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后,送楚修离开教堂的是梦莲,不过她从楚修上车后就没拿正眼看过他,似乎对刚才的败北耿耿于怀。

    楚修自然也没有主动理会她的意思,到了预订的酒店之后就准备下车走人。

    “我警告你,千万别打我二姐的主意!”梦莲突然在他身后说道。楚修转过头,诧异的看着她,只听梦莲又道:“蝶舞会加入逍遥武馆,我没有意见,也会尽心尽力的帮你办事的,不过我绝对不允许你伤害我二姐,她已经受过太多苦了,

    如果你敢玩弄她,我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好受的!”

    说完也不待楚修回答,直接启动了车子,嗡的一声窜了出去。

    楚修摇摇头,不晓得她突然发什么神经,他跟艾米尔关系本来就不大,何来辜负一说。

    ……

    在酒店住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楚修被巴基斯的电话惊醒了。

    “坎特笛那个混蛋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攻击起我们来了。”巴基斯开口就是诉苦,“已经打下我们三四个城市了,再不拦着,他估计就要冲动到剑桥市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楚修也有些吃惊,坎特笛前一段时间才帮过他们,怎么转头就开始攻击了?

    “前天晚上就开始了,我刚刚才接到消息。”

    被打了两天才接到消息,楚修也是对巴基斯的掌控能力无语,接着问道:“坎特笛发什么声明了吗?或者找你说明原因了吗?”

    “就是没有我才纳闷啊,这个老东西正跟波西德亚斗的正欢呢,吃饱了撑着才是找我们的麻烦。”巴基斯没好气的道,“你说他不会是连我们也想吞下吧?”

    楚修摇摇头:“除非他也想跟亚伦决裂,这件事很奇怪,应该有其他的原因在。”如果他们真做了什么得罪坎特笛的事情,他应该会先声明谴责才对,而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声不吭就动手,楚修继续道:“先不要理会他,将势力集中在波西德亚的地盘上,

    我们准备对他们最后一击。”

    “好吧。”巴基斯也是没主意才会打电话,这时候自然也不会有异议。

    挂了电话,楚修又拨通了张珂的手机号,问道:“最近剑桥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没有啊。”张珂想了想道,“哦,倒是有两个,福尔的腿伤好像已经痊愈,现在回学校了。而门主让我们看着的那个姑娘白洛怡也消失了,她买了去北安普顿市的车票。”

    “北安普顿市?”

    “嗯。”北安普顿市是天命会的大本营,张珂是知道的,不过她也没觉得一个学生会出什么事情,就没及时通知楚修。

    “我知道了。”楚修挂了电话,眉头依然没有松开。

    坎特笛的行为还没有弄清,没想到又摊上了另一个麻烦,以白洛怡的身手,如果她的目标真是九堂薰子一群人的话,能平安回去的几率实在不大。

    看来他得提前去北安普顿市了。

    楚修打电话给海堤翁,让他组织蝶舞会五个帮会的力量,直接向波西德亚的势力范围挺进,而他则收拾好东西,直接赶往北安普顿市。

    上一次他来北安普顿市,是为了解救被绑架的白超等人,而这一次,他是为陈嘉禾报仇的,再碰到奥利弗时,楚修拿走的就不再是一条胳膊那么简单了。

    不过在此之前,他要消除白洛怡这个麻烦。楚修查了一下酒店系统,却没发现白洛怡的住宿记录,只好将注意力放在九堂薰子等人身上,幸好查到这些人的住处并不麻烦,到了夜里,他简单的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

    ,准备闯进去查看一下。

    九堂薰子等人住的城堡很大,足见奥利弗对他们的看重,楚修没有急着进入城堡,而是在城堡旁边的一处小别墅猫着,查看里面的监视器位置以及有没有暗桩。但他很快发现了自己身处的小别墅里也有些不对劲,这里藏着很多的暗桩,外面也有几个车辆在盯梢,不止如此,别墅内的门和窗户也紧闭着,外面钉满了护栏,像是监

    狱牢笼一般。

    楚修不由多了些兴趣,不知道是谁被困在里面,竟然被守护的这么严密。

    他沿着墙壁慢慢往里走,轻盈的跳到一个窗户旁,见一个暗桩要动,一手斩在他的脑后。

    仔细听了听,见没惊动其他人,楚修趴在窗户看了看,待看清里面的人后,不由皱起了眉头。

    ……

    格温三人被关在小别墅中已经三天了,这三天,她们没有走出房间一步,没有接触过除了房门口看守以外的任何人,没有任何和外界联系的通信工具。

    即便之前再镇定,再好奇,两人毕竟只是十七八岁的女孩,这时候也慢慢变得焦虑、不知所措起来。

    “没有人来救我们吗?”丹没想到跟着格温一起看个病而已,竟然会遇到这种情况,目光无神囔囔的说道,“格温,你爸爸还不知道我们被绑架吗?”

    “我不知道。”格温摇摇头,神色也有些茫然无措,苦笑着说道,“即便知道我们在这里,他也未必能将我们安全的救出去。”

    她的目光落向窗外:“这两天的看守的人更多了,应该是奥利弗的计划奏效了,这种情况下,他更不会允许我们被救出去。”

    “可是你爸爸不是也有很多人吗,只要他多派点人过来,总能救我们的吧?”丹不死心的问道,“还有那个叫舒尔密的人,他不是很厉害吗,难道也没办法打败这些人?”“以舒尔密叔叔的实力,或许真的能闯进来……”格温见丹脸上面露喜色,瞥了门口两人一眼,接着说道,“不过这些人都带着枪,是不会跟舒尔密叔叔动手的,而且一旦外

    面的人抵抗不了救我们的人,这两人大概会毫不犹豫的杀掉我们吧?”

    “啊……”丹眼中露出一股绝望,“这么说,我们死定了?”格温沉默下来,脸上同样充满苦涩,她很清楚,无论她跟奥利弗儿时的关系多么好,奥利弗都不会让她们平安离开的,除非她们在这里的消息闹得人尽皆知,而坎特笛到

    现在都不知道她们在这里,以后也未必会知道。

    “不用担心,总会有奇迹发生的。”在电视前嗑瓜子的老妇人突然说道。

    格温两人面面相觑,只当她是在说什么疯话,这么严密的看护下,又有什么样的奇迹会发生?

    房间内再次沉默下来,气氛异常沉闷,两个少女的心思也随着现实的情况慢慢往下沉,再也看不到半点获救的希望。“哒!”一道细碎的脚步声响起,二楼的楼梯口走出一个身影,随后就传下一道淡淡的声音:“还真是巧啊,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