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修脸上多了些凝重,心里的戒备也多了几分,他可不会自大的觉得自己天下无敌。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你是谁?”楚修沉默了片刻,冷声道。

    “亚德罗亚,熟悉我的人都会叫我一声七叔。”亚德罗亚目光在一群孩子身上扫过,对楚修笑着说道,“之前的事情纯属误会,我给楚先生道个歉,咱们不打不相识,握手言和怎么样?”

    “七叔!”巴基斯叫亚德罗亚过来是收拾楚修的,可不是来求和的,这时候顿时急了,“这小子……”

    “闭嘴!”巴基斯话没说完,就见亚德罗亚冰冷的眼神扫了过来,顿时住了嘴。

    亚德罗亚威望甚深,即便是他父亲在时也能训斥他,更何况这时候,但巴基斯虽然闭了嘴,但脸上依然满是不甘的神色。他没想到亚德罗亚确认楚修的身份后,竟然想也不想的就要息事宁人,纵然楚修真是逍遥武馆的门主又如何,这里是战神会的地盘,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撒野了?更何况要是除掉楚修,逍遥武馆必然大乱,

    到时候战神会入驻伦敦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

    难道说……想到另一种可能,巴基斯惊愕的抬起头看向亚德罗亚,见他眼中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凝重,更加震撼。

    亚德罗亚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战神会其他人听见亚德罗亚的话也是面面相觑,没想到一向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的“血手七叔”,竟然会向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主动低头!

    是多年的平凡生活磨平了他心中的战火,还是逍遥武馆真的强大到令战神会也忌惮?

    然而跟战神会的震惊和不解相比,苏惜却是喜形于色,没想到峰回路转,原本一触即发的场面,竟然有和平解决的可能。

    对她来说,只要孩子们安全,只要楚修没有危险就好,至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她才不在乎!

    然而当她看清楚修的神色时,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不见。

    楚修要是真的相信亚德罗亚的话,那才叫有鬼。

    他现在也明白了,楼下的那些人就是亚德罗亚安排试探他身份的,如果他能冲上来,真实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如果他冲不上来,那也不用他动手为巴基斯解气了。

    而之所以说要和解,也不过是亚德罗亚的试探而已。

    试探楚修来剑桥的真正目的。

    楚修自然不怕别人知道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也不想让人这么早知道,要不然他之前的那些布局就全废了!所以今天他不仅不能息事宁人,还要让面前这个聪明人永远闭嘴!

    更何况,他可不想就这么跟巴基斯算了!

    楚修的眼眸彻底冷了下来:“和解?好啊,只要巴基斯给我们道歉,我自然不会再在意之前的事情。”

    亚德罗亚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微微叹了口气:“楚先生只身前来剑桥,果然没那么简单啊!”

    他虽然能将这件事压下去,却没办法让巴基斯低头道歉,巴基斯毕竟是安德路的儿子,代表的是战神会的脸面,岂能向别人更何况是逍遥武馆这样的天然敌对势力低头?

    楚修这样说,显然是不打算善了了!

    巴基斯没想到这种情况下楚修竟然还敢拒绝亚德罗亚,但吃惊过后就是一阵兴奋:“七叔!”

    亚德罗亚知道他的意思,点了点头,示意他退开。

    见亚德罗亚终于肯出手,巴基斯大喜,连忙退到人群之中。

    “巴基斯少爷,这家伙脑袋是不是秀逗了,竟然还想让我们道歉!”楚修嚣张的话也让其他人大为不满,冷言嘲讽道。

    巴基斯冷哼一声:“有些人啊,手上会那么点功夫就觉得天下无敌了,殊不知强中自有强中手,人外有人的道理,哼!看七叔怎么教训他!”

    亚德罗亚眼神一凝,整个人的气质顿时大变,如同虎豹一般摄人,他双手一撩,手中出现两把小巧的弯刀匕首,刀刃虽只有手指长短,但掠过的锋芒让人不寒而栗。

    他脚下一踩,整个人拔地而起,握着匕首直接朝楚修的脑袋插去!

    苏惜虽然担忧楚修的安危,但也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并不是她能扭转的了,只能抱着小女孩跑到楼梯口的位置,既不妨碍楚修的打斗,也不让巴基斯有机会用她来威胁楚修。

    楚修见亚德罗亚袭来,全身真气调动,直接用出了盘龙拳!

    “吼——”隐隐的龙鸣声想起,拳头和刀刃相接,却没有被众人意料中血肉横飞的场面,只见半空中的亚德罗亚以比来时更强一筹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扑哧!”亚德罗亚落在地上之后,又倒退了一步才稳住身子。

    巴基斯等人脸上的嘲笑顿时定格了下来,吃惊的看着这一幕!

    这一招,竟然是亚德罗亚败了!

    宗境一层的实力!这是楚修与亚德罗亚过一招之后的判断,但是他很清楚亚德罗亚并没有出全力。

    从巴基斯等人的态度能看得出来,亚德罗亚在战神会的威望很高,但即便很高,他也没有取安德路而代之,也就意味着安德路的实力还要更强,而安德路也不过是战神会的第三势力而已。

    楚修很庆幸没有用逍遥武馆的力量硬拼。“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怪不得能让杀掉盘踞伦敦二十多年之久的罗马里奥!”亚德罗亚一招落了下风,却没有半点羞愧和恼怒,反而笑了起来,“看来常年的安逸生活让我退步了很多,竟然这么不堪,让手

    底下的人笑话了。”

    虽然这样说着,但他却没看周围惊愕的众人一眼,微微踮起左脚,重新将双手的匕首抬了起来,眼中也多了些专注:“那么,不必要的试探就不需要了,接下来我会用出全力,楚门主小心了!”

    楚修暗暗头疼,虽然知道亚德罗亚刚才没用全力,却也没想到他认真起来这么恐怖,即便是伦,也没有让他有这种被狼盯上的危险感!但既然知道两人实力不相上下,楚修也就没有任何顾虑了,脚下一踩,当先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