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见两人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楚修笑了笑,真气缓缓遍布全身:“希望等会你们还能这么说。”

    局势再无变化,楚修知道,这两人就是他今天最大的对手了,不过即便是这两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能不能安全脱身还不好说,更何况奥利弗等人还在周围虎视眈眈的看着,一旦他身受重伤,这群人必然不会放过他。

    “唰!”灯光下一道闪亮的光芒扫过,龙抽剑,瞬间来到楚修的面前。

    楚修早有心里准备,真气遍布拳面,一拳砸了过去。

    细小的剑刃切在楚修的拳头上,瞬间切破了真气,朝着他的手掌滑去。

    楚修眉头一皱,快速往后撤去,但随即感觉身后生风,瓦尔鲁斯一脚踢向他的肩膀。

    “嘭!”

    “噗嗤!”

    两人的攻击几乎同时落在楚修身上,让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飞了出去。

    “嗙!”楚修在半空中强行扭转身体,屈膝半跪在地。

    四周一片哗然,谁也没料到强势打败五名僵面男子的楚修竟然在和龙两人的交手中瞬间落败,被两人同时击中负伤。

    战神会、天下会、烈焰会的人瞬间士气大涨,纷纷嚎叫了起来。

    之前楚修冲破泰坦的围堵,挫败僵面男子五人,众人虽然自筹人多不畏惧什么,但终究还是面上无光,这时候见有人能打得过楚修,自然拍手称快。

    而反观天下会的人,脸色均是一片死灰。

    楚修是他们唯一的依靠,如果连他也败下阵来,他们可就真没勇气继续斗下去。

    而远处观战的白洛怡、九堂薰子等人同样皱眉不已。

    只这一招,他们就看出了龙和瓦尔鲁斯的实力:宗境三层高阶!

    以楚修初入宗境三层的实力,打一个都未必能全身而退,更不要说两个了!

    “没想到战神会还有这样的高手,而且还是两个。”旱合子凝眉道,“这下楚修在劫难逃了。”

    九堂薰子没有理会她,看向山口胜平:“你有把握胜过他们两人吗?”

    山口胜平摇摇头:“五五之数。”

    九堂薰子的秀美皱了起来。

    “这家伙,本事不大,招惹的麻烦倒是不小。”白洛怡轻哼一声,眼中多了一丝犹豫。

    她虽然不希望楚修跟白牡丹在一起,但也不想看着楚修死在这里,那样的话白牡丹肯定会伤心很久,但是她也不过是宗境二层的实力,即便冲上去也于事无补,此时也不由暗恼:“算了,管他死活!”

    楚修站起身,用力一扭,将错骨的肩膀扶正,然后看向右手。

    龙的一剑差点将他的四根手指头切断。

    “果然还是不行吗?”楚修撇嘴笑了笑,觉得自己想要凭借本身的实力对抗两人有些可笑,“看来只有用那一招了。”

    他抬起手臂,一只小若蚊蝇的蛊虫从袖子里爬到手背上,快速的钻进他的伤口之中。

    一股刺痛从手掌上传了过来,楚修咬紧牙关,驱动更多的蛊虫往伤口出涌去。

    他的手臂很快被密密麻麻的重复覆盖,看上去异常恐怖。

    “蛊盅?”白洛怡眉头一皱,面露不屑,“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华夏的蛊盅之术?”旱合子大惊,“他竟然会这种秘术?”

    “看来他刚才说的有准备,并非只是指我们。”山口胜平也道。

    两方晓得蛊盅之术,所以不觉得奇怪,但在场的大部分人看不明白楚修在干什么,只觉得他玩虫子的样子异常恐怖,更加难以忍受那些虫子竟然钻进了他的体内。

    死僵蛊,是一种生于玄阴环境下的蛊虫,可以灵力为食,再爆发出更强一倍不止的灵力,让施术者在短时间内实力大增。

    而这种蛊虫同样对施蛊者同样有很大的危害,一方面就是造成大量的灵力消耗,没办法复原,另一方面打量损耗人类的精血,事后虚弱不堪。

    如果不是因为一次性面对两个宗境三层的顶级高手,楚修绝不想将这东西用到自己身上。

    不过现在,他没得选择。

    无数只死僵蛊在体内钻动,不仅吞噬着楚修的血肉,还吞噬着他的灵力。

    “邪门歪道!”龙冷哼一声,剑芒直指楚修。

    瓦尔鲁斯同时冲了过来,带着白色光芒的拳头朝着楚修的胸口落下。

    楚修真气流失未生之际,不敢与两人硬抗,快速的往后退去。

    然而两人攻来的速度更快,剑尖和拳头瞬间贴了上来。

    楚修眉头轻皱,双手划过方圆,最强招式“飞龙在天”直接使了出来。

    两道青色的光芒流转在空中,迎向两人的攻击!

    “噗嗤!”

    两道真气仅仅阻挡了两人一秒的时间就被突破,龙的细剑刺在了楚修的肩头,而瓦尔鲁斯的拳头轰在了楚修的肚子上。

    “嘭!”

    楚修再次飞了出去,这次甚至没办法稳住身子,狠狠的砸在一个木箱子上,将木箱子砸的粉碎!

    四周又是一片骇然。

    “哗啦。”楚修掀开压在身上的木板,缓缓站起身。

    龙和瓦尔鲁斯没有半点迟疑,再次攻了过来。

    楚修却没有再退开的意思,一拳朝着龙砸去,招式跟两人第一次如出一辙。

    巴基斯等人转过脸去,不想看到楚修手腕被切掉的场面。

    奥利弗嗤笑一声,满脸都是轻视。

    然而龙却微微皱起了眉头,手中的剑更快速三分!

    “刺啦——”刺耳的划破声响起,然而众人想象的鲜血飞溅的画面并没有发生, 剑刃在楚修的拳面处堪堪停了下来,在也没办法递进半分。

    “轰!”一股凌厉的风从楚修周身蜂拥而出,呼啸着朝着四周席卷而去!

    “宗境三层中阶!”山口胜平瞳孔猛然一缩,幽幽说道。

    一拳挡下龙的剑击,楚修身体瞬间翻转,一脚朝着瓦尔鲁斯踢去!

    “嘭!”瓦尔鲁斯俯冲的身体戛然而止,拳头猛然撞在楚修的脚上。

    龙剑刃一挑,瓦尔鲁斯手中白色光芒大炽,强行将楚修推了出去。

    楚修飘然后退,身体轻盈的落在一个木箱上,不见之前的半点狼狈。河

    边的风吹到他的身上,将脱落的绷带吹向他的身后,显得飘逸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