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轮的比赛已经开始了……”主持台上,简、华尔福、邦威已经就位了,简收拾了之前被惊吓的心情,重新报道了起来,“这一轮胜出的医院,就能晋级前四强,参加明天的半决赛、决赛。而与之前输掉

    的医院不同,但凡进入前四强的医院,都有资格获得‘医术一流’的称号,成为世界红十字会的合作医院,个别医生有机会加入医协组织……”

    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明天的比赛之后,简快速的收回了注意力,问旁边华尔福:“华尔福先生,我发现下午的观众比上午少了几乎一半,您觉得是什么原因呢?”

    华尔福瞥了简一眼,不相信她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还是胡诌道:“并不是所有的观众都对医学有了解,或许是觉得太枯燥吧,他们才会离开。”

    简对他的回答不满意,哦了一声道:“我还以为是因为大家都不想看到神医堂获得比赛呢?”你知道还问!华尔福嘴角抽了抽,哈哈一笑道:“怎么可能呢,医学无国界,只要是能治病救人、为市民的生命安全负责,谁赢谁输又有什么关系?而且工作人员已经组织外面的围观群众进体育场内观看了

    ,相信过不了多长时间这里的人会比上午还多。”

    “是的,我也看到这种情况了。”简兴奋的点点头,看着一*涌进来的人群说道,“不过我很好奇他们为什么突然想要观看下午的比赛,您觉得他们是想看到神医堂赢呢,还是想看他们输?”

    华尔福挪了挪屁.股,不想理会这个跟神医堂杠上的娘们。劳尔宾被剥夺评委资格的事情他也听说了,他不觉得自己的势力能比劳尔宾强多少,也不想没事去招惹神医堂。也就简,仗着自己的女人的优势以及即便得罪了神医堂也没事的想法,敢时不时的拿话挤兑

    他们两句。

    或许是看出了华尔福的尴尬,邦威结果话头说道:“华尔福先生,这一轮依然是模型治疗,这在以往的比赛中是很少出现的,您觉得神医堂能像上一次那么诊病并且治疗吗?”华尔福摇了摇头说道:“大家能看到,各大医院并没有像之前那么给‘模型病人’检查身体,而是直接做全身扫描,这是因为这一轮的比赛方式是术后恢复、检查和清除工作,虽然中医的摸骨很很厉害,但遇

    到这种情况也是没有的,而且你们看到各个医院四周的工作人员了吗,他们是负责监督的,如果医生在治病过程中有不规范的行为,会减少他们的总分数。”

    “……”邦威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针对的也太明显了。

    然而即便是这样,华尔福心里却依然没有半点幸灾乐祸的想法。

    因为神医堂很显然有更加神秘的探病方法。

    上一轮的五个模型中,有一个是关于脑部骨头坏死的,这种情况下摸骨根本没没用,但他们依然能发现病情,并且处理的方式跟其他医院也没什么差距,这才是最让他们好奇的。

    他们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在不用极其精密的扫描仪器的情况下查出病情。

    然而神医堂就是做到了,而且做得相当好。

    这让评委们在惊奇的同时,也很好奇他们究竟用了什么方法。

    而这一轮之所以还用模具,或许有刁难神医堂的想法,但也未必没有试探一下他们究竟用了什么方法的用意。

    只是这些华尔福没办法对外人讲。

    “神医堂有动作了。”邦威见楚修走到模型前,连忙拿起名单看了一眼,说道,“是一个叫楚修的医生,不知道他会怎么办?”

    华尔福的精神也跟着一振,紧紧的盯着楚修的动作,想要瞧出一丝端倪来。

    倒是简撇了撇嘴,看向楚修的目光尽是厌烦,之前怂恿李察德的事情之所以没有成功,也是因为这个家伙!

    楚修走到一个模型边,拿起一根听诊器放在模型的胸口上,朝白超点了点头。

    白超拿起一个小木槌,在模型的脚底轻轻敲击了起来。

    半分钟之后,楚修拿起听诊器,对周围的人点了点头:“似乎是胃部出现了问题,这个谁来负责。”

    “我吧。”刘正海应道,虽然不明白楚修是怎么探查出来的,但需要开刀的话,他更精通一些。

    楚修点点头,走向下一个模型。

    四周注意着神医堂的观众有些发愣,不明白他们干了什么。

    邦威也有些茫然,看了华尔福一眼:“华尔福医生,你觉得他们利用的什么原理?”

    华尔福也瞧不出来个所以然来,但楚修的行为很明显已经检查出来哪里出现了问题,他眉头紧皱,许久也没有回应邦威的话。

    “会不会是很熟悉模型的构造,利用声音来查看哪里不对劲?”邦威见他不回答,再次说道。

    华尔福摇了摇头,虽然楚修的行为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但谁没事去研究模型干什么?即便是学校里的实验用品,也多是真人的尸体多一些,而很少用模型这种比较浅显的展示方式。

    但若不是这样,楚修又是怎么诊断出来病情的?华尔福更加不解。

    “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用了我们的听诊器?”简在旁边说道,“我听说他们之前也用了很多西医的治疗方式,说到底还不是依靠我们的技术?”

    华尔福懒得理会她,这群中医能将西医也研究的这么透彻,正说明他们的实力不可小觑,要是他们这些医生都抱着简这种心态去看他们,那么早晚会后悔的。

    “我下去看看。”华尔福实在忍不住好奇心,起身往外走去。

    “华尔福先生……”见刚才跟自己站在统一战线的华尔福也被神医堂吸引了过去,简更加气恼,“看什么看,这一轮神医堂输定了!”

    然而这一轮比赛,神医堂还是晋级了,虽然依然是晋级名额的最后一名,但是他们还是胜过了其他四家医院。观众席上再次掀起了一层浪潮,有人欢呼,有人唾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