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百丽尔蜻蜓点水的亲热,已经勾起了楚修身体的躁动,这时候与身材更加丰满的柳岩耳鬓厮磨之下,楚修也分不清是要惩罚柳岩,还是自己的渴望支配了自己。

    感受着楚修身上的火热,柳岩眼中尽是羞愤,却有同时又觉得有些隐隐的兴奋,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沉迷于男女之事。

    只是她知道女人的身体是如此珍贵,又岂会愿意将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交给他?

    柳岩不由暗暗后悔自己的莽撞,要是自己没有小瞧楚修,要是自己愿意付出一些代价,又怎么会落得这个地步?

    感觉楚修的手上的动作,触碰到腰部,柳岩身体一紧,下意识的惊呼道:“不要!”

    楚修的动作戛然而止,抬起埋在她颈间的头冷冷的看着她。

    似乎不想让楚修看到自己脸上的哀求和不堪的模样,柳岩侧过脸去,不跟他的目光对接。

    楚修也没想到,平时妩媚、冷艳、看上去凌然不可欺犯的柳岩,在剥取伪装之后,会有这样女儿态的一面,呈现出柔弱不堪的样子。

    但柳岩越是这样子,越是能激起男人的内心的火焰。

    楚修同样如此,他要让柳岩永远不敢再轻易挑屑自己!

    他伸手捏住柳岩的下巴,将她的俏脸转了过来,低头直接将嘴唇印了上去。

    柳岩瞳孔一张,眼中竟是不可置信。

    等她想要将楚修推开时,楚修已经先一步离开了她的身体。见柳岩怔怔的望着自己,楚修将推荐信递了过来,寒声说道:“其实你大大方方的走进来,告诉我你想要这张推荐信,我肯定会给你,毕竟你也帮了神医堂不少。也就是你以己度人,觉得天下人都像你这么

    贪婪,才会将事情弄到这一步。”

    柳岩愣愣的接过信封,抬头茫然的看了一眼楚修。

    今天将她的真面目拨开展示在自己面前,楚修相信柳岩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找自己麻烦了,除非她能确保干掉自己,不然只会招来更大的祸事。

    楚修也没兴趣继续教训她了,朝她做了个请的姿势:“柳门主,不需要我送你了吧?”

    柳岩顺着他的动作,失魂落魄的朝外走去。

    直到伦敦冷冽的晚风吹来,她才恍然惊醒。

    她委屈的想哭,也恨不得立马掉头杀掉楚修,但是她同样明白这个想法有多不切实际。

    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如楚修的原因,柳岩攥紧手里的信封,脸上多了一股决然。

    走在路上,有人见她穿着稀奇,怪异的看了过来。

    感受到四周的目光,柳岩的脊背不自觉的挺了起来,脸上重新挂起淡淡的、略带妩媚的笑意,恢复了那个冷艳、高贵不可侵犯的强人模样。

    ……

    柳岩刚刚离开房间,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楚修以为柳岩又折了回来,皱着眉头打开房门,可看见外面的吴凌烟的样子吓了一跳。

    或许是觉得这里没有其他人,或许是觉得跟楚修足够亲密了,吴凌烟刚刚洗完澡,围着一条短短的浴巾就走了出来。

    她的头发还湿漉漉的,正用毛巾轻轻的擦拭着,身前的雪峰虽然只露一小块山脊,但白皙浑圆的轮廓依然美丽,露在外面的香肩红嫩滑腻,在昏暗的楼道内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然而这还不是最让人血液沸腾的!

    吴凌烟身材虽然不算极高,但也不低,有一米六七左右,上面围的结实,下面就有些罩不住了,露出两条丰腴匀称的大长腿,几乎到腿根处……

    想起吴凌烟刚刚洗完澡,里面应该什么都没穿,楚修身体一阵躁动。

    “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

    “刚才洗澡的时候听见你这屋叮叮咣咣的,就过来看看,怎么了?”吴凌烟抬头看见楚修的视线紧紧的贴在她的双腿上,脸色不由一红,但随即便展演一笑,微微转了一圈,笑着问道:“怎么样,好看吗?”

    看见吴凌烟半个屁—股在面前一闪而逝,楚修只觉得鼻子一热,两行鼻血流了出来。

    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擦。

    吴凌烟转过身,看见楚修鼻血横流的样子,傻傻的愣在了原地。

    “我要睡觉了,有事明天再说。”看见楚修慌乱的关上门,吴凌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纵然对自己的身材非常自信,但她也没想到楚修的反应会这么大,直接流了鼻血。她低头看了一眼,见自己的双腿笔直如玉,并在一起没有半丝缝隙的样子,也知道对男人会有什么样的冲击。

    但楚修的反应还是让她欣喜不已,或许自己在楚修心里的重要程度,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那么一点点。

    吴凌烟嘴角抿开一丝笑意,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但是他关门也关的太彻底了吧,难道他就不想尝试一下其他的想法?”吴凌烟想到这里又不由撇嘴,同时又有些局促,如果楚修真的对她做什么,她会抵抗还是会顺从?连她自己一时也有些搞不清。

    她同时又不由想到,自己这样一幅打扮就去敲门,难道不就是想看到楚修手忙脚乱的样子吗?

    吴凌烟坐在沙发上,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一时有些发痴。

    楚修关上门,深呼吸了几口,才慢慢平复内心的揪动,同时为自己狼狈的模样苦笑不已。

    今天晚上先是百丽尔勾起了他的*,然后又跟柳岩暧昧了一番,偏偏都是浅尝辄止,楚修早就憋得难受了,吴凌烟这么一闹,他能忍得住才怪。

    不过若非她对吴凌烟很有好感,大概也不会这么不堪吧,楚修暗道。

    ……

    神医堂夺得emc大赛的冠军之后,医协在全国各地取消中医的解禁,中医一下子变得炙手可热了起来,神医堂的工作人员也变得更加繁忙。

    病人的数量一下子增加了数倍,而且很多人都是慕楚修的名字而来的,让楚修忙的头昏脑花、脚不沾地,但即便如此,也没办法应付一下子增长起来的需求。

    期间有很多人打来贺喜的电话,楚修也只是匆匆的应付几句就挂掉了。

    倒是翁小优,在贺喜的同时也说自己的拍摄已经进入了尾声,询问楚修什么时候有时间。楚修想起上一次把半路将人家扔下不管,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跟翁小优约了个时间之后,重新投入繁忙的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