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猎晨风之中,两人兔起鱼跃,快速的交着手,让四周的人看的眼花缭乱!

    巴基斯只当亚德罗亚第一招的败退是他大意了,但当看见两人交手几十招后仍然旗鼓相当,才恍然惊醒:楚修是逍遥武馆的馆主,又岂是易于之辈!

    而亚德罗亚刚才的说得那番息事宁人的话,也并非无的放矢!

    他突然有些后悔将事情闹得这么大,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被抢走就被抢走呗,以自己的能力,什么样的女人拿不到?可要是亚德罗亚输了……

    巴基斯连忙摇摇头,眼中多了些坚定:亚德罗亚是他父亲都敬重的人,又怎么可能输给楚修这样的黄毛小子!

    亚德罗亚的匕首,舞的密不透风! 伦虽然偶尔也使用匕首,但更多的是靠一股狠劲,而没有多少的技巧,但亚德罗亚不同,他手上的两个匕首又快又狠,每次的落刀处不是楚修的心脏就是喉咙,而且彻底放弃了防守,让楚修总是投鼠忌器

    。

    如果两人都是重伤的情况下,楚修可不敢奢望苏惜能带他出去,所以也只能耐着性子接亚德罗亚的招,寻求更好的机会。

    这种形式下,亚德罗亚的攻击越发凌厉,而楚修则不断后退。被慢慢逼到了一个角落。

    见亚德罗亚占据上风,巴基斯等人大喜,不由鼓掌叫好。

    苏惜一手搂着女孩,一手攥在胸前,紧张的看着两人的打斗,暗暗为楚修祈祷。

    亚德罗亚双手刀光连闪,直掠楚修脑门,楚修又退一步,却感觉半只脚悬在了空中,知道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不由皱起眉头,上身向后仰去,躲过亚德罗亚的攻击。

    亚德罗亚乘胜追击,脚下横扫,双手同时袭向楚修的腰身。

    苏惜再次惊叫出声,担忧的望着楚修。

    楚修脚下微动,双手朝亚德罗亚的手腕抓去。

    “扑哧!”两把匕首同时刺入楚修的腰间,划开一指长的血缝!

    楚修神色不动,按住亚德罗亚的双手,整个身体腾空而起,在半空旋转一圈,躲过他的扫腿,直接朝他身后的空地跳去。

    亚德罗亚还想将刺入楚修体内的匕首继续往里面滴,却感觉一股炙热的力量传入双腕,只得抽回双手,暗道可惜。

    楚修在腰间摸了一把,整个手掌都染上了一片滑腻!

    如果亚德罗亚的力道再重几分,他的肚子就要被划开了!

    “好!七叔,弄死他,让他知道得罪我们战神会的下场!”巴基斯在旁边兴奋的叫了起来!

    “功夫不弱,经验不足!”亚德罗亚轻轻摇了摇头,再次冲了过来。

    “是吗?”楚修冷笑一声,右手五指轻转,待亚德罗亚离近之时,猛然朝他的心脏拍去!

    亚德罗亚冷哼一声,根本不去防守,匕首同样朝楚修心脏刺去。

    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这次楚修竟然也没有防守,依然继续这自己的攻击!

    “找死!”亚德罗亚可不觉得自己的匕首会比楚修的肉掌弱,即便自己身受同样身受重伤,他也有把握杀掉楚修,而已自己的重伤换取逍遥武馆掌门的陨落,怎么想都合算!

    然而就在亚德罗亚的匕首贴近楚修的皮肤时,却感觉心脏陡然一阵刺痛,整个人顿时一僵!

    楚修的手根本没靠近亚德罗亚,却在半空中猛地一握,亚德罗亚的动作戛然而止,眼中露出一股骇然来。

    “噗!”他双腿落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见那里露出七个淡淡的血痕。

    然而他知道,他的整个心脏已经面目全非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楚修,似乎想笑,但没笑出来,嘴角流出一丝血迹,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砰!”

    亚德罗亚坠地的声音响起,巴基斯等人身体齐齐一阵!

    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占据上风,将楚修逼的险象环生的亚德罗亚,为什么在一个转瞬间就败了,而且败得毫无余地!

    战神会的一代大将,这这么陨落在一座烂尾楼之顶!

    而作为见证者,巴基斯等人心寒的差点以为自己已经死掉了!

    他们想过各种各样的结局,想过各种各样这么楚修和苏惜的方法,但就是没想过他们竟然会输,亚德罗亚会败!

    这可是横行了英伦二十年的人物,就这么死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华夏人手里?

    即便亚德罗亚的尸体摆在自己面前,巴基斯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楚修冰冷的眼眸,横扫了过去!

    战神会的人齐齐的后退了一步,畏惧的看着楚修!

    “噗通!”巴基斯更加不堪,直接跪在了地上,双腿打着摆子,两眼无法聚焦!

    亚德罗亚死了,因为他的原因死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样才承受父亲的怒火,不知道该怎么给亚德罗亚的那些人一个交代!

    然而这些惊恐跟面前这个杀掉亚德罗亚的人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他既然杀掉了亚德罗亚,又有什么理由放过自己?

    苏惜没想到巴基斯这么不堪,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转过头去。

    楚修屈指一弹,一道银光没入巴基斯的喉咙,随后双指往下一压!

    “啊!”巴基斯发出一声惨叫,倒地捂着喉咙哀嚎不已!

    战神会的人吓了一跳,但看看不远处的楚修,终究还是没敢去扶他。

    楚修手指再次滑动!

    巴基斯在地上翻滚了起来,叫声更加凄厉,眼泪鼻涕一同流了下来,声音沙哑的嘶吼道:“救我!救我……”

    然而亚德罗亚都死了,谁还敢去招惹楚修。

    过了两分钟,就在巴基斯被折磨的已经不成.人形的时候,楚修终于停了下来。

    巴基斯脸色苍白如蜡,像是刚被捞上岸的溺水之人一样大口喘着气,身体依然痉挛着,用力的往地上贴,似乎想要钻进地下一般。

    楚修缓缓走了过去。

    巴基斯身子狠狠一抖,但连抬脸看一眼的力气都没有,只是不住的颤抖着。 “华夏有一种虫子,被成为蛊,如果你觉得难以理解,可以暂时把他想成寄生虫。”楚修幽幽的声音响起,“刚才钻进你体内的,是一种被成为噬命蛊的东西,它能吸食人的骨髓,让人在剧烈的疼痛内死慢慢

    死去……” 巴基斯的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