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知道自己的媚术对楚修没用,但见他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无动于衷,柳岩还是大感泄气,强颜笑道:“楚少平时都时一副目不斜视的真人君子模样,没想到跟其他男人没什么两样,也觊觎着人家的身体,

    要不然为什么一摸人家的胸就知道我是谁了?”

    楚修冷哼了一声,一把将柳岩退了回去。

    柳岩脚不着地,猛然被推开,身体踉跄的退了几步才稳下来,她脸上露出一丝难堪,但知道自己不是楚修的对手,终究还是不敢再攻上去。

    “楚少还真是不懂怜香惜玉。”柳岩见楚修没有开灯的意思,明白他不想让这里发生的事情让更多人知道,暗暗松了口气,这说明两人之间还有转圜的余地。

    “柳门主不是一样对我不客气?”楚修目光在屋内扫了一圈,“竟然给我用车路,还真是看得起我。”

    车路是迷香的一种,但效果比普通的迷香强上百倍,如果昏迷的人没有及时得到治疗的话,很可能一觉直接睡死过去,楚修也没想到柳岩会这么狠,前脚还跟他们一起比赛呢,后脚就想咬了他的命。

    “楚少医术高超,如果我拿普通的迷香不是自取其辱吗?不过即便用车路,我也想着事后通知其他人来救你呢,没想到楚少这么厉害,竟然不受半点影响。”说到这一点,柳岩眼里尽是疑惑。她是吃过解药之后才进来的,楚修不可能事先知道有人闯进来,自然不可能像她一样提前服解药,无论是她刚进来的时候,还是打斗的时候,楚修都吸入了很多的车路,但他完全像是没事人一样,让柳岩

    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

    楚修要是信了她的话才有鬼,从怀里拿出信封说道:“柳门主之前做的那些事情,都是为了这个推荐信吧?这么说你早就知道冠军会获得这个东西?”

    “从一个老医生那里听到的。”柳岩显得异常平静,似乎根本不在乎能不能得到这封推荐信一样,“让楚少见笑了。”

    楚修眯眼盯了她一会儿,见她面色不改,脸上露出一丝讥笑:“柳门主处心积虑的加入比赛,又是帮我们出药材要是亲自来偷的,看来这封信对你很重要……”

    说完脸色一凝,冷冷的问道:“还是说,之前的那场大火,也是柳门主安排的?”

    “这件事情楚少可冤枉我了。”柳岩轻轻一笑,“如果纵火的事情真是我干的,我又何必大张旗鼓的来帮楚少,要是某些人稍微走漏一下风声,楚少岂能饶了我?况且我也指挥不动青云门的人。”“最好如此。”楚修也想不到柳岩这么做的原因,以逍遥武馆的现在的实力,灭掉柳青门在伦敦的势力简直不会吹灰之力,不过楚修也没有就此放松警惕,“柳门主一心想要这份推荐信,是想要加入十老会?

    ”“楚少既然知道,又何必再问呢?”柳岩见楚修满脸戒备,反而想笑,其实现在的楚修在她眼里才是真正难缠的对手,打又打不过,也没办法威胁,偏偏她还急需那张介绍信,她能想到的方法实在有限的很

    。柳岩脸上带着魅丽的笑容,缓缓走到楚修面前,伸出纤纤细指,轻轻的在楚修脸上划过:“这封信对楚少的用处并不大,即便加入了十老会,对逍遥武馆来说也不过是锦上添花,想必即便加入不了,楚少也

    不会太在意吧。”

    楚修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十老会听起来权势很大,不过只是在特定条件下,说到底也不过是一群假借别人力量的人而已。

    以逍遥武馆的现在的势力,如果楚修想要哪些资源,他们也不是没有将伦敦掀个底朝天的能力,这才是属于他真正的实力体现。

    只是十老会的影响力遍及全世界,如果能加入,对楚修自然有利,所以才没有任由柳岩偷走信封。见楚修不置可否,柳岩笑容更胜,单手按在楚修的肩膀上,微微凑到楚修的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这封对楚少不重要的推荐信,对我却很重要,我原本想要通过一些东西跟楚少来交换,但又怕楚少对柳

    青门的东西看不上眼,所以才行此下策。”

    楚修嘴角闪过一丝冷笑,什么看不上眼,是怕他贪得无厌吧。“不过现在不同了。”柳岩的身体离楚修越来越近,另一手攀上了楚修的胸膛,轻轻的抚摸了起来,柔嫩丝滑的侧脸贴在了楚修的脸上,红嫩的嘴唇离楚修的耳垂只有咫尺之遥,“楚少将推荐信交给我,不仅

    能获得柳青门的人情,也可以得到你想要的……”

    她夜闯楚宅被抓,已经算是得罪了楚修,再加上想要得到推荐信,她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自己的身体来取悦楚修,一方面消掉他的怒气,一方面让他主动将推荐信交出来。

    唯一让她担忧的是,她不知道楚修会到哪一步才肯罢休。

    之前的她并不是没有用自身的魅力来诱惑过男人,甚至可以说她无时不刻的不再散发着自身的魅力,但她明白这一次跟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如果不付出一些实际上的东西,她很可能走不出这个房间。

    要论心狠,她不觉得楚修比自己差多少。

    见柳岩这时候还不忘利用自己的身体来诱惑他,楚修冷笑不已,不但没有将柳岩推开,反而一手抱住她的腰肢,将她的整个身体提到了自己的身体上。

    “这么说柳门主很清楚我想要什么了?”

    柳岩不得不踮起脚尖,感受到两人身体的挤压感,她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又见楚修望向她的目光充满了侵略性,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楚修暗道若非自己的身体有抗毒能力,今天说不定就要栽倒这娘们手里了,见她眼中的慌乱一闪而逝,也明白柳岩虽然看上去性.感妩媚,却也没经历过男人,心里越发坚定。要是不让这娘们长长记性,

    她还觉得自己又多好欺负呢!他另一手顺势按住柳岩,感受着一手不可掌握的巍峨和柔—软,用整个身体顶着柳岩来到墙壁上,用力的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