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

    山口胜平的刀切过木棍,将棍子切成了麻花,楚修松开木棍,屈指一弹,一根银针朝旱合子飞去。

    旱合子不敢大意,连忙抽刃抵挡。

    楚修没再寻找武器,快速后退两步,气沉丹田,将真气运到双手上。

    他并不擅长武器,之前使用鞭对付李乘风四人,不过是实力差距太大的缘故,但在这两人面前卖弄的话就是班门弄斧了,倒不如使用最擅长的攻击方式!

    奥利弗见山口胜平两人这么长时间还拿不下重伤的楚修,脸色阴沉如水,冷冷的说道:“山口胜平先生,旱合子女士,我请你们来可不是表演杂技的,不要告诉我你们就这点本事!”

    旁边的李乘风脸色一变,张了张嘴,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旱合子冷哼了一声,看向山口胜平,不满的道:“你还要继续玩闹吗?”

    山口胜平瞥了她一眼,平静的收回目光,脚下微微挪开,握着刀柄的右手摊开,五指一次握下,整个人的气势又拔高了一层!

    他要使出全部的实力了!

    旱合子又哼了一声,当先朝楚修冲了过去!

    “盘龙拳!”楚修一拳轰出!

    旱合子不避不让,身体在空中如同风车一般快速的转了起来,刃尖扫过一道银色的圆圈,朝着楚修拦腰截去!

    “轰!”拳头和剑光相交,发出爆破一般的声音,旱合子高速旋转的身体陡然停了下来,随后顺乎朝地面贴了下去。

    山口胜平的刀刃在旱合子背后出现,径直朝着楚修切下。

    如山的气势再次压来,这一刀给楚修的感觉避无可避,封住了他所有的退路,他只能迎势强顶下来。

    全身的真气都被调动了起来,灌进右臂,朝着山口胜平的刀面砸了过去。

    在拳头和刀面即将接触之际,山口胜平手里的刀一阵虚幻,竟然越过了楚修的手臂,离他的头顶只有咫尺之遥。

    楚修眼睛一眯,上身后仰,手掌猛然张开,朝着刀背压了下去。

    “刺啦!”武士刀没有切中楚修的脑袋,但却切中了他的胸口,皮肤随着衣服被撕开!

    楚修的手掌随后落了下来,将武士刀猛然压下去,不让山口胜平变招,以免对他造成更大的伤害。但即便如此,他也知道自己受的伤不轻,山口胜平的刀绝非凡物,锐利的锋芒对身体造成的伤害极大!

    旱合子瞅准机会,半蹲的身体猛然旋转一周,一脚踢在楚修的胸口上,将他斜斜的踢飞了出去!

    楚修连续两次爆发全力,这时候根本提不起力气稳住身子,狠狠的砸在人群里,将一群人撞翻之后还没停下来。

    他调动真气,想要止住去势,但随即感觉后背撞到一个人身上,如同撞到了坚硬的墙壁上。

    他脸色一变,想也不想的就将真气外放出去,在后背形成一个护罩!

    “嘭!”

    “嘭!”

    “嘭!”

    三道枪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楚修的腹部前侧顿时开出两个大拇指的洞口,子弹继续往前飞去,血液喷涌而出!

    他的身体猛地一震,脸上露出一丝痛楚!

    “啊!”苏惜惊恐的叫了一声,眼泪再也忍不住,决堤般的涌了出来,猛然推开车门,不顾一切的朝着楚修跑了过去。

    张珂也被这一幕惊呆了,想要伸手拦她却摸了个空。

    伊莎贝拉同样愣住,茫然的看着这一切。

    苏惜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但她依然快速的往前跑着,强行稳住了身子。

    楚修的身后,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苍白面颊,即便偷袭成功,他的眼神也没有任何的波动,直接扔下没了子弹的手枪,左手出现一把匕首,直接朝着楚修的心脏刺去!

    “嘭!”楚修强行调动体内的真气,任由其在周身肆虐开来。

    男子眉头一皱,快速的往后跃去。

    虽然暂时脱离的危险,但楚修的身体还是一下子软了下来,跪到在地,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楚修!楚修!”苏惜满脸泪痕的飞奔而来,扑倒在楚修面前,扶住她的肩膀,呜咽的问道,“你没事吧,呜——你怎么样!”

    她低头看向楚修的腹部,见那里血肉模糊一片,哭的更加汹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奥利弗张狂的笑声响了起来,并非嘲笑,而是真的疯狂而又淋漓尽致的笑声,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快意,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楚少!楚大少!认识一下,这位就是你嘴里不值一提

    的杀手,排行榜上第九的冷无痕!嘿嘿,你没想到,我竟然还有这个后招!”见楚修脸色苍白,腹部的鲜血止不住,奥利弗得意之色更重:“你真的觉得亚历山大先生会善罢甘休,任由你张狂?这位冷无痕先生就是他对你的报答!等你死了,你的逍遥武馆,那些海盗朋友,他都会一

    个个帮你收拾,送他们归天的!”“哦,还有你的这些附庸们!”奥利弗的目光转到目瞪口呆的巴基斯一群人身上,脸上尽是轻蔑之色,“你们真的觉得他是你们的救世主?真的觉得单靠他一个人就能打败我们?痴心妄想!从今往后,英伦再

    无天下会!”

    “还真是聒噪的人。”楚修抬起头,忍住痛楚,笑着去擦苏惜脸上的泪水,却反而抹上了几道鲜血,“哭什么啊,都快变成大花猫了。”

    “楚修,你的肚子,你的肚子。”苏惜拼命的捂住楚修的伤口,但鲜血依然止不住的流,不由更加悲恸,“你的伤口……”

    “这点伤口还不至于要了我的命,别担心。”楚修抽出几根银针,刺入伤口两侧,运用游针之术将里面的伤口强行串在一起,又掏出几根银针将外面的伤口别上,暂时止住了流血。

    苏惜看着他咬牙忍痛的样子,神色更加悲切,紧紧的咬紧牙关,用力的抱着他。

    做完这一些动作,楚修扭头看向四周,见冷无痕眼中略带失望,大概是为刚才没有一次性解决楚修而苦恼,但也没有多余的情绪,旱合子一脸冷意,举着手里的剑刃,随时想要冲上来。

    倒是山口胜平,大概觉得胜之不武,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楚修笑了笑,收回目光,对苏惜说道:“有一种传递力量的方式,你想不想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