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会?”楚修有些诧异,想了一会儿才不确定的道,“是为了便于中医的发展?”“有这个原因吧,但也是我看到了你们的实力,真诚的希望你们能为世界的和平和安定贡献一份力量。”切米西笑道,“华夏的声音在国际上越来越响亮,在很多国家很多区域有着很和善的形象,有你们这样

    一群有着国家特色的医生加入我们的组织,相信会帮助到很多人。”

    楚修点点头:“加入倒是没问题,不过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他可不想派很多医生到世界各地去,毕竟他们这里的事业才刚有起色,正是需要人的时候。

    “也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偶尔加入一下志愿活动就行。”切米西说道,“当然,作为红十字会欧洲的负责人之一,我也会给你们很多便利的。”

    见切米西满脸慈祥的笑意,楚修这才明白最后这句话才是她真正的目光,不由暗暗感激:“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或许是作为这次大赛一波三折的补偿,或许是真的看到了中医的潜力,但不论哪一点,楚修都觉得切米西是值得相信的。

    “还有这一个东西,是这次大赛的奖励。”见楚修答应了下来,切米西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楚修。

    “这是?”

    “你听过十老会吗?”

    “十老会?”楚修想了想,摇了摇头。“是一个很隐秘的组织,但在欧洲乃至世界的医学界却很出名,是由世界上最顶级的十个医师组成的松散组织。他们几乎每一个都给很多国家的领导治过病,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拥有调用和利用一切医疗资源

    的权力,当然,是在加入联合国的这些国家内。”切米西解释道,“至于其他的权利,我就不能说太多了,不过不要说一般的医生,我相信即便是一个国王,也未必会比这个身份更加尊贵。”

    楚修神色一喜,但是这一项就够了,他连忙接过信封:“这是入会的申请?”

    “不,这是介绍信?”

    楚修微愣:“介绍信?”

    切米西点点头:“十老会的入会要求非常苛刻,即便是我们这些内部的成员,也只有推荐的资格,至于能不能加入十老会,就要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切米西女士也是十老会的成员?”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切米西脸上似乎并没有太多失落,“十老会终究看的还是医术,我老了,精力终究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没必要对这样的位子盏恋不去。不过我还是有推荐资格的。”

    楚修点点头,翻着信封看了看,若有所思,如果能在十老会内占一个位置,显然对自己会有很大的帮助,不过……

    “以前的比赛您应该也送过这样的推荐信吧,有人成功过吗?”

    “事实上每一届的冠军我都会送一张推荐信,不过要说成功吗……”切米西顿了一下,才笑着说道,“emc大赛举行了十年了,但没有一个人能通过十老会的测试。”

    楚修:“……”

    听见切米西的最后一番话,楚修也就对十老会不抱什么希望了,将推荐信简单的收起来后,找到还在外面等待的吴凌烟等人,直接回到了神医堂。

    ……

    布鲁斯侯爵府内,一个络腮胡大汉直接推开房门,走进了布鲁斯平时办公的房间。

    罗莉眉头轻皱,脸上多了些不满:“德努克,你没有手敲门吗?”

    布鲁斯倒是没有在意的样子,摆摆手说道:“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哈哈,习惯了习惯了,我们这些粗汉子没在意过这些细节。”德努克摸头笑了笑,“下回注意。”

    罗莉轻哼了一声,问道:“那件事怎么样?”

    “哈哈,失败了,那小子还是得了冠军。”德努克虽然说着注意,但还是随意的在椅子上坐了起来,还翘起了二郎腿。

    “没想到连你出面都没阻止的了他们,难道中医真的有这么厉害?”布鲁斯面露诧异,“还是说只是他厉害?”“中医厉害不厉害我不知道,不过那小子的身手不错,虽然只跟他过了一招,不过我也没占到便宜。”德努克兴奋的道,“你们让我来伦敦,我还以为只是骗我做事呢,没想到真有这么强大的对手,有意思,

    嘿嘿!不过今天晚上有意思的可不止这一个!”

    布鲁斯眉头一挑,感兴趣的道:“哦?”

    “我原本想干掉楚修治疗的那个病人了事,没想到有个医生已经做了手脚,我将那医生杀死后,又冒出了个黑衣人,也是想坏那家伙的好事,嘿嘿,这个楚修的敌人还真是多!”

    “不奇怪。”布鲁斯笑了笑,“不过在伦敦,帮他的人也不少。”

    “怎么,难道连你们出手也有顾虑?”

    布鲁斯点点头:“我们的事情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不适合节外生枝,所以才把你们叫过来,一方面是处理逍遥武馆的事情,一方面是帮我解决一些其他碍事的人。”

    “那也好。”德努克反正也没觉得这趟会轻松,咧嘴笑道,“如果多几个像楚修这样的高手才好,也省的无聊!”

    ……

    同一时刻,希尔顿酒店一个厕所内,九灯脱下了黑色夜行服,脸上露出一丝阴霾。

    神医堂在伦敦站稳脚跟并不是他想看到的事情,更何况看到柳岩和楚修走的越来越近,他心里更加不舒服,所以才会在今晚过去破坏楚修的比赛,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两个棒槌。

    那个被干掉的医生还好点,至少有点头脑,那个络腮胡大汉简直就是个棒槌,一心的想要杀人了事。

    难道他觉得那样就会让楚修失去获胜的资格?

    看来只能任由楚修嚣张一段时间了,想到过两天他就要跟着欧阳龙回到国内,而柳岩会继续留下来发展国外势力,他心里就更加堵得慌了。必须想办法在走之前干掉楚修!九灯脸上添了些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