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快要抓到的时候,熏池手掌一甩,一个大火球就突然冲向那些人胄,而那些人胄在蓝色的火球经过它们的时候就销声匿迹,化作齑粉!

    “轰隆隆——”

    回音不绝如缕,震得颜漠耳朵都几乎聋了。 ̄︶︺sんцつ这一刻,一股火焰夹杂着热浪波动如汹涌的波涛般冲向黑色通道。

    汹涌的火浪席卷开来,对面的黑色通道几乎都被占据,火浪扩散之后带起一股汹涌的劲风,顿时,少部分幸免于难正在拼命逃跑的人胄犹如被推倒的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之后化作虚无。

    一时间凄厉的惨叫在黑色通道间不断的回荡,即使声音的原主此刻已经是一堆黑灰了……

    颜漠望过去,前面有一个通路,当下也不犹豫就大步走过去。

    越往前走就越有股气味,腐臭的气味。

    闻到这些气味,颜漠就明白了,这是尸体的臭味。血沁古玉需要怨气和尸气的滋养,所以血沁古玉就应该在前面,在尸气最浓郁的地方!

    这时候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接着一道吼声响起,颜漠迅速往后退几步。

    颜漠一看,是一只人胄,这只人胄比刚才的人胄要打上很多,头像是狼之类的猛兽,周围的雾气也比一般的人胄要浓郁的多!

    这人胄嘴里全是粘稠的口水,每一次大吼不叫就能从嘴里发出一阵腐臭,它大概有两米高,看起来就像是小山一样。

    颜漠惊骇之余,一道符纸闪过,啪的一声打在那人胄身上,人胄顿时惨叫一声,化为灰烬。

    “你这愚蠢的人类,走在最前面干啥?”祸斗扑过来吼道,接着不满道:“让本大爷走在前面。”

    “多谢祸斗。”

    “唉?明明是我救得颜漠小姐,颜漠小姐居然谢祸斗?”熏池淡笑道。

    “多谢熏池先生。”

    熏池叹了口气,道:“逗颜漠小姐真没意思。完全没有小孩子刚有的反应。总是彬彬有礼,像杯温开水,和你叔叔一个样子,哎,真没趣。”

    祸斗吼道:“你也知道人家还是个孩子,叫一个十几岁和你结婚?嗯?”

    “这有什么的,古代的姑娘十四岁就结婚了呢,颜漠小姐现在的年纪在那时不结婚可是不行的哦。”熏池似乎永远有歪理。

    颜漠假装没听到这二人的话,大步往前走,前面的腐臭越来越浓,颜漠看到前面的景色不由得想要大口吐出来,好恶心,密密麻麻的尸体,尸体像是小山一样,那么多的怨气与阴气,就是颜漠也觉得可怕。

    尸体中间放着一块红色的玉,深红的血丝在玉里面游动,显得诡异恐怖。

    血沁古玉!

    血沁古玉周围全是一股雾气,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气息!

    颜漠慢慢朝血沁古玉那边走过去,熏池拦住她,道:“小心,有尸毒。”

    熏池刚才再说什么,忽然脸色苍白的看着颜漠的身后!

    颜漠感觉到后面有一股恐怖的阴气,一看,魔发姬!

    “怎么回事!!嗷呜!!不是你说他走了吗?”祸斗立刻弹跳起来,挡在颜漠面前。

    “我怎么知道,也许她只是出去吃个早点又回来了。我又不能时刻监视。”熏池道。

    魔发姬的嘴唇依旧在动着,也不知道说的是我要杀还是我好恨。

    魔发姬另外一缕长发也像是蛇一样冲着颜漠飞卷过来,颜漠一怔,接而敏捷的飞起,本以为躲过去了,但是没想到那缕头发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拐个弯又回来了!

    颜漠自顾不暇,而这一缕头发散发出阴寒之气,动作凶猛异常。

    这一缕头发灵敏度简直爆表,刷的一下向颜漠抽去。

    看到那一缕凶猛的头发像鞭子一样朝颜漠甩过去,祸斗想也没想吐出一大口火球,火球表面诡异的波动着,“轰……”强大的冲击波爆发出来,整个洞府动能感觉到这股强大的力道,甚至就连整个洞府都因为这股恐怖的冲击波颤抖几下。

    颜漠气喘吁吁,脸色有点发白,祸斗接住被热浪震飞的颜漠,嘀咕道:“愚蠢的人类,你该减肥了。”

    显然这一击让魔发姬大怒起来,所有的头发都暴动起来,全部都汹涌的向颜漠和祸斗飞卷过来!

    祸斗驮着颜漠,嗷呜不已,左避右闪,狼狈不堪,而魔发姬的所有头发都暴怒起来,几十股头发像一根黝黑的长鞭一样向着颜漠猛抽过来!

    祸斗驾着火云,然后那些黑发穷追不舍,四四缠住他们!

    渐渐地,颜漠看到祸斗的身体被勒出了血……

    “祸斗!你怎么样了?放我下来,你独自走……”颜漠有点心疼。

    “闭嘴!你死了,谁给我祭月石啊!”祸斗说的有点虚弱,“放心,本大爷肯定能把你平安带出去。”

    “这本来就是我要管的闲事,不应该拖累你的,我错了,代价不应该要你承担……”颜漠那么一瞬间很后悔自己是个爱管闲事的人。

    “切,真是莫名其妙的人类。”祸斗有气无力道。

    “已经够了,让我下来吧……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抱歉,我打扰二位继续煽情了。”熏池幽幽道。

    颜漠和祸斗回过头就看到熏池拿着那血沁古玉,血沁古玉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阴寒之气。

    可在还没碰到熏池的时候,熏池已经开始捏那块玉。

    这时候魔发姬更加暴怒起来,绿莹莹的眼睛里摒射出寒芒,头发上的阴寒之气更加浓厚,速度也更加快了!

    可还是慢了一步!

    魔发姬身上的雾气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散开!

    随着魔发姬凄厉的惨叫,血沁古玉被捏成齑粉,魔发姬周围的雾气都散了,整个人也成了灰烬。

    在这灰烬中,颜漠好像看到了她的绝望。

    一个外乡女子身染重病,流落街头求别人给她点东西吃,所有人都担心被她染上疾病,所以没有人救她!

    她愤怒,所以被仇恨蒙蔽住双眼,然后一步错步步错,杀人之后得到更多的怨气和阴气,所以她才被强大的力量控制,迷失了自我,就像是一个没有理智的野兽一样,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本能的驱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