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修哥哥他们呢?”灵儿才不管别人怎么评价,神医堂连续两次晋级,她也很高兴,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给楚修祝贺。 ̄︶︺sんцつ

    “下午还有比赛,他们参赛人员应该直接在体育馆里就餐。”欧阳龙见外场围着这么多记者,心想如果组委会还想下午的比赛正常进行的话,应该不会放那些医生出来。

    “哦,是吗?”灵儿呶着嘴,脸上尽是失望。

    “等晚上他们就会出来了,你着什么急?”雪妩拉住她往外走去。

    “神医堂这两局比赛赢得比较幸运。”九灯在旁边淡淡的说道,“晚上再见到他们时,未必就是庆祝,而是安慰了!”

    “臭师兄,瞎说什么呢!”灵儿不满的瞪着他。“九灯说的倒也是事情。”欧阳龙叹了口气说道,“楚修几人的医术都很了得,诊病对他们来说有些占便宜,所以得了个第一的名次,但这名次同时也将他们架在了火上,没看到第二轮组委会就有意为难他们

    了?只是这种情况下还是没能让神医堂淘汰,这群人肯定会收起轻视之心,开始重视中医了。”

    “这不是好事吗?”灵儿诧异的道。“是好事,但目前来说并不是好事。”欧阳龙道,“这是英伦帝国的比赛,不仅受普通的民众关注,也受到上层力量的观众,你觉得他们要是看见本土的医院输给了一个外来户,西医输给了中医,面子上能挂

    得住吗?心里会没有想法吗?”

    灵儿切了一声:“要是真让我们赢了,那也是我们的本事,他们有什么好抱怨的。”“话是这么说,但这个世界上哪有真正公平的事情?”欧阳龙知道灵儿天真,也不想将这些复杂的东西灌溉给她,但想到以后她若是掌管巫医门,肯定会遇到比这更黑暗的事情,还是继续说道,“神医堂以强

    悍的实力进入八强,谁能保证他不会夺得冠军?而为了将这种可能扼杀在摇篮里,他们今天下午出重手是必然的,所以你师兄才会说那样的话。”

    灵儿虽然天真,但也不是真的少不更事,听见这话轻轻哼了一声,没有再辩解下去。但随即又开心的笑了起来:“没关系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困难,楚修哥哥都能化解的,他肯定能拿到这次比赛的冠军!”

    欧阳龙哑然失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相信楚修,不过见她即便面对这样的龌龊还能表现出如此开朗的一面,也不由大受感染,欣慰的笑了起来:“哈哈,我也希望能够如此!”

    见欧阳龙如此宠溺灵儿,九灯眼中的冷意一闪而逝,脸上却尽是冷笑。

    即便你们对楚修再有信心又如何!胳膊难道还能拗得过大腿?emc大赛的评委方是绝对不会再让神医堂继续打他们的脸了,要不然英伦帝国谁还会买他们的账?

    雪妩的神色倒是极其复杂,她一方面看不惯楚修,想着他输了才好,但一方面又不忍心看中医就这么败北。

    不过她很快就将这些念头抛到脑后了,要不是灵儿非拉着她过来,她根本不会看什么emc大赛,楚修输赢又关她什么事?

    ……

    神医堂入围八强,叶寻欢等人顿时松了口气,白超更是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还以为这次没戏了呢!”

    楚修也暗暗松了口气,这次的对手比较强大,一旦他们之中有任何的错误,失败几乎是板上钉钉的,而这个结果出来,也证明他们本身的西医能力也有了不错的提高。

    但他同样明白,之后的比赛只会更加艰难。

    不过楚修并没有放在心上,如果战胜西医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中医也不会落到这么尴尬的境遇了,他有信心跟对方继续周旋下去。

    到了就餐的时间,几人被工作人员带到一个大厅,在一个圆桌上坐下来开始吃饭。

    白超和刘正海两人依然兴奋的讨论着刚才的比赛,叶寻欢眉头紧锁,似乎担忧着接下来的比赛。

    倒是楚修身边的苏秦安安静静的小口吃着饭,既没有半点紧张,也没有一丝激动,似乎刚才的那些事情跟她无关似的。“没看出来楚少的西医医术这么厉害。”柳岩对桌上的食物视为不见,目光在叶寻欢几人脸上扫过之后,对楚修说道,“楚少负责的那个模型病情,只怕放在西医里也是棘手的问题吧,却被你轻而易举的就解

    决了。”

    白超两人停下话头,想想之前的细节,也不由佩服道:“的确,那个模型没有人能查出来是什么病情,楚少不仅看出来了,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治好,真是了不得。”

    这么重量级的比赛,要说没有一两个病情是为难人的也不可能,他们复杂的病情虽然杂,但并没有什么难度,唯一的玄机估计就是在楚修负责的那个人偶里面了,所以这次的胜利楚修可谓居功至伟。

    可惜的是他们当时都在忙着自己的治疗,倒是没注意到楚修是怎么做的。楚修笑了笑说道:“我们是一个团队,即便我个人做的再好想要拿到这个晋级名额也是不可能的。柳岩门主洋洋洒洒的写了十几种缓解乳腺癌的方法,不仅囊括西医的,还有很多中医的见解,当真是令人佩

    服;刘医生不愧‘留一刀’的美名,无论是摘除、缝合还是剔骨都做的完美无暇,要不然也不会得到历来以外科自傲的西医评委认可;还有白医生的治疗,也很多独特之处……”

    刘正海两人没想到楚修竟然还有暇余观察他们,听他所说之处正是两人颇为自得的地方,不由笑着谦虚起来,脸上却不乏得意之情。

    柳岩眼里的凝重却多了几分,她之所以参加这个大赛,可不是真的要给神医堂作势,而是有着自己的算盘,但要是形式继续这么下去,她的目的很可能会功亏一篑。

    她的目光在桌上的几人身上转了一圈,微微思索了起来。

    “呦,你们就是神医堂的人吧?”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一群白打怪医生走了过来。楚修等人放下刀叉,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