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什么?”

    唐雯整个人脸色大变,如遭雷击,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爷爷,你,你再说一遍,我父母是怎么死的?”

    自从有记忆以来,唐雯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 .后来她爷爷告诉她,她父母是出了车祸而死,但她爷爷说的是那是一场普通车祸,司机也被判刑了,唐雯没什么好去怨恨的,毕竟这种天灾*太平常了,全世界每天最

    少几百起车祸呢。

    可现在她爷爷却告诉她,她父母虽然是发生车祸了,但那起车祸,似乎并不是普通车祸。

    “我父母,是被三东集团的人谋杀的?是不是爷爷?”唐雯追问着道,紧紧盯着唐坎。

    唐坎既然将事情说出来了,自然没有再隐瞒唐雯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虽然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这件事绝不是偶然。而除了三东集团之外,我并未得罪过其他人。所以我几乎能断定,背后的真凶,就是三东集团。可惜,当年的那个司机在车祸的当天晚上就死了,查无可查,就算我知道是三东集团干的,也找不出证据来。而且……就算找出了证据,我恐怕也奈何不了他们。三东集团的能量,

    根本不是我们所能对抗。”说着,唐坎看向唐雯,叹息道:“对不起雯雯,我虽然知道是谁在对付你的父母,但对待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我真的是无能为力。我所能做的,就是拒绝他们对我的要求,

    哪怕拒绝之后我可能会丢失自己的性命。”

    “三东集团!竟然是三东集团!”

    唐雯捏着粉拳,那灵动的美眸当中,这会儿却是充斥着无尽的愤恨,“他们杀我父母,我一定会报仇,一定!”

    唐坎皱了皱眉,“雯雯,这个三东集团,可不是普通的财阀集团啊。刚刚贺枫也说了,他们背后的能量,实在是太强大了,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奈何不了他们。”

    唐雯却倔强的摇头,“我不管,既然他们杀了我的父母,我就一定会将他们绳之以法,让他们在监狱里忏悔。他们强大,我就努力让自己变得比他们更加强大。”

    唐坎闻言,无奈的摇头。

    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的都在调查着三东集团。

    越是调查,他就越是心惊胆魄。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的财阀集团,单单它表面上的实力,就已经达到了全球企业前二十强,市值数万亿。

    而这还只是三东集团真正实力的冰山一角……

    这个势力的强大,远远超出唐坎的想象。

    “雯雯,如果你真要想着对付他们,你最起码也得有化劲以上的修为才行。”

    唐坎见劝不到唐雯,便郑重的说道:“只有到了化劲,你才勉强有着一定的自保之力。”

    “化劲?”唐雯想了想,重重点头,“我一定会达到化劲!”

    对于刚刚接触修炼界的唐雯而言,化劲那就是高手中的高手,她之前根本就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达到化劲。

    但现在,她内心无比的坚定,自己一定能够达到化劲。

    “唐老,那后来呢?他们杀死了雯雯的父母后,还做了什么事情吗?”贺枫则是问道。唐坎摇了摇头,“当时雯雯的父母被杀,我也急红了眼,直接打了一个电话给我一个好友,我那好友在延京的军区上班,本来我是不想惊动他的,但那个节骨眼上,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想让他帮我直接揪出背后的真凶。但是,我显然低估了真凶的能量,哪怕我那个好友连军区的最强军种‘龙牙’部队都出动了,也无法抓获背后的那个真凶。他所能做的,就是让三东集团放弃对付我。正是因为他的出面,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三东集团才没有再继续找我麻烦。可在将近半年前,他们可能是见我在神州国

    金融领域的影响力太大,又找上我了……”

    贺枫沉吟了一番,道:“唐老,找你的人,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吗?”

    “知道是知道,但那个人也只是个小角色而已,在我没有答应他们之前,他们的重要人物,根本不会主动和我见面。”唐坎苦笑着道:“那一次他们来找我,我不仅拒绝了他们,甚至还辱骂他们,并扬言找龙组的人来抓他们。但他们不仅不害怕,甚至还直接对我下药,想要将我毒杀。我想

    ,那个三东集团这些年的能量,恐怕越发的庞大了,连龙组都不放在心上了。”

    “三东集团麾下的雇佣兵团的团长,在一年前,晋升成神话了。”贺枫对三东集团还是颇为了解的,一下子就猜出了三东集团越发嚣张的原因。

    “神话?三东集团竟然有神话?”唐坎瞪大了眼珠子,惊恐的说道。

    他知道三东集团强大,但他却不敢相信,三东集团当中竟然有神话。

    唐坎在金融领域的成就再如何高,他也终究只是个普通人,神话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遥远,太过强悍,就如同神灵。

    之前他之所以会去调查三东集团,企图有朝一日能为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报仇,那是因为他觉得三东集团再怎么强,集团里面最多也就只有化劲宗师。

    如果他之前就知道三东集团中有神话存在,他将连报仇的想法都不会有。

    神话,根本不是他们普通人所能抗衡的力量。

    就好比超级炸弹,普通人哪怕意志力再强大,能以血肉之躯去抗衡吗?

    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仅唐坎,就连唐雯,这会儿也是张大了嘴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那眼神看起来颇有些无力。

    看到这一幕,贺枫摇头叹息了一声。

    本来还想告诉他们,去年那个佣兵团出现的神话,是三东集团的第三位神话。

    而且,这还只是三东集团明面上的力量。

    但看到这爷孙俩的表情,贺枫还是决定不说出来了,免得他们太绝望。

    “唐老,今天是有几个人来对付你了?你这儿的监控应该有存档吧,我想看看当时的具体情景。”贺枫转移开话题说道。

    唐坎点头,“有,我们去楼上看吧,电脑在楼上。”

    说着,他朝着二楼走去。

    贺枫和唐雯都跟在后面。

    来到二楼,唐坎打开了电脑。

    很快,电脑上出现了一个画面,有两名中年男子堂而皇之的走入别墅院子,保镖上前阻拦,直接被施了毒素,当场倒地。

    随后画面切换,那两个中年男子进入了别墅。

    “你们是谁?”唐坎的声音在视频中响起。

    “你的命挺大的,上次我们的手下对你下毒,竟然没能杀死你。这一次我们亲自出手,我看还有谁能救得了你。”

    冷漠的声音从中年男子的口中传出。

    下一刻,唐坎便倒在了地上。

    中年男子给唐坎施毒后,见唐坎倒地,又等了个两分钟,便直接离去了。

    而倒在地上的唐坎,则是挣扎着拿出手机,拨打出了一个电话,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手机里传来唐雯着急担心的叫喊声。

    “视频就只有这些了,这两个男人很陌生,我以前没有见过,但看起来有点像是倭国人。”唐坎关了视频说道。

    “唐老,你应该是怀疑三东集团吧?”贺枫直接问道。

    “除了他们,我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更别说是倭国人了。”

    “既然如此,那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几个人就是三东集团的人了。或者说,是三东集团派来的人。”

    贺枫看向唐坎道:“唐老,你想不想知道背后到底是三东集团中的哪个人在对付你?”

    “嗯?你知道?”

    “我现在不知道,但这两个人肯定知道,我们可以从他们的口中问出来。”

    “他们会告诉你?”

    “如果我抓住了他们,他们的生死掌控在我的手上,他们还能不告诉我?”

    贺枫笑着道:“唐老,你只需要配合我一下就行,顺利的话,我们今天就能将他们抓住了。”唐坎担心道:“贺枫小兄弟,虽然我不知道这两个人的修为达到了什么层次,但我觉得他们的实力应该很强,就算你有暗劲巅峰的修为,和他们动手,也会有一定的危险啊

    。”

    贺枫不以为意的道:“唐老,我的实力,你就放心吧,这两个人,肯定奈何不了我的。”

    唐坎仍旧皱眉,显然还是很担心。

    见状,贺枫无奈,只得说道:“唐老,其实我的真正修为啊,并不是什么暗劲巅峰。我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突破到化劲了……”

    “化劲……”

    唐坎惊呼一声。

    唐雯亦是张大了嘴巴,“你,你突破到化劲了?你不是说你才暗劲巅峰的修为吗?”

    贺枫反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暗劲巅峰的修为?这好像都是你们自己认为的吧!昨天留月会所那边发生了一些大事,你应该有所耳闻吧?”

    “嗯,听我们局长说了,他亲自带人行动的,但以他的身份,也没资格靠近留月会所,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说不清楚。今天我问月月,她也说没什么事。”

    “赵局说不清楚,可能是真的不清楚。月月不告诉你,那也是不想让你担心。”

    贺枫说道:“因为,昨天有两波化劲强者杀到留月会所那边去了!”

    “两波宗师?”

    “嗯!不过他们都已经被我除掉了。”

    “嘶……”

    唐雯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种事情,她相信贺枫是不会骗自己的,回头她问一下楚月就能问得出来真假,而且贺枫也没必要骗她。“这么说,你真的突破到宗师了?”唐雯问道。