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德看的心惊肉跳。头皮发麻,他终于知道巴基斯为什么敢只身入虎穴了,原来楚修竟然有如此厉害的身手!詹姆森的实力虽然达不到三大将的地步,但也差的不是太多,但依然没在楚修手里走过一招,那么楚修究竟有多厉害?班德瞥了一眼楚修,心中暗凛,他先是得罪了哈里斯,又来干掉詹姆森,究竟有着什

    么样的打算?

    想起亚德罗亚的突然身亡,想起巴基斯让他带走的那一百多人,班德突然有股心揪,感觉一个巨大的阴谋笼罩着他们——不,是整个战神会!

    “看来你选择后者。”一招杀掉詹姆森,楚修神色没有半点变化,转头瞥向周围看热闹的人群。

    “嚯!”四周的人一惊,纷纷往后退去。

    楚修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懒得收拾这些虾兵蟹将,对巴基斯两人说道:“走吧。”

    说完就朝门外走去。

    巴基斯连忙跟了上来,同时回头看了一眼,见所有人脚步都没动一下,不由暗暗感慨:如果楚修不是一拳搞定詹姆森,即便能将他打倒,这些人也不会轻易放他们离开吧?

    轻轻松松的走出夜场,回到车上,巴基斯依然有些不可置信,他原本以为今天晚上不死也要脱层皮,没想到不仅耀武扬威的转了一圈,还给他父亲除去了一个难缠的对手!

    只是这样以来,双方就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一员大将折损,安迪森不可能无动于衷。

    难道这才是他的目的?巴基斯看向楚修,有些不敢确定。

    班德的目光同样复杂,视线时不时的扫过楚修,他几乎已经确定了,楚修真正的目的就是挑起安德路和安迪森之间的仇恨,让双方火拼!

    但知道楚修的目的又如何?他们现在骑虎难下,难道还有回头的余地?

    况且班德现在连楚修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都搞不清,自然没心情去揭发他,给自己招惹这么强大的敌人。

    ……

    詹姆森被巴基斯带人杀死的消息传到安迪森耳里时,安迪森大怒,直接下令所有地区的人员进攻安德路的地盘。

    安德路虽然诧异巴基斯的能力,但忙于应对双方势力的火拼,从巴基斯嘴里亲自证实了这个消息后就没再深究了。战神会第三、第四势力,也由此开始了更加深入的交战,英伦帝国南方的一大半城市都陷入火拼之中,受伤只是小事,死人的情况也屡见不鲜,让整个英伦帝国的警局都紧张了起来,时刻注意着双方的势

    力,避免他们将更多无辜的民众扯进去。

    而安迪森的势力本来就不如安德路,现在又少了伦恩和詹姆森,在整个大局面上显得异常被动,势力被安德路一点点的蚕食着。

    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发生了另一件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

    战神会的第二势力波西德亚打着调解不听的名号,突然插入了斗争,开始快速的攻击收拢安德路的势力地盘!

    局势瞬间逆转。

    ……

    哈里斯这两天忙的焦头烂额,安德路势力的进攻,让他们损失了很多,所幸战神会的老二波西德亚也看够了戏,终于肯出手帮他们了。想到这一点,哈里斯同样恨得牙痒痒,他父亲和波西德亚其实早有共谋,只要安德路动手,他们就上下夹击,彻底吞并安德路的势力,却没想到波西德亚这条老狐狸这么狡猾,隔岸观火了半天才插手进来

    。

    但也正是他们的介入让哈里斯这边压力骤减,有时间干点其他的事情。

    一个青年走了进来,将一碟磁带递给哈里斯:“哈里斯少爷,这是你要的东西。”

    哈里斯点点头,示意青年将带子里的东西播放出来。

    画面一阵颤抖之后,渐渐恢复了平静,变成了正常的播放状态。

    正是楚修和詹姆森打斗的场面。

    看清楚修的相貌,哈里斯眼角微微抽动,手指紧扣椅子扶手,牙龈都差点咬出血来!

    “果然是他!”他一字一顿的道,“巴基斯!安德路!真是好样的!”

    而在哈里斯手旁的桌子上,放着一叠资料,正是关于楚修的!

    为了方便以后随时能收拾楚修,哈里斯忙里抽闲,让人调查楚修的背景,但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哈里斯怎么也想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东方人竟然是将伦敦搅得风起云涌的逍遥武馆门主——楚逍遥!

    而在震惊过后,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楚修突然出现在剑桥市,是早有预谋,还是恰逢其会?他跟安德路真的没有半点关系?

    想起巴基斯在他和楚修之间毫不犹豫的站在楚修一侧的样子,哈里斯暗暗咬牙,觉得安德路和逍遥武馆肯定有什么阴谋。

    而这视频,无疑证实了这一点!

    一切谜团解开,哈里斯更是恨得咬牙,他明白,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成了一个棋子,不仅让他自己备受屈辱,还给他的父亲带来了灾难!

    他的眸子里尽是阴沉,沉默了许久,才缓缓站起身说道:“我管你是巴基斯还是楚修,敢得罪我?那我就让后悔终生!”

    ……

    夕阳落下的时候,苏惜招呼孩子们回来,带着他们往孤儿院走去。

    “那里好美啊。”有个女孩子指着天边的红霞说道。

    苏惜看过去,见半边天都染成了红色,火烧云连绵不绝,颇为壮丽,不由由心的笑了起来。

    她很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祥和,却充满生命力。

    如果他也能停下脚步看一看就好了。苏惜不由自主的这么想着,但随即又哑然失笑,谁又能想象得到他所站的那个高度,看到的风景又是如何壮丽呢?

    自己真是杞人忧天了。

    这样想着,渐渐走近孤儿院,见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门口,她有些诧异。

    难道有人来捐赠?苏惜没太在意,招呼孩子们往院子里走,却见商务车的车门猛然被推开,两个人直接将她拉进了车内!

    “啊——”苏惜的惊叫声刚喊出来,就被捂住了。

    孩子们一阵骚动,想要去救她,但另有一男子随手扔下一张纸条,关上车门,商务车一溜烟的去了!

    有的孩子哇哇大哭了起来,有人则拿起地上的纸条,往院子里跑去。

    楚修知道苏惜被绑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他看着纸条上的地址,又看了看战战兢兢的院长,脸色阴沉如水。

    “胡海市是安迪森势力的大本营,那里高手如云,我们不能让门主一个人过去。”张珂看着纸条上的地址说道,“我马上通知逍遥武馆的人,让他们派人过来。”

    等他们过来,苏惜能不能活着都是两说了,楚修自然等不及,也不想等!

    他径直往外走去。

    张珂快步跟在他身边,快速说道:“对方既然留下了这张纸条,就是等着门主过去自投罗网,门主请三思!”

    楚修停下脚步,看着张珂,神色平静的道:“那又如何?”张珂见楚修虽然神色平静,但浑身的寒意让人不寒而栗,张了张嘴,一个字没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