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修刚走到门口,就被两个壮汉拦了下来。

    “喂,小子,今天我们这里不营业,去别家吧。”

    楚修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这里守卫森严,可以确定里面有什么事情发生。

    “里面在谈什么业务吗?”

    “关你什么事?”一个男子伸手直接推向楚修的肩膀,“赶紧滚,要不然别怪我不客……”

    “咔嚓!”楚修抓住他伸来的手,用力的一拧,随后一脚踹出!

    “啊!”惨叫声刚响到一半,男子的身影就直接飞进了夜总会之中。

    “找死!”另一男子愣了一下,随即大怒,一脚踹了过来。

    然而还没等他的脚踢过来,整个人同样飞了出去。

    “嘭!”

    “噼里啪啦!”

    玻璃门被撞的粉碎,楚修拍打了一下溅到身上的玻璃渣子,缓步走了进去。

    “谁!”一群西装男子跑了出来,看见门口的情况,二话不说直接掏出了枪。

    楚修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砰砰砰砰!”

    震耳的枪声划破夜宵。

    索迪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口。

    “完了!”有人囔囔说道,“他们竟然带枪了!”

    “大哥,我们怎么办?”

    “走吧,还能怎么办,难道还跟对方火拼去?”

    索迪依然没有说话,目光直直的望着夜总会的门口。

    枪声响了一阵后就消失了,在他想来,楚修应该已经身死了才对,但令人奇怪的是,对方并没有出来将门关上,火鹤收拾残破的局面,难道他们不怕有人听见枪声而被吸引过去。

    “有些不对劲。”过了很久,里面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有人狐疑的道。

    “去看看!”索迪咬咬牙,快步朝前走去。

    他想确认一下,楚修究竟是很有狂妄的资本,还是已经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了代价!

    其他人面面相觑,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索迪快步走到夜总会门口,待看清里面的场景是,彻底愣住了。

    “怎么了,大哥?”其他人诧异的问道,然而话音还没落下,整个人已经呆立在索迪背后。

    “怎么可能!”一个大汉看着里面横七竖八倒下的人,茫然的道。

    而这些人手里都拿着枪,很显然刚才的枪声就是他们放的。

    即便楚修拿着冲锋枪,也没办法在正面交锋中造成这样的模样吧,更何况这些人身上连个伤口都没有。

    “大哥……”

    “走!”索迪的眼神坚定了下来,快速踏进夜总会,“捡起地上的枪!”

    他知道,他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用他们自己来评估楚修,现在想想,如果这真的是送死的活,班德又怎么舍得让他们过来。

    他可是很清楚,他们这些人是班德和巴基斯最坚实的基底,没人会傻到随随便便消耗掉这样的力量。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相信楚修有能力带他们回去。

    然而他自诩聪明,却连这一点都想不到。

    他不再犹豫,捡起一把枪,快步往夜总会里面走去。

    其他人纵然心有疑虑,但见索迪已经行动起来了,也快速的跟了进去。

    然而他们越是往里走,越是心惊,走廊里尽是倒下的人,而且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枪,但是他们这一路上却连一道枪声都没听到,也就意味着这些人甚至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楚修打倒了。

    众人惊得头皮发麻:“他究竟是什么人?”

    索迪摇了摇头,来之前班德毕竟没有交代楚修的身份,只跟他说了一句:一切听从楚修的安排。

    可惜他连这一条都没做到。

    希望能有机会挽回吧。索迪这样想着。

    到了尽头一间房门大开的房间,几人终于看见了楚修,还有几个年纪不小的人。

    索迪戒备的举起枪,才发现屋内只要是拿着武器的人都已经倒下了,只剩下三个类似管事的人。

    楚修回头瞥了他们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看着三个战战兢兢的男子,问道:“谁是这家夜总会管事的?”

    “我……我。”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秃顶男子颤巍巍的举起手,紧张的道。

    “很好。”楚修指着另两人问道,“这两人是什么身份。”

    秃话。

    “朝他腿上开一枪。”楚修对索迪说道,“注意别打中大动脉。”

    索迪松了口气,楚修没将他们赶出去,就代表并没有彻底放弃他们。

    他走到秃顶男子面前,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嘭!”

    “啊——”秃顶男子滚到在地上哀嚎不已。

    楚修走到他面前,再次开口问道:“现在我再问你一遍,如果你不老实回答的,下一颗子弹就要捅进你的脑袋里了。那么,这两人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他……他是哈克斯议员,他是……是扎克……”

    “嘭!”秃完,扎克就拿出了枪,直接在他脑袋上开了一枪。

    索迪等人的枪口,顿时指向扎克。

    扎克将枪放到桌子上,面无表情的道:“你有什么目的,有什么话直接问我就好了。”

    楚修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笑着问道:“你不是波西德亚的人?”

    “不是。”扎克平静的道,“我和哈克斯只是在这里谈我们自己的事情罢了,跟你们这些帮会没有任何的关系。”

    楚修点点头,这些人手里都拿着枪,看见陌生人直接就开枪,显然不是一个小城市地下势力该有的魄力,也只怪他们倒霉,竟然在这个时候遇到了他。

    “既然这样,你应该也不知道这个城市的老大住在哪里了?”“我说过,我跟你们这些帮会没有任何关系。”扎克看上去很狂妄,并没有因为楚修展示出来的强势而恐惧,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处境而战战兢兢,“如果你的目标并不是我们的,我希望你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招惹一个帮会对你来说或许没什么,但招惹了一些不能招惹的人,或许会给你带来无尽的祸端。”

    原以为自己的这番恐吓能将眼前的男子震慑住,但当看到楚修嘴角露出的那一抹笑意时,扎克才发现自己完全错了!

    楚修笑了笑,转身往外走去,同时对索迪说道:“杀了他们。”

    哈克斯身子一抖,眼中露出一丝恐惧,慌乱的举起双手说道:“慢着!慢着!如果你找的是艾克留斯的话,我……我知道他在哪里。他一直都住在华人街的成和区域。”

    楚修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扎克,冷笑道:“看来你的同伴比你聪明多了。”

    说完朝索迪等人招招手:“走吧。”

    扎克的眉头紧皱,也没再多说什么话,他也看出来了,楚修根本不在乎他的生死。

    哈克斯见状松了口气,紧张的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索迪快步跟了上去,诧异的问道:“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他们又不是我们的目标,即便杀了也没什么用,没必要节外生枝。”楚修淡淡的道。

    索迪看了看地上的人,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哈克斯是议员,扎克的身份只怕更不简单,要是继续将仇怨加大,说不定真会给他们招惹一个大麻烦。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对方会善罢甘休吗?索迪也不敢确定,毕竟他们的人手全被楚修修理的人事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