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车,我们去胡海市!”

    张珂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勇气再劝说,点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办!”

    “其实我已经报警了,你们不用担心。”旁边的院长见两人争执,小心翼翼的说道。

    楚修锋锐的目光瞬间落在院长的身上。

    这冰冷可怖的眼神让院长身体一抖,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惊骇的看着楚修。

    如果院长能及时通知他们苏惜被绑的事情,他也不必如此被动,但楚修也不想跟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妇人一般计较,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转身朝外大踏步走去。

    直到楚修的脚步声消失,院长依然有些回不过神来,她不明白,为什么楚修的一个眼神,就能让她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纸条上的信息只有七个字:胡海市,市北,博多尔大教堂!

    而对方既然将人绑架到安迪森势力的大本营,凶手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哈里斯!

    楚修坐在副驾驶位上,闭目养神,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张珂将车的速度提到极致,瞥了一眼楚修,暗暗叹了口气。对方虽然绑架的是苏惜,但目标显然是楚修,将楚修调到他们的地盘,他们就能肆意的使用力量,然而楚修却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到时候还不是

    任由别人拿捏?

    况且,先不说能不能救下苏惜,即便能,他们能否安然无恙的回来依然是个问题。

    不过张珂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命运同样坎坷的她更加同情苏惜的遭遇,或许对她们这些女人来说,有人愿意为她飞蛾扑火、不顾生死,才是最令人感动的吧?

    ……

    胡海市,市北。

    博尔多大教堂是个废弃的大教堂,这里是野鸽子的家园,到处都是鸟粪,刺鼻的羽毛味也经久不衰,是个连孩童都不愿光照的地方。

    然而今天,这座教堂的四周停满了车辆。

    教堂的里面被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在正中央的半座圣母石像下,立起了一块长三米宽两米的铁架子,铁架上则立着一块木质十字架。

    苏惜,就被绑在这个十字架上。

    一夜的颠簸和折腾让她的精神有些涣散,披头散发的,束住的手脚处也多有淤青!

    然而这份疼痛感,很快被恐惧淹没。

    哈里斯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苏惜挣扎了一下,但只让自己的手脚变得更疼,便安静了下来。“看来你在楚修的眼里也没有那么重要嘛。”哈里斯看见苏惜绝美的身材,舔了舔嘴唇,嘿嘿的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他今天早上就能赶到呢,没想到到现在还没过来。不过也幸好如此,奥利弗大哥才能看得

    一出好戏!”

    说完看向旁边的高个瘦削男子。

    这男子大概三十多岁,面部狭长,眼神阴霾,正是战神会第二势力波西德亚的儿子奥利弗!

    波西德亚开始攻击安德路的势力后,就派自己的儿子前来安抚安迪森,防止他出工不出力,甚至是背后捅一刀。奥利弗今天早上一过来,就被哈里斯直接拉到了这个到处都是鸟屎的地方,知道他并不是真的那么好心让自己看戏,而是杀鸡给他看呢,笑了笑说道:“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倒是想看看,哈里斯老弟

    给我准备了一出什么样的好戏。”

    哈里斯阴恻恻的瞅了他一眼:“奥利弗大哥等会就知道了。”

    他看向四周,见坐了一晚的一群小弟有些乏困,冷哼了一声:“都他妈的精神点,病怏怏的给谁看呢!”

    四周的小弟立马抖擞了一下精神。

    哈里斯缓缓走向铁架,捏着苏惜的下巴,将她的脸抬了起来,越看越是精致,不由啧啧出声,问奥利弗:“奥利弗大哥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吗?”

    “难道不是那个得罪你的人的女人?”

    “话是这么说,如果那个人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我又怎么会这么大动干戈?”哈里斯将苏惜的脸甩开,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奥利弗,“逍遥武馆的名头,奥利弗大哥听过吗?”

    奥利弗眼睛眯了眯,脸上露出一丝诧异:“她是楚逍遥的女人?”

    “奥利弗大哥聪明。”伸手拽着苏惜的头发,将她的脸袋展示在众人面前,“你看看,怎么样?”

    “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即便是奥利弗,看到苏惜那精致的令人窒息的容颜时,也不由惊讶不已,暗道怪不得哈里斯宁愿这么折腾,也要将这个女人绑过来。

    “哈哈,是吧?”哈里斯哈哈一笑,神色突然一凝,寒声说道,“然而就是这个娘们,竟然伙同除逍遥、巴基斯陷害我,让我们的内部发生了这么大的冲突!”

    “我没有……”苏惜还想抓住最后一点求生的可能。

    “啪!”哈里斯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

    苏惜的脸侧开,嘴角留下一丝血渍。

    然而她的神色没有半点变化,眼神内也满是坚毅。

    哈里斯并不在乎她时不时真的陷害过她,只是单纯的需要她这个棋子而已。弄清了这一点,苏惜也就不想再做徒劳的挣扎了。

    她并不畏惧死。

    “老子没让你说话,你他妈就别说!”哈里斯朝苏惜啐了一口,从旁边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掏出一个匕首玩耍了起来,又招呼奥利弗道,“奥利弗大哥也坐。”

    奥利弗笑了笑,带着自己的人在旁边一处没人的角落坐下来,当真是一副看戏的姿态。“大家也累了!我们接下来玩一个游戏怎么样?”哈里斯拿起匕首在苏惜的身边甩来甩去,笑着说道,“现在是十点,之后每过十分钟,如果楚逍遥不来,我就在这个女人的衣服上划一刀,等什么时候她身上

    一件衣服都没有了,我就把她扔下去给大家享受如何!”

    苏惜的身子一阵,眼中露出一片绝望。下面的小弟们却瞬间激动了起来,虽说东西方有文化、审美诧异,但苏惜这种绝顶美人,放在任何一个男人眼里都是仙女的存在,之前他们以为是哈里斯看上了这女人,心里虽然抱着邪念,但也根本不敢

    妄动,此时听哈里斯说他们每个人都有机会一亲芳泽,他们如何不激动?一激动起来,熬夜的疲惫和困顿也就瞬间消散不见了,众人嗷嗷直叫,大呼“哈里斯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