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尔福没想到一个又一个佳丽都和楚修有牵连,围绕着他转,这风头完全压过了自己这个会长,他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四周的人也感受到了尴尬的气氛,一时间安静了下来,诧异的看着楚修和杰尔福,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刚一见面就有如此浓的火药味。

    苏惜倒是很高兴,伊莎贝拉刚一出现的时候,作为女人的她就感受到了很大的威胁,但楚修当着众人的面承认是自己的男朋友,不仅让她感受很幸福,也暗暗松了口气。

    虽然她知道自己更大的情敌是在她之前,出现在楚修生命里的那些女子,但她也知道,楚修这样的人不无时无刻吸引着其他女生的目光才怪。

    就像现在的伊莎贝拉,虽然楚修说明了自己有女朋友,但也没让她饶有兴趣的目光转移开。

    “大家去吃饭吧。”有人见气氛有些僵,连忙提议道。

    这下杰尔福没有阻止,带着众人往学校对面的酒店走去。

    就坐之后,杰尔福就谈起了志愿者去支教的事情,对苏惜说道:“苏,我们协会有很多人愿意去支教,不过有几个问题我需要先确定一下。”

    “杰尔福先生请说。”“第一,我们的学生还有自己的课程要做,是没办法在华尔德留宿的,所以必须车接车送,这个学校方面能保证吗?”杰尔福说完看了安瑞一眼,“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安瑞这样,心甘情愿的每天坐公交来

    回,事实上,我也不觉得安瑞这么做有任何的价值。”

    楚修冷笑,杰尔福这是为安瑞打抱不平呢,不过又有谁强迫安瑞这么做了?

    “我会尽量解决这个问题的。”苏惜回应道。

    “我要的不是尽量,而是必须。”杰尔福的语气有些重,“我必须保证我们协会成员的人身安全。”

    苏惜沉默了下来,虽然小学学校建立起来了,但百废待兴,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她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帮这些学生申请下接送车辆来。

    “其实我们可以自己坐公交的……”一个女生弱弱的说道,话还没说完,就见杰尔福吃人般的眼神蹬了过去,女生顿时住了嘴。“第二个,关于就餐问题,剑桥大学一向注重学生们的食品营养问题,所以学校食堂是有专门的专家进行指导,我知道华尔德小镇没有这样的条件。”杰尔福接着说道,“不过基本的保证还是要有的,所以你

    们学校为志愿者免费提供午餐,而且餐饮条件要满足一定的标准。”

    苏惜面露犹豫:“提供午餐自然没问题,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还是您说的标准,具体是什么样的?”“每个人至少三荤一素,牛奶、鸡蛋每顿也要有,最好还要有些营养粥,例如银耳粥一类的。”杰尔福大言不惭的道,“不仅食物上,还有其他方面也需要满足,例如健身,你们有必要为我们的志愿者提供一

    个专业的健身场所,各种设施都要齐全……”

    这刁难的意味太明显了,不仅苏惜沉默了下来,连协会的学生也安静了下来,不满的看着杰尔福,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间变得这么苛刻。

    他们是过去支教的,又不是过去享受的。

    而且即便是剑桥大学,也只是在整体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有所建树,而不可能为个别的学生开特例,更何况是华尔德小镇这样的灾区学校?

    “当然,考虑到华尔德小镇的实际情况,这些条件很可能都难以满足。”杰尔福似乎知道众人心中所想,笑着说道,“如果苏小姐能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倒不是不可能主动为华尔德小学解决这些问题。”

    楚修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杰尔福的狐狸尾巴,终于要露出来了。

    苏惜并没有多高兴,而是淡淡的问道:“杰尔福先生请说。”

    杰尔福看向安瑞,笑着说道:“我希望学校方面能任用安瑞先生为副校长,并且与苏小姐一同负责做志愿者的一些具体事物,你觉得怎么样?”

    安瑞脸色一喜,神色不由激动了起来。副校长还好说,对剑桥大学的安瑞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但和苏惜一同负责志愿者协会的事情就太随他的愿了,这样他就能光明正大的和苏惜在一起了,而他也相信以自己的魅力,一定能让苏惜明白谁才

    是最适合她的!

    苏惜倒对后者没有多想,毕竟这一块本来就是他们两个负责的,只是之前并没有多少事情而已,但副校长的职位却不是她说的算的。

    就在她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杰尔福又将矛头指向了楚修:“还是说楚先生能帮忙解决这些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是省去了很多的麻烦。”说完又似乎无意的跟桌上的人介绍道:“你们别看楚先生这样,其实他可是一个富豪,不仅给华尔德小镇捐赠了很多钱,对小学的建立也做出了很多的共享,如果是他的话,想必很容易就能满足我提的那几

    个条件吧?”

    楚修笑了笑,懒得回应。

    他自然很容易就能实现他刚才说的那几条,不过他可不想专门为这些学生设置这么多便利,那样别人怎么看待苏惜他们?因人而异,巴结剑桥大学的学生?

    想必苏惜也不想看到有人在灾区里搞特殊吧?见楚修不回应,杰尔福脸上的笑意更胜,嘿嘿的笑了起来:“楚先生这是不答应吗?也是,这些条件无论对谁来说都不容易,楚先生之所以做这么多好事,应该只是为了追求苏小姐,现在苏小姐已经到手了

    ,自然没有必要在出钱出力了……”

    “啪!”苏惜猛然将茶杯搁在桌子上,脸上露出一丝怒气。

    楚修抓住她的手,示意她不用生气。

    苏惜转头去看他,见他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根本不在意杰尔福说的话,才暗暗松了口气,略带歉意的看着他。

    格蕾也看出了房间内浓重的火药味,朝伊莎贝拉吐了吐舌头,觉得杰尔福实在有些不知所谓,不晓得他知道楚修的真正身份后,还敢不敢这么猖狂。伊莎贝拉也有些疑惑,却也好奇楚修会怎么应付,毕竟杰尔福和中午的乔不同,不是踹上两脚就能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