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有人加油打气也是好的,说明更多的人开始支持中医,国人也开始因为中医带来的成就而自豪了。

    楚修揉了揉脸,收拾掉昨天晚上残留的疲惫,集中精神应对面前的比赛。

    “第三轮的比赛已经开始了,不过跟我们想象的不一样,我们能看到,工作人员只带了一个病人过来,我想请问一下华尔福先生,这是什么情况呢?”

    “这一轮的比赛有些特殊,不是治疗病人的疾病,而是跟第一轮有些相似,只要判断病人的基本情况就好。”华尔福介绍道,“也不限制诊断的方法,越接近病人真实情况的,得分越高。”简和邦威都是一愣,这不是对神医堂有利吗?神医堂第一轮可是得了第一名,简脸色有些难看:“这在以往的比赛中并没有出现过,不过这个病人既然放在半决赛里,想必诊断起来一定很难吧,华尔福先生

    能给我们透露一些信息吗?”

    “我也不知道。”华尔福干脆的道,但脸上的笑眯眯的神色简直将他出卖的一干二净。

    简恨得牙痒痒,但也没办法强迫他,转头笑着对观众说道:“现场很多的观众可能不知道,中医十分擅长这种诊断病情的能力,看来这一轮对他们很有利,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抓住机会晋级。”

    跟昨天不同,今天的现场有很多观众是支持神医堂的,简也不敢直接讽刺神医堂,只能将这个信息散布出去,挑起那些支持本土医院的人怒火。什么事情都禁不住别人多想,即便组委会根本没有偏帮神医堂的想法,不过弄出来这个病人,大家也会觉得他们暗地里和神医堂有交易,而这种情况下要是神医堂获胜了,不仅得不到太多的支持,反而会

    让人觉得理所当然,进而怒不可揭。

    华尔福瞥了她一眼,自然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有说破,他不怕别人误会组委会,因为这一点很快就能解开了。“工作人员已经带病人进入罗尔斯医院的急诊室了,罗尔斯医院的休尔顿等医生也走了出来,只留下一个医生给病人做检查。”邦威接过话头问道,“华尔福先生,我们能看到急诊室留下了很多的工作人员,

    他们是干什么的?”

    “这些是现场打分的人员。”华尔福解释道,“因为每个医院的六个医生都是分开来检查,相当于二十四个参赛人员,为了节省时间,我们会现场打分,然而尽快公布结果。”

    “明白了,让我们将镜头交给正在检查的医生……”

    因为整个急诊室都是透明的,楚修也看清了那个唯一的病人,脸上的神色有些怪异。

    “怎么了?”旁边的白超诧异的问。

    楚修摇了摇头,他们周围虽然没有工作人员,但有很多摄像头和收声麦克,不适合说太多。

    第一个医生检查的时间很长,直到外面的观众不耐烦大喊大叫的时候,他才大汗淋漓的走了出来,但脸上的神色并不算明朗。

    “凯尔斯医生是将规定的30分钟用完才出来的,看来这个病人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简报道道,“下一位是汉克医生。”

    汉克的检查刚进行一半,体育场一侧的大屏幕上突然弹出一个亮丽的榜单,榜单上面出现一行字,写着:凯尔斯·廷克:78分。

    “凯尔斯医生的分数这么快就出来了吗?”简诧异的道。

    华尔福点点头:“这样的话等二十四位医生检查完后,差不多就能评出前两名了,毕竟下午还有决赛,时间有些赶。”

    简点点头:“只不过不知道这个分数算不算高,让我们看一下汉克医生的诊测。”

    楚修跟汉克有过接触,能成为里根的主治医生,相信他还是有很多实力的。

    果然,汉克的分数很高,达到了八十五分。

    不过罗尔斯医院显然卧虎藏龙,这个分数也很快被超越了,休尔顿的分数高达95分,远远的将一群同僚甩在了后面。

    当他的分数出来时,整个观众席都是一片惊呼声。

    见简再次投来疑惑的目光,华尔福主动解释道:“这个分数已经算是极高的了,即便是我们的评委团在研究这个病情时也没有达到如此高度。休尔顿医生不愧是华尔福的镇院之宝!”

    简有些诧异:“既然你们都没办法掌握病人所有的情况,又是依据什么评判的呢?”

    “等会你们就会知道了。”华尔福又卖起了关子。

    简虽然好奇,但也知道华尔福现在不方便解释,笑着说道;“那我们就耐心的等会吧。”

    之后的医院的确没有更惊艳的分数,但第二名却不断的更替着,直到前三家医院完全诊治完,第二名的分数才稳定的90分,被一个叫法蒂李迪的医生占据。

    病人被移到神医堂的急诊室后,神医堂的人往外走,只留下刘正海一人。

    楚修跟病人有过短暂的眼神交接,只是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直接走出了急诊室。

    观众席上的人渐渐安静了下来,都认真的看着神医堂的位置。

    其他三家医院的医生也紧张的关注着这里的情况,不确定神医堂会不会像第一轮一样爆冷,再次将榜单上的格局改变。

    刘正海不管外面的人是什么想法,跟病人示意了一下,开始把脉。

    但是他的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又走到病人另一边查看左边的脉搏。

    楚修等人相视一眼,脸上多了些凝重,对于中医来说,通常都是遇到难以确定的状况时才会同时查看左右手脉搏,但刘正海切脉的时间也太短了,很显然出现了异常的状况。

    楚修朝评委台上看了一眼,见大多数评委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笑意,微微皱起了眉头。

    显然,评委团并不打算让他们好过,这个病人对他们依然有诸多的限制。

    刘正海似乎有些束手无策,开口问病人几个问题,但都没有得到回应,他没办法,只得重新拿起西方的检测设备。

    观众们也看出了他的踌躇,有人幸灾乐祸,有人面带担忧。

    简虽然很好奇,但也忍住没问。三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到了,刘正海满脸无奈的走出急诊室,朝楚修等人摇了摇头,又跟着工作人员朝另一个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