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样的事情出现在他们这种年纪的人身上,两人或许不奇怪,但楚修顶多不过二十多岁,却有如此丰富的战斗经验,那就不得不让人叹服了。

    龙的长剑在手里挽了一个剑花,一道淡紫色的光芒缓缓从手臂上流转到剑刃上。

    瓦尔鲁斯轻笑一声:“你终于肯用真正的实力了。”

    龙看着楚修说道:“我收回之前说的那些话,你是一个值得尊敬和让我用尽全力的对手,你可以留遗言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瓦尔鲁斯大吼一声,全身都被白色的光芒覆盖,他右手猛然一推,一个电钻形状的锥体从拳头上冒了出来,而后快速朝着楚修攻了过来。

    “唰!”龙长剑一甩,脚下踩过一个“之”字,同时冲了过来。

    楚修脸上多了些凝重,真气激荡,一个青色的巨大拳头将他的手臂包裹起来,朝着瓦尔鲁斯的钻头迎了过去。

    “咔——吱——”刺耳的声音响起,瓦尔鲁斯手上的钻头在接触到青色拳头的瞬间猛然旋转起来,形成一股强劲的穿透力,将楚修的真气强行绞碎。

    楚修快速的收回手,想要抽身后退,却感觉一股凌厉的杀意从头顶袭来。

    龙的剑已到。

    楚修想要侧身躲过,却见银剑陡然一分为五,完全将他的退路封住了。

    “嗡!”锐利的风声朝四面八方涌来,让他根本分不清那一道剑影是真的。

    楚修只能将真气罩体放出进行防御,但之前还挡下龙攻击的真气,此时再次变得不堪一击起来,瞬间被切开五道口子,锋利的剑刃再次席卷而下。

    他这才明白,头顶的剑影并没有真假之分,而是龙刺下的五道攻击,只不过由于速度极快,给人一种同时攻来的错觉。

    虽然真气没办法抵挡,但还是延迟了长剑落下的速度,楚修身体后仰,脚下一推,整个身体贴着地面飞了出去,堪堪躲过龙的攻击。

    瓦尔鲁斯和龙并没有停下攻击,紧随着楚修而来,瓦尔鲁斯右手刀刃,左手弯钩,而龙朝楚修当头斩下的剑影,已经变成了十道!

    楚修翻身而起,双臂猛压,而后力抬,两道龙形的真气在手臂见快速旋绕成型。

    “隆隆”的真气碰撞声响起,又在一瞬间挤压在一起,形成一道轰鸣声,如同真正的龙吟一般,响彻在半空之中。

    楚修的飞龙在天,在真气提升和绝境之中,再次提高一筹,变得更加强大!

    然后他双手陡然朝前贯去,轰向剑影和刀芒!

    “轰隆!”巨大的爆破声响起,三人中间的地面瞬间被掀开一层皮,无数的细小针芒被呼啸的风撒开,将飞起的石板搅的粉碎、烟尘弥漫。

    “嘭!”烟尘之中,龙和瓦尔鲁斯的脚同时踢了过来。

    楚修双臂下沉,手掌猛然拍在两人的小腿上,趁势朝着后方退去。

    然而还不待他停稳,瓦尔鲁斯已经从烟雾中冲了出来,手心中白色光芒大炙,如同耀眼的太阳一般,让措不及防的楚修瞬间失明。

    楚修心下一惊,一脚向前踢去,却踢了个空。

    “嘭!”他的右侧肩头被猛烈撞击了一下,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左侧歪去。

    楚修咬紧牙关,体内真气一沉,再次用出了千斤坠!

    “噗!”龙的细剑贴着他的心脏划过,刺进了他的胸膛!

    这一剑,直接刺穿了他的身体,而让楚修惊骇的是,围绕在剑上的黑紫之气快速的蚕食着他的身体,朝着心脏处蔓延而出。

    来不及多想,楚修猛然踏起一步,任由长剑刺的更深,集中全身所有的力道朝着正前方砸去!

    龙没想到楚修竟然这么不要命,被他一拳锤在了胸口上,直接击飞了出去。

    然而楚修的危机还没有解除,瓦尔鲁斯紧跟着攻击了过来。

    楚修的眼睛还没有适应过来,不敢躲避,同样正面冲了过去。

    “刺啦!”瓦尔鲁斯的倒钩抓在楚修的肩膀上,瞬间带起一片血肉。

    楚修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左手自下而上朝着瓦尔鲁斯攻去。

    瓦尔鲁斯没有重蹈龙的覆辙,一掌拍开楚修的拳头,见好就收,快速的朝后跃去。

    楚修咬紧牙关,同样往后退着,视野也渐渐恢复了清明。

    整个港口,再次鸦雀无声,连呼吸声仿佛都被刻意压了下去。

    这场时间很短但极具欣赏性和危险性的战斗,终于在这一刻出现了颠覆性的变化。

    楚修连受两次重伤!

    黛媚思不忍的转过头去,眼中多了些悲伤。

    奥利弗哈哈笑出声来,若不是左臂手上,此刻已经鼓起掌来了,打了这么长时间,这场战斗终于要结束了。

    蒙奇和波西德亚的嘴角,同时露出一丝笑意。

    白洛怡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叹了口气道:“终究还是不成吗?”

    山口胜平微微垂眉,这种情况,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即便楚修将实力提升到三层中阶,双方的差距也很明显,龙和瓦尔鲁斯有现在的成就,绝不是泛泛之辈。

    九堂薰子也轻轻叹了口气,眼中难掩担忧之色。

    “楚修……”巴基斯咬了咬牙,突然皱起眉头吼道,“可以了!你走吧!天下会落到现在的局面跟你没关系,你没必要将自己的命也搭进来!你们华夏不是有句话叫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吗?你回去统领自己的逍遥武馆,总有一天能为我们报仇的!”

    蓝昂纳斯脸上露出一丝不忍,闷声说道:“楚少,你是个真爷们!如果还有下一次,我蓝昂纳斯一定奉你为老大,永世不背叛!”

    便是四下战神会、烈焰会帮众的脸上也没了半点嘲笑之色,而是多了些敬佩和同情。

    这里没有逍遥武馆的一个人,但楚修为了已经没有半点机会的天下会力战不退,先后挫败泰坦、五大僵面死士,又跟龙和瓦尔鲁斯斗的这么长时间,即便败,也算是败得光荣了!

    纵然他此刻不管巴基斯等人自己逃脱,也没有人会说半句他的不是。

    楚修站稳身子,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他低头看了一眼,见细剑的剑身全部没入了自己的胸口,而肩膀上也是一片血肉模糊,连动一下手臂都困难。

    “说的好像我输定了似的。”楚修抬起头,笑了笑,但因为脸色苍白的原因显得有些虚弱。他

    抬手握住剑柄,咬紧牙关,轻轻的将剑抽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