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当然,要不然蒙奇先生也不会铩羽而归了。”提亚范科嘴上这样说着,脸上却尽是轻蔑之色,帮会战争,个人的武力的确很重要,但也没办法左右整个战局,蒙奇之

    所以会输,就是因为太在乎个别的高手,而忽略了中层武力的培养。

    而在这方面,他称第二,烈焰会没人敢称第一,这也是他年纪轻轻就成为仅次于长老存在的原因!

    一个蜗居在伦敦的逍遥武馆?提亚范科根本不放在眼里!“我明白了!”提亚范科终究还是忍受不住诱惑,手掌按在卡片上,目光沉凝的说道,“逍遥武馆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也希望蒙奇先生能遵守承诺,在我成为长老之后,将这

    件东西送过来。否则的话……哼!”

    蒙奇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那是当然,我还没有蠢到自掘坟墓的地步。”

    “时间有什么要求吗?”

    “你自己决定就好,不过最近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错过的话,再想要灭掉逍遥武馆,或许会让你付出更多的代价了。”

    ……

    剑桥市。

    在市中心一家规模巨大的酒吧内,楚修坐在吧台前,看着酒吧内灯红酒绿的布置和觥筹交错的人群。

    一个穿着一字肩花衬衫、包臀裙的女服务员走过,靓丽的容貌吸引了很多顾客侧目,她娇笑着在大厅内走过,和每一个认识的人打着招呼,来到了吧台取酒。

    “帅哥,第一次来这里?”女孩看见楚修的时候,眼睛亮了亮,移步走了过来,笑着伸手说道,“我叫布兰妮,怎么称呼?”

    “楚修。”楚修淡淡的说了一句,并没有握手的意思。

    布兰妮也不在意,反而对楚修更感兴趣了,手指轻轻在他肩膀上点了一下,凑到他耳边梦呓一般的说道:“待会大家会做个游戏,你可以选我哦,晚上送你一些福利。”

    说完眨了眨眼,带着酒杯往远处走去。

    楚修笑着摇了摇头,没在乎她的话。

    又一个女孩从走廊里走了出来,整个酒吧顿时响起一片口哨声,众人纷纷大呼小叫了起来。

    这女子同样一字夹花衬衫和包臀裙,但洁白的肩膀和锁骨温温如玉,连头顶耀眼的灯光都比了下来,而她清冷的容颜更是绝美,让酒吧内争艳的少女全部失去了颜色。

    见刚才还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瞬间转移到了刚出来的女子身上,布兰妮冷哼了一声,看向女子的目光尽是嫉妒。

    女子对周围的叫声无动于衷,端着盘子来到吧台边,瞥了楚修一眼,看见他两条胳膊和脚裸处露出的绷带时,微微怔了一下,随即收回了目光。

    “你辞掉神医堂的工作,就是为了干这种活?”楚修看着伊莎贝拉精致的侧脸问道。

    伊莎贝拉没有转头看他:“幺儿姐很照顾我,我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的。”

    “是吗?”楚修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便沉默了下来。

    人各有志,伊莎贝拉觉得跟自己在一起太危险,想要离开也无可厚非,他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问心无愧就好。

    天下不会绕着任何一个人转,天下的女人也是。

    “一杯果汁。”伊莎贝拉对调酒师说道。

    等酒水和果汁好了之后,她将果汁推到楚修的面前,将楚修手中的酒杯强行拿走,淡淡的说道:“你有伤,还是和喝这个吧。”

    说完端着盘子往外走去。

    楚修看着面前的果汁,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她可不是你能勾搭上的。”一道戏虐的声音传来,布兰妮扭着腰肢走了过来,轻蔑的看着楚修,“这种既想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你觉得你口袋里的钱能让她投怀送抱

    吗?”

    楚修看了她一眼,笑笑没说话。

    “嘁!”布兰妮再次转身离开,“不知所谓!”

    楚修大概能明白她对伊莎贝拉的妒意,没当回事,端起果汁喝了起来。

    更多的女服务员从走廊里走出,再次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这些女孩虽然年轻靓丽各有不同,但容貌尚不及布兰妮,跟伊莎贝拉相差更远。

    只是一个酒吧而已,要这么多的服务员干什么,楚修有些不解。

    “就是这里吗?”一道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三个壮汉从门口走了过来,身形有些摇晃,显然已经喝过酒了!

    “应该就是了。”另一人回道。

    三人摇摇晃晃的走过来,路过楚修身边时在他肩膀上撞了一下。

    当头的壮汉眉头一皱,凶狠的瞪了楚修一眼:“没长眼吗!”

    另一人连忙拉住他:“兰博老大,我们是来泡妞的,别惹事,别惹事!”

    壮汉哼了一声,又瞪了楚修一眼:“算你走运。”

    说完朝着大厅的座位走了过去。

    楚修微微眯了一下眼,终究还是没动手,他来这里的目的是想看看有谁要对伊莎贝拉不利,跟别人起冲突的话,怕是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嗙!别他妈跳了!开始正戏吧!”兰博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见四周都是摇晃的人群,猛地一拍桌子大吼道。

    整个酒吧瞬间安静了下来。

    “老大!老大诶,这里是幺儿姐的场子,你别乱来!别乱来!”他的两个小弟连忙按住他。

    “幺儿姐怎么了,幺儿姐也得给我几分面子!”兰博冷哼一声,目光扫过一个个服务员的身子,嘿嘿的笑了起来,“赶紧开始!赶紧开始!”

    “先生别急,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游戏才开始呢。”布兰妮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每天都是八点开始,我们可不能为了您破坏规矩。”

    兰博看见布兰妮,眼中瞬间光芒大炙,伸手就要抓她:“你也玩吗?”

    布兰妮嬉笑着躲开:“我当然也参与进来了,先生如果想要让我陪酒的话,等会可不要吝啬哦。”

    兰博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连连点头说道:“没问题!没问题!”

    见他不再闹,他的两个小弟也暗暗松了口气。

    五分钟一过,酒吧内躁动的音乐瞬间停止,灯光也一下子温和了起来。

    酒吧里的男人们瞬间兴奋了起来,各自找一个座位坐了下来,期待着看着大厅中央的圆形木台。

    “先生,麻烦您坐到那里吧。”调酒师朝楚修示意了一下大厅的座位,“那里的视野更好一些。”

    楚修也想看看这家酒吧究竟在搞什么名头,没有拒绝,端着果汁走到大厅内走下。

    “嗡!”灯光猛地一闪,变得炫幻了起来。一个女服务员走到中间的木台上,朝着四周的顾客挥了挥手,引发了一阵惊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