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犹豫了一下,缓缓从怀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来:“这个送给你好吗?”

    “哈哈。”楚修哈哈一笑,刮了一下女孩的鼻子,“你真的舍得吗?”

    “只要你能治好我奶奶的病,我就给你,而且我妈妈以后给我买的话,我也会分你。”希尔撇着头认真的道。

    “这可是你说的哦。”楚修接过棒棒糖,笑着说道,“不许反悔。”

    希尔用力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楚修,我们还是送她去医院吧。”伊莎贝拉觉得楚修有些太儿戏了,毕竟人命关天。

    “没关系,我能治好。”楚修直起身,笑着说道,“她的病虽然复杂,但慢慢理的话还是能治好的,都是中年时留下的一些病根。”伊莎贝拉当然不信,楚修或许打架很厉害,但要是治病救人,那就难说了,要不然这里也不会这么冷清。而且因为母亲病情的原因,她也了解一些医术,就她平时看到的情况,张珂等人顶多算是三角猫的

    功夫,楚修估计也差不多。

    “别闹了。”她拉住楚修的手,神色凝重的道,“我知道你是帮会人士,不在乎人的性命,但是也不能随便拿普通人开玩笑吧!”

    楚修一愣,仔细的看向伊莎贝拉,见她神色间尽是坚定,竟然没有半分相让的意味,不由失笑:“我真的是医生。”

    伊莎贝拉神色没有半分舒展,抓住楚修的手也没有任何放松的意思。

    要不是知道她是因为自己母亲的关系才会这么倔强,楚修还真想将她甩开,不过这种倔强又不肯让步的伊莎贝拉反倒另有一种英气,让楚修觉得多了几分可爱,他突然往前走了一步,将身体贴了过去。

    伊莎贝拉一愣,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但住着楚修的手依然没有松开。

    楚修伸出左手摸在她的耳朵下侧,将她的身体轻轻的往前拉了拉,眼睛盯着她的眼睛。

    四目相对,伊莎贝拉咬紧嘴唇,虽然有些害怕,但依然坚定的望着他。

    希尔和老妇人诧异的看着两人,不明所以。

    “我知道这些天你的所见所闻让你对我有所误会,不过你相信我吗?”

    伊莎贝拉微愣,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的话。

    她相信楚修吗?伊莎贝拉觉得答案是否定的,毕竟她才认识楚修几天的时间而已,除了对他有些好奇有些不甘以外,并没有太多其他的感情。

    他是个不错的人。这是她对楚修的平静,但也仅限于与福尔等人对比而已。

    她明白,这些混迹在底下世界的人,有着她无法想象黑暗和残暴!

    但此时看着楚修专注而认真的眼睛,她却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而只有离这么近了,伊莎贝拉才发现,楚修的眼睛很漂亮,黑色的瞳孔没有任何的杂色,明亮而纯净!

    “相信我吗?”楚修再次问道。

    鬼使神差的,伊莎贝拉轻轻点了点头。

    “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楚修笑着说道,将她的手拉掉,转身准备给老妇人治病。

    他明白,这种时候跟伊莎贝拉争吵是没用的,当她认定楚修拿人命当儿戏,没有能力给人治病的时候,争执只会引发更大的矛盾,耽搁正常的治疗。

    但不能跟她争吵,却不意味着楚修没办法解决,毕竟他在伊莎贝拉心中也算是特别的男人,总能行使一些特权。

    伊莎贝拉见楚修转身,抬了抬手,但终究还是没再拉住他。

    “医生,其实你给我开点药就行了。”老妇人也不指望楚修真能治病,更不希望自己的病在莫名其妙的人手里变得更严重。“你的病是神经系统受损造成的严重化偏头痛,进而引发的肢体不协调话。”楚修没有回应老妇人的话,指着自己的脑后下侧脖颈上方一点的位置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四十多岁的时候这里受

    过伤害,才会慢慢有这种病的吧?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大,变得越来越严重。”

    老妇人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你怎么知道?”随后又震惊的问道:“你真是医生?”

    “当然,要不然我又怎么敢说自己能治好呢?”

    “真能治好?”老妇人的神色激动了起来,这病情折磨了她半辈子,怎么也治不好,最近更是严重的厉害,害得她精神都变得恍恍惚惚的,只能靠止痛药活着。

    如果能治好,那真的要谢天谢地了!

    伊莎贝拉也震惊的看着楚修,没想到他竟然真能说出个子午寅丑来。

    难道他真的是医生,而且医术还很厉害?伊莎贝拉暗道,不过随即就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人?况且他还这么年轻!

    “试一下总无妨吧?”楚修笑道,“您也不会损失什么不是吗?”

    “好,好好。”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老妇人也不想放过,连忙按照楚修所说的躺在病床上。

    事实上老妇人的病情比楚修说的更加复杂,他只不过懒得解释,才直接指出她病根的所在,让老妇人相信他。

    而复杂的病情,也意味着复杂的治疗过程!

    先是治疗最浅层次的病情,身体受损造成的手脚抽搐,根筋退化……

    楚修拿了一些药丸给老妇人吃下,随后给她拿捏手脚,帮助药效扩散,最后才开始扎针。

    伊莎贝拉看着楚修专注认真的模样,一时更加闹不清了,难道他真的在给老妇人看病?

    “有我能帮忙的吗?”伊莎贝拉见楚修一个人忙来忙去,额头上都见汗了,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见楚修诧异的望过来,她也只是平静的看着他,并没有说什么“我依然不相信你”或者“等效果出来后再说”之类的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楚修莞尔:“帮我端一盆热水来。”

    伊莎贝拉点点头,朝里面的房间走去。

    施针之后,是破痼疾。

    楚修将热水中泡上药物,将老妇人的后脑置于热水中,任由银针吸收药性,活化她后脑受损的神经脉络……

    直到忙到下午一两点的时候,长时间的治疗才真正结束,楚修的全身的衣服干巴巴的贴在身上,已经湿了好几遍。

    希尔已经趴在旁边的桌子上睡着了,哈喇子流了满手都是。

    “好了。”楚修笑着对旁边一直观看的伊莎贝拉说道,“只要等这根银针被自动推出来,她的神经系统就算复原了。”伊莎贝拉没有在乎楚修的话,只是紧紧的盯着他,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