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鲁克站在朱本比亚的右后方,看不清他的表情,还以为他手抖了,快步走了过来,捡起地上的刀说道:“朱本比亚,这小子有些邪乎,你还是用刀吧,别跟他客气了!”

    “滚你麻痹!”朱本比亚突然怒吼一声,转身一脚踹在了穆鲁克的肚子上。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噗嗤!”穆鲁克半空中喷出一股水来,身子直直的飞向道路上,在地上滚了十多圈才停下来。

    安德、他身后的两个女孩、富布斯四人瞬间愣住了,惊骇的看着面带暴怒的朱本比亚。

    “朱本比亚,你干什么,那是老子的人!”安德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脸色通红,怒火狂烧。

    他怎么也想不到,朱本比亚来了以后没有将楚修打趴下,竟然先对他的人动手了!朱

    本比亚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心中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你的人?的你老子的份上,不要说你的人,你老子也想剁了!他

    妈的,招惹谁不好,竟然招惹这个杀神!

    朱本比亚心头拔凉,对自己没头没脑的往山上冲后悔不已。

    “你是天命会的人?”楚修见对方这种姿态,知道他见过自己,问道。朱

    本比亚慌乱转过身,身子瞬间矮了三分,快步走到楚修面前,低头恭敬的道:“是,楚少,我是原天命会约翰的手下。三天前在港口见过您!”

    安德脸上的怒火瞬间拍散,不敢相信的看着朱本比亚!

    这个人不是应该毕恭毕敬的面对自己,然后帮自己报仇雪恨吗?为什么会对楚修这幅姿态?

    这个人难道不应该是父亲的走狗,任由他驱使,指谁打谁吗,为什么会对着他的人反咬一口,反而向对方摇尾乞怜!茫

    然震惊之后,安德脸上是更加浓烈的怒意,牙眦目裂的问道:“朱本比亚,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富

    布斯心中的猜测成真,手脚一抖,差点栽倒在地上。

    他不知道朱本比亚嘴里的“楚少”是谁,但他能看的朱本比亚的状况。

    朱本比亚弯腰弓着身子,从头到尾都没抬起头过,像是翻了弥天大错的臣子,等着国王的发落,他甚至连辩解的勇气都没有,只希望恭敬到骨子里的姿态能得到对方的一丝谅解,不至于让自己有最凄惨的后果。

    北安普顿市,有谁能让不可一世的朱本比亚吓了这样?富布斯想起这两天将整个北安普顿搅得血雨腥风的那个人,嘴角发苦,牙关都颤抖了起来。怎

    么会这么巧!竟然碰到了这个杀神!

    富布斯小心翼翼的看向楚修,见他一副东方人的面孔,二十多岁,气度不凡,除了坐在轮椅上,其他的几乎跟他从别人嘴里听到的一样!

    他恨不得用力的扇自己几百个嘴巴子,为什么不谨慎一些,为什么被安德一两句话就吓得魂都掉了,竟然朝这么一个人出手!

    乌特·亚本再他妈厉害,更这个人比起来,依然是小巫见大巫,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富

    布斯心中悔恨万分,如果自己稍微有一点职业道德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跟着朱本比亚来到的一群人听见朱本比亚对楚修的称呼,一片哗然,脸上倨傲的神色快速萎靡下来,手中高举的砍刀也垂到了地面上,就差转身拔腿就跑了。

    安德身后的两个女孩面面相觑,不明白楚修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让他们如此惊恐万分。

    朱本比亚低着头,额头的汗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但是他擦都不敢擦,只能尽量将自己的姿态放到最低,让楚修明白自己没有任何的敌意。

    至于说楚修现在坐在轮椅上,像个残疾人一样,他有没有可能趁机做些什么,朱本比亚更是想都没想过!

    笑话,三天前的打斗中,楚修被捅了一刀,中了三四枪还生龙活虎的杀了那么多人,更何况现在。就

    算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朱本比亚也不敢上去摸一下,他对楚修的畏惧,就是这么强烈。至

    于什么安德,什么乌特·亚本,他哪有心情管?乌特亚本再厉害,能到还能到非人的地步,他惹不起大不了远走高飞甚至鱼死破。

    但他可没本事跟楚修鱼死破,楚修就算动动手指头,都能让他灰飞烟灭!

    楚修见朱本比亚这么恭敬,点点头说道:“既然这样,这几个人就交给你了。”楚

    修什么意思,朱本比亚自然清楚,额头的汗冒出更多:“楚少,安德是乌特·亚本的儿子,也是我的朋友,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他这一次吧,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让他以后再也不敢招惹您!”

    楚修眉头皱起,冷冷的哼了一声:“乌特·亚本算什么东西,你又算什么东西?”

    朱本比亚的头低的更狠,心里不敢有半点的怒意,解释道:“帮会在北安普顿市的发展,能在他那里得到很多的助力。”“

    朱本比亚,人家他妈的根本不把你当人!”安德冷笑着,阴狠的道,“你可要想好了,得罪了老子,老子一样让你活不下去!”说

    完又死死的盯着楚修咬牙道:“我倒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你他妈的还大有来头,不过就算你是天皇老子又如何,在北安普顿市,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朱

    本比亚拳头紧紧攥起,额头青筋暴出,他没想到安德这么混蛋这么幼稚,到现在都没认清楚这里的情形!

    “安德不会说话,让楚少见笑了。”说完转身看向自己的小弟,“还他妈站着干什么,掌嘴!”小

    弟们一惊,他们可是十分清楚安德的身份。安

    德也是骇然,但随即便发狠道:“好!好!来啊,我倒看看谁敢动手!”

    “不必了。”楚修淡淡的声音响起,他看着朱本比亚说道,“既然你不想动手,那就由我的人来吧。”“

    吱呀——”一辆黑色轿车快速驶了过来,停在了众人面前,洛克法克快速的跳下了车,朝着几人跑了过来。他

    身后还有将近二十多辆车,数百人一同跳了下来,人手一个木棍,飞速的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