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的目光在四个倒下的大汉身上扫过,眼中尽是震撼,见楚修缓缓朝他走来,他往后退了两步,咬着牙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以你的身份,还会在乎我是什么人吗?”楚修蔑笑一声,五指成拳。

    “我的确不需要知道你是谁!”福尔眼中露出一丝狠历,“但你最好明白你今天得罪了谁!还有即将为之付出的代价!”

    楚修的身子猛然动了起来,一拳轰向福尔的脸庞!

    福尔大惊,眼中密布惊恐之色,想要往后退,却发现下一秒的时候,拳头已经停在了他的面前,凌厉的风刮的他的面颊生疼!

    见楚修没再动手,福尔还以为他畏惧了自己的身份,哈哈的笑了起来:”小子,算你识相——“

    “嘭!”

    楚修的拳头猛然砸了上去!

    福尔的脸快速的瘪了下去,整个人贴着地面旋转了半圈,狠狠的砸在马路旁的花坛里!

    “哐当!”

    福尔压倒一片花草,脊背撞在台阶上,直接昏了过去。

    楚修转身对伊莎贝拉摊了摊手,一脸无辜地道:“我下手也不重,没想到这就晕了。”

    伊莎贝拉快步走了过来,脸上依然带着惊恐和震撼,连忙问道:“你没事吧?”

    见楚修摇头,她暗暗松了口气,又问道:“他们怎么了,死了吗?”

    “我可没这么暴力。”楚修笑着说道,“只是昏过去了而已。”

    如果伊莎贝拉不在这,为了免除后患,楚修说不定会直接让福尔去见阎王,但现在,他可不敢确定伊莎贝拉一定就会跟他站在统一战线。

    “走吧。我送你回去。”楚修说道。

    伊莎贝拉还没回过神来,愣愣的点了点头。

    但是再次坐到楚修的车声,她却重新紧张了起来,看也不敢看楚修一眼。

    楚修以为她害怕今天的事情将福尔彻底惹怒,从而招来更多的麻烦,笑着说道:“以后你见苗头不对,直接给我打电话就好,福尔的家室虽然厉害,但我还不放在眼里。”

    伊莎贝拉轻轻嗯了一声,但胆怯的样子却没有丝毫减少。

    楚修有些诧然,但也没放在心上,他今天帮的已经够多了,算是仁至义尽了,至于伊莎贝拉以后的情况,还要看她自己的造化!

    重新回到剑桥大学,楚修将她直接送到宿舍楼前。

    伊莎贝拉暗暗松了口气,但脸上同样露出奇怪的神色,诧异的看着楚修,小声问道:“你……你不带我去酒店吗?”

    楚修一愣,这才意识到她在说什么,这妮子估计是在想刚才自己同意她当情人的事情,觉得自己肯定不会放过她吧,而她刚才那副战战兢兢的样子,也不是因为福尔,而是因为他。

    楚修不由觉得好笑,捉弄她的心思重新冒了出来,直接将脸凑到伊莎贝拉面前,笑着问道:“你很希望我带你去酒店吗?”

    伊莎贝拉吓了一下,但又不敢躲开,连忙摇了摇头。

    刚才还这么“勇猛”的抓住他一顿猛亲,现在倒是吓得跟兔子一样,楚修看着她精致如同仙女一般的面庞,也忍不住想,如果将她带到酒店会怎么样。

    “我可不想这么暴殄天物,像你这样的美女,就要慢慢享受。”楚修捏住伊莎贝拉的下巴,不让她的脸庞乱动,轻轻凑了过去。

    伊莎贝拉以为楚修要亲她,吓得连忙闭上眼,小脸也崩了起来。

    楚修却在里伊莎贝拉两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轻轻的在她还有些发红的嘴唇上吹了一口。

    伊莎贝拉有些诧异,慢慢睁开了眼。

    楚修却已经抽身离开了,看着她笑道:“再不回去宿舍就关门了,到时候我就真的带你去酒店了。”

    伊莎贝拉神色复杂的看了楚修一眼,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又难免有些失望。

    她推开车门,走下车往宿舍楼走去。

    到了门口,她又转身回头看去,见楚修正趴在车窗边看她,那随意又帅气的动作让她的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

    楚修朝她笑了笑,发动车子朝外驶去。

    伊莎贝拉看着他的车消失在夜幕中,一时怅然若失。

    第二天,伊莎贝拉带着格蕾正式去神医堂上班,楚修让人将准备好的牌匾按上去,放了个鞭炮,就代表着剑桥的神医堂分部正式营业了。

    苏惜怕第一天营业会很忙,推掉了学校的工作来店里帮忙,但整个上午过去了也没一个病人过来看病,不由百无聊赖的跟着楚修磨药。

    楚修倒是见怪不怪了,悠哉哉的做着杂事。

    苏惜突然凑到他身边,狐疑的问道:“你是不是跟伊莎贝拉之间有什么,为什么她看你的眼神这么奇怪?”

    楚修一愣:“怎么奇怪了?”

    “怎么说呢,好像很怕你似的。”伊莎贝拉一个早上看了楚修不下数百次,苏惜就算再迟钝也知道两人之间肯定有事,“你是不是胁迫人家女孩什么了。”

    楚修伸手要搂苏惜,却被苏惜将手打掉了,也不以为意,笑嘻嘻的凑到她耳边将昨天晚上的事情讲了一遍。

    当然,他自然而然的避过了伊莎贝拉搂着他又亲又抱的过程。

    苏惜听完楚修的话,伸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娇嗔的道:“就你会搞怪,人家女孩已经够可怜了,亏你还拿别人开玩笑。”

    楚修耸耸肩:“我帮了她那么多,总要讨点福利吧?”

    “讨福利?”苏惜凑到他的耳边,咬牙切齿的说道,“人家女孩长得那么漂亮,你是不是真的希望她做你的情人?”楚修尴尬的笑了笑,要说没有这样的想法那是骗人的,不过他当然不会付诸行动就是了,趁势将苏惜拉进怀里,咬着她的耳垂说道:“放心吧,有你这个小妖精天天看着我就够了,我哪有精力去外面偷腥?

    ”

    “哎呦哎呦,你们两个还让不让干活了!”格蕾不满的叫了起来,“虽然你们是老板、老板娘,但也要注意一下影响好吗,这里还有两个单身狗呢。”格蕾的喊话打断了两人的暧昧,苏惜和楚修尴尬的对视一眼,在苏惜脸上,立马浮现出一丝可爱的绯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