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修面无表情,瞥了眼白超,淡淡道:“说吧。『『ge.”

    “楚医生年纪轻轻医术超群,既然有让中医站在世界面前的宏愿,为什么不专注于这件事呢?只要神医堂的影响能继续扩大,你想要扬名立万也不是不可能吧?又何必参与到这种帮会斗争之中?”

    楚修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其实他有时候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自己背井离乡,远离自己的爱的那些人,甚至让自己身边的人受到危险,只是为了替龙牙打击骷髅会吗?

    “白医生觉得,如果一个男人如果生在战争年代,最应该做的是什么吗?”楚修没回答白超的问题,反而问道。

    “不一而足吧,有的人只要活着就好了,有的人或许想要建功立业。”“那我可能就是白医生所说的后一种人吧。”楚修笑着说道,“但我想要的并非建功立业,而是想要踏破黑暗,开创另一番黎明的景象。这条路注定是危险的,会伴随着很多牺牲,会让人累到想要半途而废,

    但若非如此,若不继续往前走一走、闯一闯,又有什么资格站立在世界之巅?而当我老时,回首往事时看到自己一生碌碌无为,将更多的麻烦和艰难扔给子孙,又算什么英雄好汉?”

    在如今的和平年代,地下世界无疑是最黑暗、最残暴的,但正是如此,行走与其中,打破这一切桎梏,才会显得更难能可贵,更热血沸腾吧!

    白超看着楚修嘴角勾勒出潇洒的笑容,用平淡的语气说着豪气冲天的话语,一时愣住了。

    格蕾用胳膊怼了怼伊莎贝拉,兴奋的道:“快看楚修,好酷哦!”

    伊莎贝拉看过去,见楚修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并没有想格蕾说的很酷,但是很洒脱,很平和。

    她突然很好奇,楚修究竟在说一番什么样的话,才能笑得如此坦荡。

    “我明白了。”白超苦笑一声,摆了摆手,往外走去,“楚医生身上还有伤,就不要再送了。”

    一群人来得快,去的也快,夜凌跟屠夫也只是跟楚修打了个招呼,就坐上车直接走了。

    格蕾还有些好奇的问道:“他们要去哪里?”

    “伦敦。”张珂回道。

    格蕾有些发愣:“那具尸体不在这里火化吗?”

    “伦敦有她的亲人,由他们来火化,也是对死者最后尊敬吧。”

    “这里到伦敦应该很远吧,天气这么热,会不会……”

    张珂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们有专机。”

    格蕾暗暗咋舌,朝伊莎贝拉吐了吐舌头。

    伊莎贝拉却没有觉得很奇怪,相反,她已经渐渐意识到了,或许即便是她现在认识到的楚修,也只是他真面目下的冰山一角吧?

    而她选择跟着这样的人,究竟是好是坏呢?伊莎贝拉这时候也有茫然了。

    ……

    车上,白超沉默了很久之后突然说道:“我打算不走了。”

    其他人顿时一阵惊讶:“白医生,为什么?难道你还觉得这次受的苦不够?”

    “还是说你舍不得这里的高工资?”

    “白医生,我们可是共进退的,要是没有你带领我们……”

    白超摆摆手说道:“这只是我个人的决定,跟你们并没有关系,你们若是想走的话没人会拦着的,这个放心吧。”

    “可是,为什么?”其他人茫然的问道,这一次从鬼门关走一遭,他们可没有任何勇气再留下来了。

    白超没有回答。

    因为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还有勇气留下,或许是楚修那番不算慷慨激昂的话吧,又或许是他想要见证一下,楚修究竟是真的能一飞冲天,还是随时会沉寂下去。不过他还是说道:“以中医的现状而言,想要成长到与西医比肩的地位实在是太难了,而神医堂能取得现在的效果和成就,有运气在,也是一个再难重现的机遇,如果我们的放弃导致他功亏一篑,那或许一

    辈子都见不到中医崛起的那一天了。身为中医医生,我大概也会遗憾终生吧?”

    其他人不由沉默了下来,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与自己的生命安危比起来,这些或许并不算什么吧。

    ……

    虽然杀了布鲁和佛尔穆德,但楚修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过奥利弗。

    在他的授意下,巴基斯也加快了各个地盘的部署,开始慢慢的向天命会所在的城市逼近。

    这种状态下,班德、索迪等人的权力更大,几乎取代了罗海等三大将的位置,慢慢的掌控住三大堂口的力量。

    对于跟波西德亚作战这件事,并不是所有的帮内干部都同意,而楚修和巴基斯为了防止那些消极准备的人在背后捣乱,直接将他们踢出了权力中心,将位置留个更有魄力的人。

    而这也让天下会帮内动荡不已,不过幸好索迪等一群人不折不扣的执行着楚修的命令,在几次狠手高压威慑之下,帮内的躁动暂时被压了下来。

    但无论是楚修还是巴基斯都明白,只是暂时而已,如果他们没办法在与波西德亚的对决中占据上风,将会引来更大的反弹!

    然而也不是所有人都甘心沉沦,等待恰当的机会再出手。

    乔就是其中之一。

    他闯进一个别墅,一脚将大厅内沙发上的玩偶熊踢开,怒气冲冲的躺在了沙发上。

    露易丝斜躺在沙发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电视,轻轻的瞥了一眼乔,优哉游哉的问道:“这是怎么了,谁又惹你了?”安德路失势的趋势已经成了必然,除非巴基斯犯了什么致命的错误,必须安德路出面主持局面,她才有可能恢复往昔的辉煌,不过想想巴基斯身后站的是楚修,如果真发生楚修也解决不了的事情的话,露

    易丝觉得安德路出面也没用。

    基于这种心理,她就有意无意的开始脱离安德路了。

    而这栋别墅,就是她从安德路死缠烂打要过来的,安德路受不了她的纠缠,直接将这栋别墅划到了她的名下,并将她赶了出来。

    露易丝乐的不去伺候那个老头子,而且有了这栋价值上千万的别墅,她也不用再为以后的日子发愁了,每天的日子过得十分滋润。“还有谁招惹我!不就是楚修那个混蛋!”乔没好气的道,“班德等人直接将我从帮会里赶出来了,理由竟然是我不够成熟,领导能力不够,放他妈的狗屁,老子当了这么久的老大,给他们赚了多少钱!凭什么说我领导能力不够!我看就是楚修那小子报复上次的事情,才会让人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