    的,中医没有相应的设备,想要完成治疗犹如登天。”

    观众听见这句话不由暗暗松了口气,神情放松了很多。

    简也暗暗松了口气,随即笑道:“我们这么欺负神医堂,难道您不怕事后神医堂到医协告状吗?”华尔福瞥了简一眼,见她这时候还不忘奚落神医堂,而且还把他们也给扯上了,不由暗骂将这种人招来主持的工作人员,但脸上却依然笑意不减:“怎么能说我们欺负他们呢,大家都是一视同仁的,而且我

    们以往也不是没有用模型举行过比赛。”

    简也只是想要堵住神医堂想要用这种方式为自己失败辩解的嘴而已,才不管组委会是不是真的偏袒西医,很快就转移了话头:“各大医院也加快了速度,看来这场比赛很快就要结束了。”

    华尔福脸皮抽了抽,无奈的看了简一眼。

    没过五六分钟,所有的医院就完成了治疗,组委会开始正式的评测。

    因为这次有需要做手术的“病人”,组委会也没有将模型收上来,而是到每个医院的比赛区域去检测,所以简等人也跟了上去,一边观察一边将画面播放到大屏幕上。

    前面的医院检查大致相同,观众也没有太好奇的地方,等轮到神医堂的评测时,整个观众席上的人纷纷站了起来,伸长脖子看着大屏幕,似乎这样就能看的更清楚一样。

    简也兴奋了起来,但又不好直接看每个医生的打分表,只能问检测人员:“这位医生,您觉得神医堂的治疗怎么样?”

    检测人员抬头瞥了她一眼,重新低下头。

    简脸上稍露尴尬,但也知道自己这样有些破坏规定,眼珠子一转,突然将话筒递到了叶寻欢面前,笑着问道:“叶会长,您觉得神医堂能通过这次的比试吗?”

    叶寻欢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里虽然对她上次涮自己恨得牙痒痒,但终究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怒意说道:“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也相信组委会的公平性。”

    “也就是说您有信心通过比试了?”简脸上笑意更胜,眯着眼睛问道,“上局的比试神医堂获得第一的时候就很多人质疑你们作弊,要是这一次又晋级了,您就不怕会场的观众会将体育馆掀了?”

    见她用这种方式引导观众的情绪,叶寻欢轻轻一笑:“我相信组委会的威信,如果这群人连组委会都不相信,又何必来观看比赛呢?”

    “你们怎么没写上这些病人是谁治疗的?”正在这时,旁边的检查人员突然问道。

    叶寻欢一愣,下意识的看了楚修一眼。

    因为检察人员面前的模具,正是楚修负责的。

    华尔福看到这一幕不由暗暗心惊,难道坐在最后的那名最年轻的男子才是这群人领导者?

    无论在哪里,实力最强的人才最受尊重!而在任何医疗小组内,无论表面的领导者是谁,医术最高的那一个说话永远最管用。虽然叶寻欢是神医堂的会长,但在华尔福看来,他更可能是接管家族企业的医二代,而年纪稍长的白超和刘正海则最有可能是这个小组的领导者,也是他们最应该戒备的人。但是第一轮比赛的结果出来,

    他又推翻了这个推测。

    因为那两个出错的医生正是白超和刘正海,反而是最年轻的四个给出了最完整的答案。而且苏秦和柳岩的答案还要更完美一些,华尔福等人也就认为这两人的医术最强,但现在看来情况也并非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